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容修道别之后,楚流玥便带着十三一同回宫。

原本失望忧虑的心情,在见到容修之后,莫名变得安心了起来。

似乎有他在,一切都不用担心。

回到昭月殿的时候,上官宥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

看到楚流玥安全回来,上官宥才松了口气。

自从经历过两年前的那件事之后,他就变得敏感了许多。

楚流玥离开的时间太久,他便会心生担忧。

尽管知道她如今有不少底牌,但做父母的,心有忧虑也是正常。

楚流玥想了想,只将三天后容修要来的事情和上官宥说了一遍,至于楚宁被人挟持的事儿,则是没有多提。

如今她连对方是谁都还不知道,告诉父皇也只是徒增担心。

倒是上官宥,对容修越发好奇。

不知是什么样的人,能得到她如此青睐。

看着楚流玥提起容修时候眼中闪烁的星芒,上官宥暗下决心。

只要那小子人不错,那他也不会反对。

一切都以女儿开心为上!

......

送走了上官宥之后,楚流玥回到了书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一天经历的事情太多,让她有点乱。

脑海之中闪过无数交错的画面。

过了好一会儿,她睁开眼睛,眼底已经是一派平静。

“太祖。”

楚流玥恭敬的喊了一声。

一道半透明的幻影出现在眼前,正是太祖!

“丫头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儿?”

太祖一手负于身后,问道。

楚流玥点点头。

“您之前提到的那个...黑魔窟,到底是什么存在?”

闻言,太祖神色一肃,竟是沉默了好一会儿。

楚流玥便静静的等待着。

她对天幕界之内的诸多皇朝多少也有一些了解,其中有比天令皇朝强的,也有比之弱的。

但是黑魔窟...她的确是从未听闻过。

“那是一个隐世宗派。”

楚流玥眉间微蹙。

“隐世宗派?”

过了好一会儿,太祖才缓缓出声,一声长叹,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一般。

“千年前,我已经是九阶巅峰,只差一步便可跨入神境。但这一步,我走了十年,也未能成功。后来,我便离开天令,在大陆之上游历。遇到黑魔窟,其实纯粹是一个意外。”

“黑魔窟强者如云,即便是当时处在巅峰的我,也依然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我曾见到过黑魔窟的人出手,移山填海,当真大神通者!“

即便是过去了千年之久,当年发生的那些事,也依然深深的刻印在他的脑海之中,鲜活如昨日。

楚流玥也吃了一惊。

太祖乃是天令皇朝千年来的最强者,连他都这么说的话,那...黑魔窟的人,到底有多强?

“那日,那人虽然没有肉身,只剩下了一道魂魄,但黑魔窟的气息,却是及其强烈。故而,我才一眼认出。”

这些隐世宗派在修炼一道上都十分强悍,也大多有着自己鲜明的特色,只要见过,基本上便可一眼分辨出来。

“但这些人通常十分高傲,极少入世,更不会掺和皇朝之争...”太祖摇摇头,一脸不解,“不知这次,又是怎么回事...”

楚流玥沉吟片刻:

“那道魂魄在上官婉的体内寄存了许久,最少也有几年的时间。按照上官婉的说法,她自己也不清楚那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存在的。但她后来做的许多事情,都是受了此人的蛊惑。包括——杀我这件事。”

太祖目光复杂的看了她一眼。

“其实那一日,我便已经觉察出来,那人似乎十分的针对你。你可知这是为何?“

楚流玥心中一动。

当时那人说的话,她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似乎是...为了她体内的那一颗水珠?

自从这水珠在她体内幻化为原丹一般的存在后,几乎是一直保持这样的形态。

那一天却是在那男人的影响下,重新变换成了透明书页的模样,而且隐隐有种要挣扎拽出的感觉!

可如果说那人是奔着这个来的,那怎么会从那么早就开始针对她?

她上辈子死之前,身上可是没有这东西。

是在她重生之后,体内才莫名其妙的忽然多出了这么个物件。

甚至,现在连她自己都还没有搞清楚这到底是什么...

她摇摇头。

“那人一击不成,必定不会就此放弃,以后还会再来。”

太祖沉声说道。

“若是只有他一人也就罢了,但如果他再牵连出其他人来...”

这其实才是他最担心的。

若是黑魔窟的人要对天令下手...只怕是连他也未必能是对手!

“丫头,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这样,即便他日再有人想要找你的麻烦,你也能有应对之力。”

太祖眉头皱起。

“怀璧其罪,你身上的宝物太多,随便一个拿出来,便会引来无数人的觊觎...你能隐瞒一时,却不可能隐瞒一世。”

唯一的,也是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变得强大!

楚流玥认真颔首。

“太祖教诲,玥儿谨记于心。”

......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这天一早,楚流玥就起身收拾,随后前往元和殿。

元和殿乃是如今上官宥的寝宫。

将地方定在这里而不是众臣上朝所去的大殿,足以看出上官宥是想先以父亲的身份,见一见容修。

虽然如今上官玥已经称帝,但在上官宥看来,这婚事能否让她开心幸福才是第一位的。

或许在世人眼中,帝王婚约,先是国事,再是家事。

但在上官宥这,却先是家事,再是国事。

所过之处,宫人皆是恭敬行礼。

但刚刚走到元和殿外,她便看到有个人正站在那,似乎在等什么人。

听到动静,那人转过身来。

等看清楚流玥的面容之后,那年轻男子俊秀的面容上,浮现一丝激动与欣喜。

他快行两步:“殿——陛下!”

楚流玥奇怪的看着他。

“赵子城?你怎么在这?”

这是赵家的二公子,也算是西陵城中有名的世家子弟。

但几年前就已经离开西陵,没想到今天竟是回来了。

听到她的问话,赵子城耳朵一红。

“听闻陛下归来,我便日夜兼程赶回,只望能见陛下一面。“

他似乎很是紧张,但脸上却又带着满满的希冀陈恳之色。

“陛下,我今日来,是想向您表明心迹。之前因您选了江羽丞,我便没有多言,离开了西陵,但这一次...请您给子城一个机会!“

楚流玥眼角狠狠一跳。

这是...表白来了!?

在她要带着未婚夫见父皇的日子!?

------题外话------

忽然得知一个小伙伴得了肿瘤,陪着聊了很久。

大家都要注意身体,时常体检啊!

哎,六点继续更呀。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