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空落落的心,瞬时间像是被什么填满。

楚流玥下意识的抱紧了他精瘦的腰身,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之上,听着那有力的心跳,似乎让自己体内那几乎冻僵了的血液,也再次流动起来。

骤雨落下,四下里凉风四起,地面上无数涟漪相互交错。

暗沉的天色下,只倒影出他们二人紧紧相依的身影。

耳膜一阵鼓动,楚流玥这才感觉到自己那飘飞的思绪,终于被拉了回来。

麻木的四肢逐渐恢复了温度,眼前的无数幻象也一点点消失。

只剩下容修一个人,拥抱着,依靠着,如此真切。

头顶的黑伞立起,好像将一切的风雨也都隔绝在外。

宽厚温暖的怀抱,如此让人眷恋。

楚流玥怔怔的,好一会儿,才低声道:

“容修,我好想你。“

容修眉间微蹙。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对劲。

她一贯是聪明的,独立的,强大的,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她似乎从不会慌乱无措。

就连当初经历了那样的背叛,她也依然靠着自己的力量,将曾经经受的那些苦痛全部还了回去,夺回了属于自己的一切。

她好像永远无坚不摧。

可是这世上,但凡血肉之躯,又怎会不知痛,不知苦?

不过是有人更加擅长掩饰罢了。

他靠的更近,玉刻一般的下巴,轻轻抵在她的臻首之上。

“有我在,别怕。“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是他最珍重的承诺。

楚流玥眼底忽然一热。

哪怕颠沛流离,哪怕曲折坎坷,这世上也总有一个人,能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陪在她身边。

给她勇气,予她爱意。

这便已经足够。

她闭了闭眼,将心底的那最后一份失落遗憾散去。

反正更深的打击她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如今这些已经算不上什么。

最起码,如今的局面,一切都还在她的掌控之中。

砰!

有什么东西爆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楚流玥从容修怀中抬头,回眸看了一眼。

只见刚才那一颗朝着她快速飞来的蓝紫色光团,和容修的力量撞击到一起,已经彻底消散。

此时,只剩下了一个什么东西,掉落在了水中。

啪嗒,溅起几点雨水。

楚流玥定睛看去,隐约瞧见那似乎是一个拇指大的物件,在水中闪烁着微弱的莹光,看不真切。

“那是什么?”

楚流玥奇怪的问道。

刚才她明确的感知到,这东西就是奔着她来的!

就那一瞬间感觉到的气息而言,十分陌生。

她回想了片刻,却也想不出到到底是谁,会这样做。

“不过是个小玩意儿罢了。”

容修淡淡道。

不知是不是错觉,楚流玥莫名觉得容修似乎是认出了那东西的来历的,而且声调带着一丝冷意。

楚流玥冲着团子使了个眼色。

团子飞了出去,将那东西捡了起来。

容修看了团子一眼,眼神微凉。

团子打了个寒颤,强烈的求生欲让它翅膀微颤,差点直接将那东西扔出去。

顶着巨大的压力,终于还是将那物件递给了楚流玥。

楚流玥伸出手,正要去接,旁边的容修便一把扣住了她的手,同时飞出一道原力,打在了那东西之上!

砰!

只听一声脆响,那东西应声裂开!

随后,一张纸条从中飞出,自动展开!

这似乎是一张随意裁剪的白色宣纸,但悬浮在半空之上,任凭周围的雨水滴落,上面竟是未曾沾染分毫。

好像在其周围,有着一层无形的结界一般。

而在那纸条之上,只有两行字。

第一行是:上官玥,恭喜。

第二行是:令尊在本殿这过得极好,勿念。一个月后,自会相见。

楚流玥刚刚看完,那一张纸条便迅速自燃起来,很快就化为灰烬,消失的无影无踪!

除了那充斥在空气之中的淡淡燃烧的味道,一切好像都从未发生过。

但楚流玥却是骤然睁大了眼睛,满心震惊!

因为那张纸条上的字迹,她见过!

——当初她收到过一封从天幕界之内而来的信,那封信上有着半个玄阵作为封印,她绘制出了那剩下的一半玄阵,才将那封信打开。

而那封信上,当时曾写着“上官玥,别来无恙”。

那时候她尚未告诉任何人她的身份,所以收到那封信之后,她心中猜测思索了很久,可是一直没能想到写信之人到底是谁。

来到西陵之后,她忙于各种事情,一时间也将这件事情忘在了脑后。

直到今天再次看到那一张纸条...

这肯定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而且对方分明从很早之前就知道她的身份!

甚至,对方很可能对她这边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这一声“恭喜”,不用问也知道是在指代她登上帝位之事!

而爹爹,也是被对方故意带走的!

楚流玥眉头紧皱。

这人...到底是谁?!

一开始她以为是天令皇朝这边的某个人,可现在看,似乎并非如此。

能够自称“本殿“,并且有着如此手段之人...极有可能是来自天令之外!

容修凤眸微眯,眼角余光划过一抹冷意。

当真是阴魂不散...

楚流玥忽然扭头,看向容修。

“你...知道这是谁?”

她心里有股莫名的直觉,总觉得容修好像知道的比她预想的多得多。

她也不知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从刚才容修的反应来看,似乎这猜测是对的。

容修绯色的薄唇微动,刚要说话,二人身后的街角拐弯处,便传来了一道喊声。

“殿下!”

这是十三的声音。

楚流玥回头,果然瞧见一道身形瘦长的少年,正朝着这边快速奔来。

他的身法灵巧自如,看上去还没怎么动作,就已经到了跟前。

十三是冒雨前来的,但他周身布下了一层结界,故而并不担心淋湿。

因为年纪尚小,楚流玥几乎不会派遣任务给十三,只让他专心修炼。

这也就导致十三在宫内宫外都十分自由,来去自如。

今天是正好遇上了上官宥,一听是和主子有关,他便直接应了,出宫来找人了。

距离楚流玥尚有一小段距离,十三便兴奋的喊道:

“殿下,太上皇担心您独自一人出来太久,让属下来给您送伞,接您回宫——”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