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岺想问点什么,但还是没开口。

容修刚刚将那青松石玉盒收起,外面就传来一阵敲门声。

”主子,属下有事禀告。”

这是余墨的声音。

岳岺看向容修。

容修淡声道:

“进来就是。”

岳岺这才明白,原来是主子将余墨叫过来的。

余墨推门而入,看到岳岺,轻轻点头示意,随后便冲容修行礼。

“主子,您猜的不错,江羽丞果然又和那人联系了。”

岳岺闻言一惊,立刻识趣的道:

“主子,属下去外面守着。“

容修点了点头,岳岺就快步出去了,并且走的时候,还将门仔细的关好。

走出门外,岳岺神色微凝。

看来,主子是打算动手了么...

......

余墨这段时间一直待在西陵,暗中追查江羽丞的事情。

前段时间东窗事发之后,江家满门抄斩,而江羽丞也被关押了起来。

余墨等了许久,才终于查到了这个线索。

“时间应该就是昨日。“

余墨眼中划过一抹鄙夷之色。

“选在这个时候,不过是因为江家人全部都已经死绝,大家都对他降低了警惕。这个江羽丞,当真自私自利至极,为了自己活命,竟是甘愿让整个家族陪葬。”

容修淡淡一笑。

”他眼中向来只有他自己,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也不稀奇。“

江羽丞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却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罢了。

“可查到那人的身份?“

余墨顿了顿,摇头。

“属下...只查到对方是江羽丞一直以来的靠山,但并未查清其身份。“

容修似乎不甚在意。

“若是这么容易就被你查到,那么未免也太过无能。“

“江羽丞如今被困华阳殿,消息是怎么递出去的?”

余墨神色一肃。

“拘属下查探,华阳殿之中,有着专门传递消息的途径!”

......

慕府。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洒落进来。

慕青和眼球动了动,终于睁开了眼睛。

眼前先是一片模糊,他下意识的又闭了闭眼。

“醒了?”

冷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慕青和扭头看去,瞧见一张熟悉的脸。

简风迟正双手抱臂,一脸冷笑的盯着他。

他的眼下有两片乌青,神色也瞧着有些憔悴,似是没有休息好。

“能让本公子废这么大力气救人的,可是没几个。自今儿起,你欠本公子一条命!知道吗!”

慕青和坐起身,扶住了依旧隐隐发疼的脑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何必废这些功夫。”

他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简风迟...实在是没必要。

听见这话,简风迟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直接上前一顿猛揍。

“你——”

想到人是自己好不容易救回来的,他才生生的忍了下来,手指着慕青和,神色愤愤。

“你真行!我真是吃饱了撑的才会帮你!“

慕青和靠在床榻上,闭上眼睛,似乎不为所动。

“我欠了命的,又不止你一个。”

单单是楚流玥那欠的,都已经还不清了。

简风迟压下心中的火气,不打算继续和他在这上面纠缠,上前一步,拉过一把椅子,坐在慕青和的对面。

“说吧!你这身体怎么回事儿!”

慕青和淡淡道:

“陈年旧伤罢了。”

简风迟冷笑连连。

“你真当本公子这天医是白当的?你体内的毒,有不少年头了吧?这毒阴寒无比,如今已经深入你的五脏六腑,别说清不干净,就算能清干净,这条命也差不多交待了!这种毒,西陵没有,整个天令也没有,显然是人为种下的。你可别说不知道。“

慕青和闭嘴不言,似乎懒得解释那么多。

二人陷入沉默的对峙。

片刻,简风迟起身。

“放心,我那你这毒没办法,不代表别人不行。我进宫去找人问不就成了。”

说完转身就走。

在他的脚要迈出门槛的时候,身后终于传来一声。

“等等!”

......

冲虚阁。

叶冉冉一早就到了药圃,准备打理药材。

但到了之后,才看到已经有人来了。

她仔细的看了一眼,有些惊讶的喊道:

“阁主?!”

尉迟松将手中的龙藤芝的枯叶剪掉,这才直起腰身,看到叶冉冉,慈和一笑。

叶冉冉走过去,好奇问道:

“阁主,您怎么亲自来打理了?”

尉迟松笑道:

“反正闲着无事,便来看看。“

叶冉冉挤了挤眼睛:

“您想流玥啦?”

当初这些药材大部分都是流玥负责照看的,如今阁主来这,不难理解。

尉迟松笑了笑,轻轻敲了敲她的脑门。

“你呀,在咱们冲虚阁喊一喊也就罢了,出去可不能这么叫她。”

如今她已经恢复身份。而且贵为帝王,乃天令皇朝至尊的存在,自然不可再像是以前一样随便对待。

叶冉冉吐了吐舌头。

“冉冉知道!”

她可是花了好长时间,才接受这件事的呢!

“阁主,您要是想她了,直接进宫去不就好了吗?”

怎么说,阁主也是流玥的师父不是?

尉迟松却是一叹,摇了摇头。

“这一回来,她肯定忙的很,再说...“

“阁主!“

路之遥忽然快速跑了过来。

“阁主,齐大河说他想起南疆的事了!”

尉迟松眼睛一亮。

“快走!”

......

西陵城似乎渐渐平静了下来。

曾经嚣张的不可一世的江家和夏侯家,一夜之间彻底覆灭。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家族和人被牵连,一同在这次的动乱之中被洗劫。

时间一天天过去,这些震撼世人的事情,似乎也逐渐平息。

人的忘性是极大的。

才过去了没多久,西陵城中便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好像那些事情,从未发生过。

而那斩首之后浓重的血腥气息,最终也彻底消散。

寻常人继续着他们的生活,一切如常。

仿佛早已经忘了那被囚禁的上官婉和江羽丞。

然而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正暗潮汹涌。

......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眼看着就到了那纸条上约定好的一月之期。

昭月殿之中,楚流玥正在修炼。

她双腿盘坐,手放膝上,雄浑的原力疯狂涌动!

四周的天地原力,开始接连不断的朝着她的体内涌入!

——她这是要准备突破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