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子城竟然就这样认输了!

话音落下的一瞬,周围众人皆是神色复杂。

其实这个结果,在看到刚才那一幕的时候,已经可以想见。

赵子城分明没有再战之力,继续拖下去,也毫无胜算。

他这边身负重伤,反观对面的容修,竟是从头到尾,连脚步都没有挪一下!

纵观全场,他不过是抬起一只手随意的划了两下而已!

这还有什么可继续打下去的必要?

他此时认输,也是应当的。

但...一刻钟之前,谁能料到这样的结局?

赵子城,可是八级玄师啊!

”陈珂长老,你刚才可看清了么...那个...到底是不是玄阵啊?”

站在一旁的几个皇室长老,忍不住开了口,低声问道。

陈珂长老眉头拧紧,深吸口气。

“那的确是玄阵!”

闻言,几个长老面面相觑。

“可玄阵哪儿有那样的?不过是两道原力交织...怎么能如此轻松的将一道八级玄阵击破?”

陈珂长老却是紧紧盯着场上的容修,没再解释什么。

为什么...还能是为什么?

自然是因为容修施展出的那一个“十”字玄阵,比赵子城的力量更强啊!

一般而言,玄师的等级越高,对原力的掌控越自如。

这种情况下,玄阵越是复杂,其威力也就越强。

这也是为何,众人对容修以此获胜而感到不解。

他那个东西,在一般人看来,甚至可能都算不得是一个玄阵!

可它分明蕴含着比八级玄阵更强的威压,摧枯拉朽的将其摧毁!

陈珂长老隐隐想起,曾经有传闻说,顶级的玄师可以化繁为简,将繁复的玄阵转化为简单至极的图案,亦可拥有强大到可怕的威力!

难道...容修便是如此!?

可能达到此等境界的,可都是...

“这个容修,到底是何来历?”

陈珂长老忍不住问道。

“他是曜辰国七皇子,同时也是玥儿的未婚夫。”

上官宥此时也回过神来,听见陈珂长老的低声询问,便沉沉开口回答。

几个长老都吃了一惊。

曜辰?

那不就是当初楚流玥回来的地方?

似乎不过是天令的一个附属国啊...怎么会有此等强者?!

上官宥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但心中波澜依然尚未平息,望向容修的眼神之中,带着激赏之色。

他看了楚流玥一眼,意味深长的感叹道:

“玥儿所言非虚啊!”

这个容修,天赋实力比起她来,也的确不差!

单单是在玄师之上的天赋,便已经碾压赵子城!

更不用说他还契约了一只神兽!

哪怕他出身不高,有着这些,也已经足够!

之前的那一丝怀疑,此时已经彻底消散!

上官宥这才算是彻底的放了心!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一时间竟是有些哭笑不得。

其实,就连她也不知道容修在这方面竟是强悍至此啊...

刚才那一击,就算是她,也未必能接下!

容修他...到底是如何修炼到了这种境界的?

......

上官宥站起身,看向容修。

“容修,你——很好!“

容修颔首轻笑,微微弯腰行礼。

“圣上谬赞。”

”哪里是谬赞!?“

上官宥对容修的第一印象就很好,此时亲眼见证了他的实力,心中更是欣赏。

“你当得起!”

容修眉心微动,眼中笑意微深。

看来今天这一趟见岳父之行,还算顺利。

上官宥目光一转,看向了赵子城。

“来人,快扶赵二公子下去好好休息!”

赵子城脸色一阵红白交加,立刻道:

“多谢圣上好意,子城无碍,可以自行回去。”

输了这一场已经足够,若再被人搀扶走,就更是一点面子里子都没了。

赵子城擦去嘴角的血迹,咬了咬牙,抬头看向容修。

“你的确很强。”

这一句话,没有讥讽,没有嫉恨,坦坦荡荡出于真心。

他是真的服。

“我自愧不如,愿赌服输!明日,我便会离开西陵,自此不再叨扰你们。”

说这话的时候,赵子城心头像是被银针绵绵密密的扎了许多下,满心刺痛。

他扭头,看了一眼楚流玥,眼底划过一抹微光,转瞬即逝。

旋即,他笑了笑。

这一趟回来,虽然没能得到一直想要的,但他不后悔。

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都做了。

一切了无遗憾!

“请你以后...好好待她。”

赵子捂住胸口,狠狠咳嗽了几声。

容修眸色微深。

“她是我心尖上的人,我自然会比任何人都千百倍的疼惜她。“

赵子城自嘲一笑。

“也是,是我多虑了。”

这个男人,和江羽丞完全不同。

他能给她最好的。

想到这,赵子城转身离开。

容修也抬脚朝着楚流玥这边走来。

刚走了两步,赵子城又停住,回过身,有些犹豫的问道:

“我能否问你一个问题?”

容修侧眸。

赵子城屏住呼吸,问道:

“你...是如何修行到这般境界的?”

容修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忽然浮现一抹极浅极淡的笑意。

“玥儿教的。”

他对玄师毫无兴趣,不过是当初,为了多陪她一会儿才练的罢了。

------题外话------

容修:鬼知道我为了追夫人学了多少技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