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懒懒的靠在椅子上,唇角微弯。

“澹台前辈这话问的有意思。这本是北冥皇室的事情,本宫怎么看,似乎不怎么重要。您怕是问错人了吧。”

说着,她环视一圈。

君祈之还没来。

似乎就是被这件事给拖住了脚步。

不过,楚流玥倒是不觉得,尚秉和会将这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君祈之。

澹台沉轻哼一声。

“我等这两日都待在此处,一直未曾回去,唯独你昨日归城,就发生了这种事儿...你说巧不巧?“

楚流玥坐直了身子,定定卡娘澹台沉,似笑非笑。

“这么说,澹台前辈是觉得这件事情,与本宫有关了?”

“朕可没那么说。”

“您可不就是这个意思么?话都说出口了,大家都听着,在座的诸位也都不是傻子...难不成您还指望本宫出手帮忙调查这件事情?”

楚流玥似是开玩笑一般,但话却说的十分直白。

澹台沉没想到她这么不给面子,一时有些难堪。

这个楚流玥,不知是仗着有什么背景,越来越刺头了!

之前还客气几分,现在是半分情面也不顾了!

澹台沉却不想想,他们几次三番的欺压,是个人都不可能一直忍耐下去。

何况楚流玥本就不是那喜欢吃亏的主。

别人欠了她的,她是一定要讨还回来的!

所以现在对他,也是没什么敷衍的心思了。

“朕只是随口一问罢了,你何必如此激动。“澹台沉语气冷了下来。

楚流玥笑眯眯。

“若本宫也如此质疑太羽皇朝,不知您还能否对本宫笑脸相迎?”

“你!”

场中氛围顿时僵冷了下来。

君祈之不在,也就没了能制衡的人。

公孙霄往这边看了两眼,也没说话。

至于宁渊,他似乎从一开始就没将这些争论放在心上,自始至终都在看着那彩色结界,耐心等待。

澹台沉说不过楚流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争论赢了,不过逞一时口舌之快,转眼说不定还会被人暗中指着以老欺小。

争论输了,那就更是颜面无光。

他索性也闭上了嘴,不再多看楚流玥一眼。

只要若璃他们能在古凰山之内赢了天令皇朝,其他的都不重要!

......

终于得以清静了下来,楚流玥揉了揉太阳穴。

实际上,此时的她,远没有表面看上去的这般悠闲洒脱。

一方面,她在担心着爹爹的情况,另一方面,简风迟等人进入古凰山之中,现在似乎也不容乐观。

这金铃子,本是她以防万一,才给了他们几人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千年未曾开启的古凰山之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又会遇到什么危险。

没想到才进去这么短的一段时间,就有三个人出了事儿。

可惜有这结界的阻拦,她也无法查探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是大家都遇到了这样的危险,倒是还情有可原。

可如果...是只有他们这样,那就危险了。

......

时间缓缓流逝。

当再次来到了傍晚的时候,君祈之也没出现。

不知是忙着处理朝中事务,还是东宫的那些事儿。

楚流玥不用想也知道,此时的临州城之中,一定是暗潮涌动。

不过她待在这古凰山脚下,倒是波及不到。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倒是也不失为一种隐藏身份的办法。

当时因为太过匆忙,导致她并未将那书架的机关恢复原样,势必会引来大范围的严格搜查。

当然,她没有将那个古怪的镜子拿回来。

——那镜子上带着明显的特殊气息,带在身上只会快速的被对方找到罢了。

她还是得再去一趟那个书房。

但显然不能是这两天。

楚流玥一边等待,一边屏息凝神开始修炼。

这里虽然是结界之外,但因为本也是古凰山的边缘位置,所以原力浓度也十分充沛。

其实上次她突破六阶巅峰之后,明显感觉到体内的力量并未完全消耗,反而还十分充盈。

换句话说,她其实在突破六阶巅峰的同时,也隐隐触碰到了七阶武者的门槛。

不知是不是和容修共同切磋了好一段时间的缘故,她如今对自己的强项和弱点都更了解了,自然也就更容易找到突破点。

随着体内原力的不断累积,她和那一道壁障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就这样,两天时间过去。

中间,君祈之曾经来了一次,但又匆匆离开。

而楚流玥因为一直在修炼,也就没再回去。

大多数人并未太过在意楚流玥修炼这件事。

在他们看来,楚流玥再怎么努力,和进入古凰山相比,都不值一提。

她既然主动舍弃了这次的机会,那就怪不得任何人了。

无人打扰,楚流玥也就安心修炼,一点点的尝试接近更高一层的阶梯!

时间来到了第六天的早上。

楚流玥运转完最后一个周天,终于睁开眼睛,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她的眼睛似乎便的更加明亮,整个人身上的气息也明显有所增强。

随后,她抬眸看向那彩色结界。

忽然!

她的手腕之上,金铃子接连震动两下!

楚流玥心头大惊,豁然起身!

——竟是简风迟和羌晚舟先后捏碎了各自的金铃子!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