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

尹昊看到这情形,当即神色一变,厉喝出声。

“你们可知,站在这的是谁!?”

那两个侍卫却是容色不变,依旧面无表情。

“太羽皇朝的住处,在隔壁那条街上,不是此处。”

尹昊一噎。

这便是知道澹台沉的身份了。

可他们竟然还如此坚持,难道...

“不可能!一定是你们搞错了!“

尹昊上前一步,想据理力争。

一共四个别院,前面两个已经住下,就剩下两个。

而这剩下的两个,很明显这里的更好。

而如今,只有太羽皇朝和天令皇朝的人还没有入住。

谁该住好的,不是一目了然吗?

但这两个将士负责看守这里,实力不弱,对尹昊分毫不惧。

“尹大人,我们也是奉命行事罢了。还请您别为难我们。“

“你们——“

尹昊还想再说,旁边的澹台沉忍不住嗤笑一声,开了口。

“你们说,这地方不是给我们太羽皇朝住的,难不成,还是给天令皇朝住的吗?“

话音落下,那两个侍卫竟是齐齐点头。

“不错!“

澹台沉剩下的话顿时堵在了嗓子眼!

就连尹昊也如吞了一颗鸡蛋一般,震惊的长大了嘴。

“什、什么?”

“嗯?看来这地方是留给本宫的?”

正当双方陷入死寂之时,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几人回头,正瞧见楚流玥从马车上轻盈一跃,跳了下来。

因为这街道很宽敞,能容量两队车马并行,所以她们的马车也停在了澹台沉等人马车的旁边。

而楚流玥等人,也将刚才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她斜斜的靠在了马车之上,双手抱臂,嘴角掀起一抹颇有意味的邪笑。

她本就生的极好,这一笑更是清丽绝伦,动人心神。

“你们胡说八道些什么!?”

澹台若璃此时也听到了那话,瞧见楚流玥的笑容,只觉讽刺异常,当即快步走到了门前,冲着那两个侍卫厉声喝道。

“奉命?你们是奉了谁的命?!”

两个侍卫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

“自然是奉太子之命!”

这次古凰山开,这几大皇朝的邀约,都是太子一手操办,这住处的安排,当然也不会例外。

太子可是特意交代,这就是留给天令皇朝的!

说完,两个侍卫便冲着楚流玥行了一礼,恭敬客气了许多。

“太子殿下说,请您安心在这住下,若有任何需要和吩咐,尽管开口就是。”

这态度,对比刚才,可真是天壤之别!

楚流玥摸了摸下巴,嘴角笑意微深,旋即向前走去。

裁剪得当的精致靴子落在地面上,发出一道道似乎带着某种节奏的声响,如同重锤,一下下的打击在澹台沉等人的心上!

她走到门前的位置,在几人身旁站定。

旋即,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睛:

“原来真是给本宫的?刚才还以为你们是开玩笑呢。你们看这事儿闹得...多不好意思。怀仁帝,这可不是本宫要和您抢,您可千万别误会呀!“

说着,她看了澹台沉一眼。

“哎,这来一趟也不容易,结果还得退回去另一条街...多麻烦!诸位,真是对不住啊,要是刚才是我们先到,可能就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来了呢。”

澹台沉脸上像是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

是他们抢马车在先,结果现在分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闹得脸面无光!

早知如此,当时真是不应该多此一举!

澹台若璃听不下去,忍不住冷笑一声,看了那两个侍卫一眼。

“你们说这是太子的命令,可有证据?该不是你们私下自作主张,故意而为的吧!”

这话一出,两个侍卫周身气息顿时危险了起来!

便是尹昊也忍不住心生埋怨。

这个澹台若璃到底有没有脑子的!?

别说是在临州,就算是在整个北冥皇朝,也无人敢假传太子的旨意,更加不可能有人违抗他的意愿去做事!

除非是活了不耐烦了,想拉全族陪葬!

她这么说,是一点儿没将太子放在眼里啊!

“澹台长公主,请慎言!”

其中一个侍卫厉声警告!

澹台若璃被这气势吓了一跳,原本还带着的几分张狂任性登时烟消云散,下意识后退一步,脸色发白。

“我、我只随口一问罢了...”

这些人当真可怕!

她不过就是说了一句——

”长公主,这事儿您就别多说了!否则真是越描越乱啊!“

就连尹昊也忍不住开了口。

她自己找死没关系,别扯上其他人啊!

眼看这事情真是牵扯到了太子,尹昊也不敢多问,连连求饶。

“二位别误会,都是我之前没打听好,这才有了误会。我们这就走、这就走!只是这事儿,就不用说给太子,让太子徒增烦忧了。改日,改日一定请二位喝酒!如何?“

如此好一番伏低做小,百般讨好,那两个侍卫才终于点头。

尹昊松了口气,凑到澹台沉身边,低声道:

“这个...咱们、咱们这就回吧...小的这就带您去住的别院,就在不远...“

澹台沉当了一辈子的帝王,还从未遇到过这样被人拒之门外,甚至需要各种求饶,才能顺利离开的窝囊事儿!

哪怕求饶的不是他,这脸面也是彻底丢尽了!

他的脸上火辣辣的疼,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深吸口气。

“走!”

刚转过身,楚流玥便笑吟吟的问道:

“咦,诸位不进去坐坐?”

澹台沉心里一堵!脸上精彩纷呈!

他拳头紧攥,几乎咯吱作响,才终于压下心中的火气,头也没回的扔下冷梆梆的一句。

“不必!”

说完,便迅速上了马车,退离出这条街。

楚流玥招招手,笑的十分灿烂。

“有空常来啊!”

澹台沉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题外话------

前面写到马车是四号和五号,标错了啦~已经修改~

今天更新到这,明天继续!么大!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