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飞快流逝,古凰山脚下,众人依旧在安静等待。

转眼又到了傍晚。

让楚流玥稍微放心一些的是,吴铭的金铃子捏碎之后,其他几人都没再发生同样的情况。

”大家都在这守了一天了,不如先各自回去休息,明日再来吧。“

君祈之终于开了口。

虽然对于修炼者而言,如此熬上几天几夜不是太大的问题,但这一共要等上半个月,实在是有些久。

何况,在这等着的,都是各大皇朝的帝王,哪个都不是闲人。

就连君祈之自己,也得抽空回去处理一些事情。

公孙霄几人闻言,神色微动。

这个时候就离开是不是有些太早了?

何况,他们人还在里面,实在是有些让人放心不下。

“多谢陛下体谅。那本宫就先回去了。”

一片寂静中,楚流玥率先起身。

众人皆是吃了一惊,纷纷震惊的看向她。

没搞错吧?

上官玥竟然要第一个走?

她难道一点都不担心已经进去的天令皇朝的那几个人?

要知道,这些人里面,可就她们的人整体实力最弱,情况最不容乐观啊

君祈之也有些意外,但楚流玥既然这么开口了,他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便点了点头。

“朕派人送你回去。”

楚流玥弯唇一笑。

“多谢陛下。”

随后,她又回头冲着陈珂长老等人道:

“本宫先回去休息片刻,辛苦几位长老了。“

说完,便真的直接抬脚离开了。

整个过程,前后不到一刻钟,可谓是干净利索。

“到底是年轻,这么快便等不住了啊!“

公孙霄打了个哈哈。

“这里有诸位长老看守,原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君祈之说着,也起了身。

“朕还有些事情要做,也不多留了,诸位请自便。若有任何问题,在场的还有几位长老和戚将军,他们自会帮忙解决。“

这本就是北冥的地盘,他们本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在这外面等着,里面的情况其实半点都看不到,在这里苦苦熬着,也实在是没太大的必要。

眼看君祈之和楚流玥都陆续走了,公孙霄有些动摇起来。

他看了宁渊一眼:

“宁兄,你什么打算?还要继续在这等着吗?”

宁渊神色平静无波。

“我在这也可修炼,等着也无妨。”

公孙霄一噎。

宁渊这是打算直接等到最后了?

“宁兄说的也有道理。”

公孙霄打消了离开的念头,也跟着一起等。

他原本也想尝试着一边修炼一边等,可惜心神不宁,一直没办法集中精神,最后索性也就放弃了。

等就等!

天令皇朝的那些人,应该就是来打酱油的,而太羽皇朝也不足为虑。

真正对他们西延皇朝有威胁的,还是北冥和东宁!

北冥占据天时地利,多几分胜算也正常,他们本来也没想和北冥硬杠。

只要能赢了东宁就行!

宁渊在这等了,他当然也不能认输!

眼看这两人似乎都没有离开的打算,澹台沉也只好沉默着继续等待。

另一边,楚流玥离开古凰山,很快就回到了临州城中的别院。

所有人几乎都留在了古凰山,此时的别院显得格外冷清,只有一些被派来伺候的下人。

看到她回来,下人们都十分惊讶,但也无人

敢多问什么。

最近传言这位和太子殿下似乎颇有交情,他们讨好都来不及,哪儿还敢得罪?

楚流玥只说了一句要休息,不得随意打扰,便轻松将这些下人打发了。

进入房间之后,她又将门关好,好像真的打算好好休息。

但她并未回到床上,反而是绕过了屏风。

一个青年男子,不知何时已经在后面等候。

听到她走进来的脚步声,那男子才不慌不忙的起身行礼:

“见过殿下!”

楚流玥看向身前的男子。

他看起来大约二十四五岁,瘦高,容貌清秀,眉眼舒朗。

唯有那双茶色的眼睛,偶尔划过一抹狡猾的暗光,能看出他绝不像是表面看上去的这般人畜无害。

楚流玥鼻尖动了动。

“又喝酒了?”

那男子脸色一垮。

“殿下,两年不见,您怎么刚一见面就说这个?”

楚流玥走到旁边坐了下来,唇角微勾。

“两年不见,伍曜,你这嗜酒的毛病还没戒掉?”

伍曜揉了揉鼻子,得意一笑。

“嘿,那您可猜错了,这两年,属下还真的滴酒未沾!”

楚流玥黛眉微挑:

“当真?那这酒味从何而来?“

伍曜凑近了些,脸上的笑容越发狡黠。

“属下虽然戒了酒,但这酿酒的手艺可没荒废!今儿个,就用一壶酒,敲开了北冥太子的书房!“

楚流玥神色微动,坐直了身子。

“可曾打探到什么?”

伍曜眯了眯眼睛。

“那君九卿的书房之下,有一条密道。更关键的是,那密道之中,似乎还藏着一个传送阵!”

”可查到那传送阵通往何处?“

“未曾。不过属下倒是发现,您之前让我找的人,似乎的确曾经在那书房之中出现过!”

------题外话------

今天只有四更

是不可能滴!

不过又要麻烦大家等上一等了咳咳,大概八点,木马!这两天事儿太多,之后尽量调整更新,再次木马!l0ns3v3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