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秉和进入书房之后,立刻进行了认真仔细的检查。

但是看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被翻动过的痕迹,甚至连一点有人来过的迹象都没有。

然而这却让尚秉和心中更加不安。

因为这意味着对方并不是冲着这屋子里的物件来的,而是为了别的东西!

故意进入到这里,并且小心翼翼的没有留下任何踪迹,谁知道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最后,尚秉和走到了书架旁边,在上面摸索了一阵。

随后,书架之后的墙壁上,弹出一个暗格。

他从暗格之中取出了一样东西,看了一会儿之后,似乎松了口气,又放了回去。

“还好...”

他的声音很低,但却依然能听出其中的庆幸和后怕。

在原地站定了一会儿之后,他将暗格推回,又在书架上做了些动作,似乎是在恢复上面的机关。

好一阵之后,确认一切安全无虞,他才转身走了出去,将门重新锁上。

尚秉和站在门前的台阶之上,声音冷厉:

“立刻去将钱德厚带来!“

意识到不对劲,负责看守的将士纷纷反应过来,连忙应声:

“是、是!”

说完,腿脚尚且利索的,就忙不迭的去了。

而之前被他打的半死的将士,躺在地上,脸上身上血迹斑斑,却是半个求饶的字都不敢说出口,只害怕的瑟瑟发抖。

他们都很清楚,出了事儿,他们是第一个要死的!

尚秉和冷冷的瞥了二人一眼。

“来人!将他们两个捆起来!等钱德厚来了,一同对峙!”

“是!”

......

书房之外,血气蔓延,森冷压抑的氛围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而在书房之内,楚流玥却是终于得以喘息,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脖子,一阵酸爽。

刚刚尚秉和进来的时候,她趁机瞬移,也跟着混了进来。

结果尚秉和在这翻找了好一阵,让她不得不一直蜷缩在一个极其狭小的空间,几乎全身都僵硬了。

好在这会儿他终于出去了,而且还重新关上了门。

这无疑大大方便了楚流玥。

就连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今晚的运气还真是逆了天!

确定外面的人还在等着抓钱德厚来,楚流玥稍微放了心,无声无息的走到了书架旁。

刚才她只隐约看到尚秉和是在这捣鼓了一阵,打开了暗格,但并未看清到底是如何做的。

所以现在,她必须要尽快想办法破解才行。

这书架一眼看去,和普通的书架没有什么区别。

没有结界,没有设置玄阵,甚至连特殊的纹路都没有。

普普通通,平平常常。

楚流玥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犹豫着出手。

她曾经跟着岑一学过一段时间的机关,勉强能认出这似乎是某种机关。

但就连她也不确定,到底能不能顺利打开。

之后,她尝试了好几种办法,但这东西始终是没有任何动静。

“尚大人,钱德厚带到!”

外面忽然传来一道刺耳的通传声。

楚流玥心中一惊。

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必须尽快打开这机关!

情急之下,她再次快速尝试!

而这一次,那书架终于有了变化!

原本平整光滑的板面,忽然分成了好几个部分,并且高低起伏,各自交错!

可惜那暗格并未弹出。

”钱德厚,你可知为何让你来这?“

这是尚秉和的声音!

楚流玥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精神高度紧张,再次尝试!

“属下...属下不知...”

钱德厚声音茫然,还带着一丝惶恐。

他本来睡得好好的,谁知忽然被人从床上拎起来,直接带到了宫里!

还是在这太子书房的庭院之中!

瞧见尚秉和的神色,他就知道大事不好!

可他自己真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他们说,今天,你进入了太子的书房?“尚秉和冷冷说着,旋即猛然爆喝,“你好大的胆子!”

啪!

响亮的耳光声传来!

楚流玥的心脏像是被什么紧紧攥住,立刻再次尝试!

木格变换,但暗格处依然毫无动静!

“属下、属下没——啊!”

“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钱德厚的争辩在此时听来显得格外苍白无力。

”难不成内院之中的众人,联合起来造谣针对你吗!?要不要我现在就带你进去,帮你回忆回忆?!“

尚秉和说完,庭院之中就传来一阵混乱声响。

其中,脚步声越发靠近!

他们竟似乎真的想要进来一看!

楚流玥的后背几乎已经被汗水湿透!

咔!

这是开锁的声音!

楚流玥咬紧牙关,双手迅速在书架之上掠过,进行最后一次尝试!

若是这次依然不行,那么无论如何,她都得放弃了!

哒。

只听一声极其细微的声音传来,那暗格终于再次弹出!

楚流玥直接上前,将里面的东西拿出!

入手冰凉,而且还沉甸甸的。

当看清楚手中的东西之后,楚流玥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诧。

这竟然是一面铜镜!

只是,和普通股铜镜不同的是,这上面并没有倒映出持镜人的脸,反而是充斥着一片浓郁血色!

一眼看去,如血海滔天,十分骇人!

阴森可怖的气息从中扩散而出,几乎让人窒息!

一股难以言喻的寒意从脚心升起,让楚流玥浑身发冷!

不知为何,只是看了这一眼,她便感觉到了极其可怖的森然杀意!

她竭力控制住自己将这镜子扔出去的冲动,死死的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渐渐地,上面的血气一点点散开,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场景。

那似乎是一个牢笼,四周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

唯有那铁笼之内,有着一道模糊的身影。

他跪坐在地上,脖子上拴着一条锁链,垂着头,身上带着斑斑血迹,一动不动。

楚流玥的心猛然一跳!

几乎是看到这道身影的第一眼,她便认出,这就是楚宁!

她紧咬着唇,才极力克制住自己,没有喊出声来。

这么久不见,他似乎瘦了好几圈,身上的衣服看起来空荡荡的,甚至可以看到袖口之下露出的手腕,已经瘦得只剩下骨头。

楚流玥胸口瞬间涌上无尽怒火,几乎要爆裂开来!

恰在此时,“砰”的一声,大门被人打开!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