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声色清冷,自带威严,字字句句说出,清晰的回荡在整个大殿!

如同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打在了澹台若璃的脸上!

澹台若璃的脸瞬间涨红!

她还从未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羞辱!

“上官玥!你——”

“本宫之前已经提醒过你,本宫年号元熙。怎么,澹台长公主这么快就忘了吗?”

楚流玥冷冷打断澹台若璃的话,威仪更重!

她本就出身尊贵,常年高居上位,如今登基为帝,骨子里的贵气更是逼人。

此时她不再收敛,通身气息瞬间形成一座无形的大山,死死压在澹台若璃的肩上!

澹台若璃只觉双肩一沉,登时脸色一白!

“放肆!”

澹台沉见自己的宝贝女儿被欺负,怒从心起,掌心原力汇聚,一掌拍出!

橙色的雄浑原力幻化为一个巨大的掌印,直奔楚流玥而去!

大殿之中,狂风骤然而起!

楚流玥黑发拂动,衣角翩翩!

她定定的看着前方迅速飞来的掌印,稳坐其位,似乎并不打算出手反击,而且脸上也没有半分惊诧紧张之色!

陈珂长老身上气息一凛,正要动手!

忽然,一道白色光刃从半空之上飞过!

嗤!

只听一道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响起,那白色光刃竟是直接从巨大的橙色掌印之中飞出!

砰!

掌印崩解,其上蕴含的力量开始疯狂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然而几乎就在同时,一道透明的结界快速出现,将其完全笼罩!

不过眨眼的功夫,那雄浑狂暴的能量,就快速的消弭而去!

大殿之中,重新恢复了平静。

一切发生的太快,众人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已经结束了。

等所有的波动平息,许多人怔怔的看向那一道白色光刃,却发现那竟是...一只银筷!?

嗤!

那东西再次幻化为一道流光,快速飞回!

带着些微嘶哑的声音散漫响起。

“澹台沉,谁给你的胆子,在这里撒野?”

澹台沉心里一惊,豁然抬头,却见君九卿不知何时已经坐直了身子,一只手上,正拿着刚才的那一根银筷!

竟是君九卿出的手!?

意识到这一点,澹台沉心里又惊又怕。

惊的是,没想到君九卿竟然会如此直接出手,一点面子也没有给他留!

怕的是,从刚刚那一击来看,君九卿的实力,分明在他之上!

若是刚才君九卿再多出几分力,只怕——

一时间,澹台沉脸色红白交加,好不精彩!

此时此刻,他竟是分不清,君九卿这一次出手,到底是为了维护北冥皇室的威严,还是...为了帮那上官玥!?

若是前者也就罢了,低头认个错即可,可若是后者...岂不是意味着他已经得罪了君九卿?

”太子见谅,刚才、刚才我只是看小女被欺,一时冲动...才忘了还在这大殿之中...“

澹台沉勉强开口,想要为自己辩解一二。

”谁欺负你女儿,本殿管不着。但在这里出手,便是不行!“

君九卿懒得听他说那么多,直接拦下了他的话。

澹台沉心里憋屈万分。

早知道...刚才实在是不该直接动手的!

那上官玥虽然也施加了威压,可却是不动声色,根本没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而他刚才那一掌,却是直接给对方送上了自己的一个把柄!

澹台若璃也被眼前发生的场景惊呆了。

她一向备受宠爱,在太羽皇朝一直是说一不二,早就被惯坏了性子。

所以哪怕来了这,她也一直没能收敛。

直到刚才,亲眼看到自己父皇的招数,被君九卿一击轻松击溃,她才意识到,这北冥皇朝,的确是有着傲的资本的!

楚流玥唇角微微上扬,笑意盈盈。

“看来澹台前辈和太羽皇朝的诸位,火气都有些大,不如就等到后面再进入古凰山,如何?带着这满腔的怒意和愤怒进去,只怕也是不太合适?”

澹台沉听了,心中一紧。

这个上官玥当真狡猾!

趁着他的话强了这最前面的位置,此时居然还想让他们太羽排到最后?

“不——”

“说得有理。“

一直作壁上观的宁渊忽然开了口,表示赞同。

“既然如此,那我们东宁就排第三吧。”

而另一边的公孙霄,看此情形,心念电转。

虽然他也想尽量往前排,可现在情况复杂,还是少生事端为好。

他只思虑了片刻,就也表示了同意。

“宁兄,既然你们紧跟天令,那就我们随后,没问题吧?“

除了太羽皇朝,大家自然都没问题。

澹台沉憋屈的肺都要炸了!

如果这话只是上官玥一人说也就罢了,可是后面紧跟宁渊和公孙霄都点头答应了,他还能说什么?

要知道,在场的几大皇朝,他们太羽的实力,仅仅是比天令皇朝强上一线!

他怎么敢公然反对其他人?

楚流玥眼帘微抬,看了澹台沉一眼。

“澹台前辈,您觉得呢?”

澹台沉咽下喉间翻涌的血气。

“如此——甚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