场中有了片刻的死寂。

君九卿似乎完全没觉察到这氛围的变化,只眯起了眼睛,如同一双弯月,透出星星点点的红光。

“可惜,太羽那群人太过无能,连只神兽都打不过,便慌忙逃窜了。“

楚流玥的手缓缓松开,掌心一片汗湿。

牧红鱼几人也都是不动神色的松了口气。

还好...

“您说,是太羽皇朝的人...被一只神兽打跑了?”

那女子似是十分意外,眼中还带着几分质疑之色。

君九卿轻笑一声。

”赤尾丹凤,你们都不认得吗?“

几人定睛看去,果然瞧见在那上官玥的肩膀上,窝着一只巴掌大通体赤红的魔兽。

从它的体型来看,好像还真是...传说中的赤尾丹凤!?

“是了,之前好像的确是有传闻,说...说那位是契约了神兽的...”

另一个青年男人忍不住低声喃喃。

北冥皇朝虽然和天令皇朝相隔较远,而且双方也鲜少有所往来。

但周边这些皇朝发生的大事,他们也都是会多少知道一些的。

尤其是在知道,这一次古凰山开,太子殿下竟是还亲自邀请了天令皇朝的人来之后,他们对其更加好奇,私下里没少议论。

其中,谈论最多的,自然就是面前这位天令新帝——上官玥!

毕竟,关于她的一切,都太过令人惊奇。

有这样的神兽帮忙,也难怪他们能赢了太羽皇朝那群人了...

那女子闻言,又仔细的查看了一番。

“青黛,这好像的确是赤尾丹凤留下的痕迹...”旁边的青年男子低声说道。

青黛点了点头,但还是皱了皱眉,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可殿下已经这般开口,根本没什么可怀疑的。

于是,她只好将自己心中的疑虑压下。

......

“不过是小打小闹,让太子殿下见笑了。“

楚流玥开口,语气十分客气。

与刚才几乎是判若两人。

君九卿笑意微深。

她虽然唇角带笑,态度客气,但不用想也能猜到,此时她必然正在心中骂他骂的厉害。

当着这么些人的面,很多东西还是有所顾虑的。

想到这一点,君九卿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哪里。本殿在这古凰山上正待的无聊,碰到这事儿,恰好也就当解闷儿了。“

这里只怕也只有他,能轻松无比的说出这种话了。

楚流玥知道他这是在指代她,危险的眯了眯眼睛,但到底还是将情绪压了下来。

经过这几次的试探,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个君九卿的确是有毛病。

而且毛病还不小。

如非必要,这种人还是少接触为妙。

她黛眉微扬,也笑了起来。

“太子殿下不嫌弃就好。只是我等还有要事,实在是耽误不得,这便先告辞了。”

说完,她拱了拱手,便带牧红鱼几人一同离开。

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君九卿轻哼一声。

想撇开他,哪儿有那么容易?

青黛余光一瞥,正瞧见君九卿脸上的神色,微微一怔。

他正看着那几人离去的背影,神色是一如既往的慵懒邪肆。

但那双勾魂摄魄的眼睛,此时却像是有了焦点。

他正在看其中的一个人。

几乎是一瞬间,青黛便立刻猜到,他是在看上官玥。

实际上,从一开始,她就已经觉察到,太子殿下对那个女子,是很不一样的。

他似乎早就认识她,而且对她的态度格外宽和。

换做是其他人这样和他说话,他绝对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还有那看不顺眼的,很可能一个不顺,半条命都去了。

但是...

上官玥不一样。

是个人都看的出来,她对太子殿下看似恭敬,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甚至还有点避之不及的样子。

然而他却似乎对此毫不在意,甚至有些纵容。

而且,他从未用那样的眼神,看过其他任何人。

青黛说不出该怎么描述这种感觉,可是她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

难道...

“青黛,你在想什么呢?”

旁边的人奇怪问道。

她飞快的垂下了眼睛,慌忙将自己的心思压下,勉强笑了笑。

“没什么。只是...只是在想,能契约神兽,当真是令人羡慕...”

旁边几人都未曾发觉她的异常,纷纷点头附和。

“是啊!便是咱们北冥皇朝,拥有神兽也是一件极其难得的事儿啊!这可当真是运气使然了吧?”

“听说当初她是被人害死了的,后来也不知怎的,竟然又活着回来了!我觉得,这可不是用’运气‘二字能形容的了...”

“我也听过一些传闻,貌似当初她是被自己的未婚夫和妹妹逼上了死路,最后选择决绝自焚身亡的...说来也是有些惨...”

”说完了吗?“

几人原本正低声议论着,君九卿充满森冷寒气的声音忽然传来,打断了几人的对话。

抬头一看,君九卿还是笑着,只是眉眼之间似有风霜凝结,令人心中发寒!

这是要发怒的征兆!

”说、说完了!属下有错,属下不该多言!“

“殿下恕罪!”

几人都意识到了不对,忙不迭的认错。

然而君九卿的脸色,还是十分阴沉。

“下次若再让本殿听见这些话...你们的舌头,就不用要了!”

“是!是!“

几人都没想到君九卿竟是会忽然生这么大的气,一时都有些慌乱。

但同时,他们也终于意识到,那位上官玥,似乎的确是不好招惹...

也不知殿下到底为何这般待她?

青黛抿了抿唇,垂下眼帘,遮去眼底的黯然。

君九卿抬眸看了一眼天色,眸子半眯。

“时间快到了...”

......

楚流玥一行人向前行进了好一段距离,确定已经和那些人彻底分开之后,才终于在一处河流旁停下休息。

她先是帮几人大概处理了身上的外伤,又分别给几人分发了丹药。

好在她乾坤戒之中储备很多,所以此时倒是方便不少。

“流玥,你身上怎么带了这么多丹药?“

牧红鱼吞服了丹药,而后按照楚流玥教的办法运转原力调息,果然好了很多,便忍不住开口询问。

虽说她是天医,但这东西未免也太全了吧!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轻轻转动着乾坤戒,唇边绽开一抹笑。

“其实我自己没有收拾很多,大部分是容修帮忙准备的。”

------题外话------

容修:居家旅行必备男人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