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紧紧攥着钱德厚衣领闯进来的尚秉和刚刚走进屋里,便了觉察到了不对!

他一把将钱德厚狠狠掷在地上,快速的在整个书房搜寻起来!

空无一人。

但尚秉和确认,刚才这里的确是有人的!

忽然,他心中一动,抬眸看向了书架!

上面有被人动过的痕迹,似乎是匆忙之下想要将其强行打开造成的。

他的心猛然一沉!当即快步而去,走到了那暗格的位置!

一切如常。

他快速将书架上的机关恢复原样,而后打开了暗格。

那东西还好好的躺在里面。

尚秉和这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没丢就好,没丢就好...

若是将这东西搞丢了,他们所有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从这里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有人想要打开这机关,抢走暗格中的东西,但没来得及成功,就被他打断,而后着急忙慌的逃走了。

尚秉和再三确认东西没问题之后,才将暗格重新归置。

只是脸色依旧难看的不行。

不管怎么说,这书房是被人闯入了,还差点被人将那东西盗走!

等太子殿下回来,必然不会轻易的算了!

尚秉和阴沉着脸,走到了钱德厚的身前。

觉察到他身上危险的气息,钱德厚不自觉的往后瑟缩了一下。

“尚、尚大人...我是冤枉的,我真的是冤枉的!我什么都没做过啊!”

嗤!

尚秉和一剑刺出!紧紧压在了钱德厚的脖子上!

他眯了眯眼。

“今天白天都发生了什么,你一一说来!”

他料定钱德厚没这个胆子,八成还是另有猫腻。

果然,钱德厚听到这话,愣怔了片刻,便猛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急忙说道:

“是、是小宋!一定是他!”

随后,他便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尚秉和听完,气极反笑。

“所以,你就因为这一壶酒,被人钻了空子!?钱德厚,你是有几条命,敢在东宫巡视的时候喝酒!?”

这是严重的渎职!

而由此引发的严重后果,更是超乎想象!

“你可知道,这一次因为你喝酒造成的失误,你死一百次,也不够的!”

钱德厚有苦难言,只得疯狂的磕头求饶。

其实他一开始是不打算喝的,但不知怎的,想起自己被尚秉和压了一头,就十分郁闷,一时没忍住就喝了。

本只想小抿几口借酒消愁,谁知后来竟是直接没了意识。

再次醒来,他发觉自己在一个角落里昏睡了许久。

因为知道这么做是犯错,他十分心虚,就直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回去了。

哪儿知道这边竟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

尚秉和拳头紧握:

“去!将那个人也带过来!“

但其实他心里明白,对方准备这么周全,八成是找不到人了。

果然,过了没多久,下人来报,人已经消失。

钱德厚听到这话,立刻浑身瘫软的跪倒在地上,一脸死灰。

他知道,这次自己是彻底完了...

尚秉和对此早有预料,可纵然是满心愤怒,还是要先将事情压下。

“立刻封锁消息,决不允许传出东宫!若是走漏半点风声,便拿你们是问!另外,将钱德厚关起来,等太子殿下归来,再做定夺!”

“是!”

尚秉和皱眉凝思片刻,抬脚朝着外面走去。

“传令下去,就说狩猎场之中跑出了一只高等魔兽,立刻加派人手,在宫中搜寻!同时,加强宫门戒备!绝不允许那只魔兽就此逃窜!

“是!”

......

宫墙之外,伍曜正在焦急的等待着。

殿下进去了好长一段时间了,但还没有出来,甚至一点消息也没有。

也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了...

此时天已经快亮了,若是殿下再不及时出来,可就更麻烦了!

正在伍曜满心担忧的时候,身前那透明的结界忽然产生了一道波动!

他惊喜的定睛看去,便瞧见那结界中间裂开了一道缝隙,旋即,一道熟悉的身影从中一跃而出!

正是楚流玥!

”殿下!“

伍曜立刻欢喜的迎了上去。

“您可算出来了!”

但当走进,他才发觉楚流玥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对。

“...殿下,您没事儿吧?”

伍曜有些担忧的问道,随后想起了什么一般,往楚流玥的身后看了一眼。

空空如也。

这是...没能找到楚宁大人?

楚流玥摇摇头。

“无碍。起码知道了爹爹的大概下落。可惜,今天是没办法将爹爹一并带出来了。“

一方面,她尚未确定找到爹爹所在位置的路,另一方面,东宫戒备森严,她孤身一人来回尚可,但带着爹爹难度无疑会增加许多。

何况,从刚才看到的情况猜测,爹爹一旦挣脱那牢笼,指不定立刻就会被发现。

没有充足的准备,只怕无法做到。

伍曜点了点头。

能确定人的下落,其实也是好的。

毕竟将楚宁带走关起来的,可是凶名在外的北冥太子!

殿下这次能顺利潜入东宫,找到这些消息已经十分不易。

只是看殿下的样子,似乎楚宁大人的情况,不容乐观。

正在此时,宫墙之内似乎忽然吵闹了起来。

楚流玥回头看了一眼。

在高高的宫墙之内,火光四起,明亮非常。

听起来,似乎是在找人。

她目光冷然的盯着看了一眼。

忽然,她手腕上串着的金铃子再次传来波动!

她心中一动。

有了之前吴铭和宇文惊鸿二人接连捏碎金铃子的事,她现在每每觉察到这金铃子的动静,心头都会狠狠一颤。

一股不安,从心底深处涌出。

她手腕翻转,看了一眼。

果然!

这一次,是牧红鱼捏碎了金铃子!

算一算时间,他们进入古凰山才不过两三天的时间,可五个人之中,竟是已经有三人选择了捏碎金铃子!

这绝对是出了事儿!

楚流玥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

“走!”

......

这一夜,北冥皇宫兵荒马乱。

楚流玥却像是没事儿人一般,连夜回了自己的住处。

直到早上的时候,她才起身,收拾出门,再次前往古凰山。

到了地方,楚流玥依次和宁渊几人打了招呼,就在自己的位置坐下。

澹台沉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意味不明的问道:

“听说昨天宫中出了事儿,不知上官玥,你怎么看?“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