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修的动作忽然一顿。

他的眉心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看向怀中的楚流玥,缓缓问道:

“你刚才...说什么?”

楚流玥也愣了一下。

青云榜...

那是什么?

她怎么会忽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就好像...曾经说过同样的话一样。

“我...我也不知道...”

楚流玥喃喃,旋即皱起了眉头,在脑海之中不断回想和搜索。

但却什么都没想起来。

容修目光紧紧盯着她的脸,看到她眼底浮现一层淡淡的疑惑,悬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些。

他不动声色的转开视线,垂下眼帘,遮去了眼底的情绪。

”我先送你回去。“

楚流玥有些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双臂环着容修的脖子,靠在他肩窝,心中却在想着刚才的事情。

青云榜...

她说,下次一定要在青云榜上赢过容修?

“容修。”

她忽然开口,看了容修一眼。

“你...听过青云榜吗?”

男人摇摇头,余晖映照出他流畅完美的侧脸,依然动人心魄。

但他却没有说话。

楚流玥心中有些疑惑。

容修这意思,是在表示自己不知道。

可刚才她怎么会偏偏冲着容修说出这样的话来。

或许,这也和她丢失的那段记忆有关?

楚流玥陷入沉思,打算等回去之后再找机会好好想一想。

容修抱着人往回走。

好在楚流玥回来之后,将宫里的人都清理了一遍,昭月殿之内,几乎没有留什么伺候的宫人。

加上这练武场是昭月殿之内比较私密的地方,从这里可以直接回她的寝殿。

故而路上并未遇到什么人,容修直接将人抱到了寝宫。

“玥儿——”

他刚刚喊了一声,却忽然发觉怀中之人安安静静的。

垂眸一看,怀中女子已经靠在他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呼吸均匀,似乎已经睡着了。

容修有些失笑,又有些心疼。

大抵是之前训练的太累了。

不过,她能这样快速的在他怀中睡着,也证明她的安心。

这也让容修心中宽慰许多。

他小心的将人放在床上,帮她擦了汗,又盖上了一层薄被。

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容修的眼中,逐渐溢出几分温柔神色。

以前这样的时候,她虽然也经常累的不行,但直接睡过去的情况,却是极少。

这次回西陵复仇,该是消耗了她许多的精力和心力。

如今得以好好休息,也是好事。

容修握住她的手腕。

一股精纯温润的力量,缓缓注入她的体内。

睡梦之中,不知她梦到了什么,低声呓语,说着什么。

容修听着,隐约还是和青云榜有关的内容。

他眉色微敛。

如今她还未曾突破七阶武者,按理说那东西在她体内还封印的好好的,不该想起这些。

但看起来,似乎比他预想的要快上许多。

随着容修力量的温养,楚流玥的眉心渐渐舒展开来,最终安心的睡了过去。

容修在原地静静立了一会儿,看向一旁不知何时已经出现的团子。

“好好照看她。”

团子难得识趣的点了点头。

容修这才转身离开。

雪雪紧跟其后。

......

走出昭月殿,容修远眺,看向某个方向。

若是没记错的话,华阳殿应该就在那边。

也就是关押上官婉和江羽丞的地方。

容修想了想,还是调转了方向离宫。

......

楚流玥做了一个冗长纷乱的梦。

在梦中,她似乎在和什么人比试,为的就是夺得青云榜的第一。

对方的脸和身形,都十分模糊。

但实力却是极其强悍。

她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一场场的比赛,有时候周围很安静,有时候又很吵闹,好像有许多人都在围观欢呼。

她想要看清对方的脸,却始终不得。

不知过了多久,连她自己都已经记不清到底比了多少次。

再一次的比赛,她终于赢了。

她很高兴,而她对面的那个人,似乎也很高兴。

周围有人在喊着什么。

她隐隐约约听见,似乎是“玥”。

对面的人忽然向前一步。

像是忽然冲破了一层迷雾。

他的身影渐渐清晰起来。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锦衣的年轻男人,腰间一条青玉带,轻易勾勒出男人宽肩窄腰的高大身形。

他似乎对她说了什么。

四周安静了一瞬,旋即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和尖叫,仿佛沸腾了一般!

而他的脸,也逐渐显露...

“呼——”

楚流玥猛然睁开眼睛!

她的身上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心脏砰砰的快速跳动着,震的她双耳发麻!

她缓和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这是做了梦。

团子飞了过来,在她的脸上亲昵的蹭着。

楚流玥将团子抱入怀中,心中波澜这才渐渐平息。

醒来之后,梦境之中的一切,都开始快速忘却。

那男人的身形,似乎很是熟悉。

可是那张脸,却是到最后也没有看清。

一个荒唐的念头,在她的心底生出。

——她竟是隐约觉得,梦中和她比试的男人,似乎...就是之前在悬崖八角亭之上的那个!

而且,和那位大当家极其相似!

......

夜幕降临。

百草楼已经关门,岳岺正在三楼清点东西。

忽然,他听到了什么动静,回头一看,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

“主子!”

他连忙行礼。

“主子,您怎么现在——“

容修摆摆手。

“我不过是来拿一样东西。”

岳岺心中稍微松了半口气。

天知道他一回头看见主子站在那是什么感觉。

“是!”

岳岺连忙应了一声,看着容修径自走到了里面,心中还是十分惊诧。

现如今,主子的名头在西陵算是响当当了。

谁人不知如今新帝有一个未婚夫,虽然出身曜辰,可却赢了赵子城。

“您是...给夫人挑的吗?“

岳岺跟了上去,小心的问道。

其实当得知楚流玥居然就是上官玥的时候,他也很震惊。

就说主子当初为何又回了曜辰...

原是这样的缘故!

容修颔首,走到了一个不起眼的架子旁边。

上面放置着一个拳头大小,不甚起眼的青松石玉盒。

或许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动过,上面已经蒙了一层淡淡的灰。

容修却似乎毫不在意,抬手将其拿下。

岳岺微惊,原来主子是要拿这个!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