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略一算,他们进入古凰山的时间,才不过六个时辰!

吴铭将金铃子捏碎,必然是已经施展了其中八级玄阵,并且到了退无可退的境地!

这短短时间,他到底是遭遇到了什么?

还有,其他人呢?

楚流玥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手腕微动,将那一颗金铃子遮掩起来,心思却是活络了起来。

好在,因为她一直在安静等候,已经没有太多人在关注她,这细微的变化,也就没有被人注意到。

随着最后太羽皇朝的一行人进入古凰山,场中再度安静下来。

按照之前的预估,古凰山大约会开十五天左右。

半个月后,三元聚顶,其内积攒千年的力量爆发,古凰山上的一切恢复平衡,便会自动进入下一个循环。

也就是说,他们要在这外面,等待半个月的时间。

当然,这其中并不排除有人因为无法承受其中威压,或者受伤等其他缘故而提前出来。

一切,都要看各自本事!

楚流玥看了一眼那已经恢复如常的彩色结界,神色微敛。

看来,得快一点了......

......

同一时刻,临州皇宫之内,一切如常。

因为君祈之和君九卿等人都去了古凰山,此时天又刚蒙蒙亮,皇宫之中十分冷清。

东宫。

一队巡逻的将士刚刚和另一队完成交接。

“虽然太子这几日不在宫中,但依然不可放松警惕,务必严加看管,不得随便放任何一个人进来,懂吗!?”

为首的一个男人沉声喝道。

“是是!您放心,这道理我们都晓得。在这里做事儿,我等岂敢不用心?”

接班的几个将士似乎都对这男人有几分畏惧,纷纷恭敬万分的应了。

“知道就好!”

看他们如此“听话”,那男人才满意的点点头,冲着后面的将士抬了抬下巴。

“走吧!“

说着,一行人快步离开。

等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接班的几个男人才齐齐松了口气。

“钱大哥,那男人好生厉害,大家都是巡视的,怎么好像就他比别人都高出一头?”

一个身形有些瘦弱的少年奇怪的低声问道。

“哼,小宋,你今儿是顶替了老四的班儿,第一次来这,故而有所不知。刚才那男人,叫尚秉和,可是咱们招惹不起的人物。别说咱们,但凡留在这东宫伺候的人,大多都得看他三分脸色!”

“哦?他当真这般厉害?”小宋睁大了一双眼睛,似乎十分惊讶,”难不成是有什么惹不起的背景?“

“那倒不是。他能这般嚣张,其实是仗着自己是太子殿下的心腹罢了!自从两年前太子出去历练归来,就莫名其妙带了这个人回来,而且对其十分信任。有许多重要的事情都交给他做,甚至直接连这东宫的防卫,也都让他全权负责。“

“就是,有太子殿下罩着,能不嚣张吗?嘿!“

旁边也有人忍不住插嘴。

小宋恍然的点点头,低声喃喃:

“原来如此...那以后见了他,就要多加小心了啊...“

“哈哈!那倒是也不至于!你不过这几天临时顶替一下老四,之后老四的病好了,再将你换回去,你也就不用在这提心吊胆的了!”

被称为钱大哥的男人拍了拍小宋的肩膀。

小宋忍不住撇撇嘴。

“钱大哥,不是我说,您在这东宫也干了许多年了,比他资历高得多,这地位原是应该比他高的,现在却...”

此话一出,钱德厚的脸色一僵,其他人也都静默了下来。

小宋似乎这才觉察到失言,连忙道:

“瞧我这张嘴,真是不会说话!钱大哥,您别介意!要不——我这有刚刚讨来的一壶好酒,给您品鉴一番?“

亲近的人都知道,钱德厚没别的爱好,唯独喜欢喝酒。

果然,钱德厚听到这话,神色立刻松动了一些。

但还是皱起了眉头,沉声道:

“说的什么话!这种时候怎能喝酒!?“

小宋嘻嘻笑道:

“钱大哥,您别误会,我不是请您现在喝,不过是请您拿回家再品尝一二。您最会品酒了,正好也帮我瞧瞧这酒如何?我这也不太会喝酒,东西放在我这,纯属浪费啊!“

说着,他已经不由分说的从乾坤戒之中取出了一壶酒。

似乎是因为没拿稳,不小心撒出来一些。

清冽的酒香瞬间弥散开来!

钱德厚眼睛一亮。

这酒分明是极品!

他顿时动摇起来,在小宋的坚持下,半推半就的将那一壶酒收下了。

“行了行了!都干活了!“

钱德厚喊了一声。

“太子殿下如今不在,就更得看仔细一点,知道吗!”

“是!”

......

半个时辰之后,小宋在一个角落,找到了已经满身酒气昏睡过去的钱德厚。

他咧嘴一笑,那原本带着几分青涩的少年容颜,顿时添了几分狡猾。

“嘿,神仙醉,再加上小爷专门加的料,便是大罗金仙也撑不住!”

说着,他上前几步,将人拖到了一个更加隐蔽的位置。

“喝了小爷的酒,这衣服,就借小爷一用吧!”

.....

过了没多久,钱德厚便出现在了东宫内院门前,亮出了自己的牌子。

“太子有令,命我前来书房取一样东西。”

看到来人,负责看守的将士十分奇怪。

这东宫分为内院和外院,两边的人各自把守,尤其是负责外院的人,几乎从不会来内院。

钱德厚这是来做什么?

二人对视一眼,发现对方皆是一脸茫然。

“钱队长,你说是奉太子之命来取东西?可太子殿下这会儿不是应该已经进入古凰山了吗?”

钱德厚眼皮一抬。

“这是太子殿下临走之前的安排,怎么,你们是在怀疑我,还是在质疑太子殿下?“

“不敢!”

钱德厚在东宫也算是老人,多少有几分面子。

何况,太子殿下平日里,行事作风的确是比较随心所欲...

“您请——需要属下派人随您一同前去吗?“

钱德厚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

“太子密令,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懂吗?“

二人也不敢多问,只得连声应了。

“是!”

钱德厚整了整领口,便抬脚朝着里面走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