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修抵达西陵的消息,此时尚在宫中的楚流玥还不知晓。

好不容易安抚好自家父皇,她便径直去了华阳殿。

曾经繁华热闹的华阳殿,如今冷冷清清,除了内外严加看守的黑骑军,连一个伺候的宫人都没有。

楚流玥一路向前,直接跨入华阳殿的主殿。

进入房间之后,便有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

整个房间乱成一团,脏污不堪。

而在那一堆成山一样的垃圾里面,勉强能看到躺着一个人。

正是上官婉

她身上的伤势因为无人照料,反反复复的发脓溃烂。

但每日,七寒都会专程过来,喂她一枚丹药,吊着她的命。

这样,她无法死去,也无法昏迷,只得清醒无比的承受着这可怕的折磨。

不分日夜,永无尽头。

听到声音,上官婉以为是七寒来了,一动不动。

反正她也没什么力气挣扎,只能日日如此生不如死的活着。

经过这几天漫长的煎熬,她的心里已经没了任何想法,唯一的念头就是,希望自己哪天可以运气好点,直接死去就是。

“看来你过得不错。”

熟悉的声音响起。

上官婉猛然一惊,骇然的抬头看来,这才发觉来人竟然是楚流玥

今天的她,身着一袭简洁大方的白色裙裳,青丝如云垂落而下,头上只带着一枚桃花簪。

一眼看去,清纯贵气,楚楚动人。

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人,用此等残酷的手段,将她上官婉逼到了如此绝境

周围的脏污,仿佛与她毫无关系。

她站在那,却好像高高在上。

上官婉知道,她回来了,她是真的回来了

“你、你来做什么”

上官婉挣扎着吐出一句话,但却有气无力。

楚流玥淡淡一笑。

“本宫来问你,那日奔逃而走的那道魂魄,到底是谁,与你关系如何,又帮你做了多少事情。“

上官婉沉默了一会儿。

“要我说也可以,但是我若说了,你要答应我,直接杀了我”

这样的日子,她实在是过不下去

楚流玥挑眉,眼角带了一丝笑。

“你以为,你还有资格与本宫谈条件你想说便说,不想说本宫有的是时间等。“

说完,她竟是直接转身,好似打算就这么离开

看到她如此干脆,上官婉也慌了。

“等等我说我现在就说“

似乎是怕楚流玥反悔,她深吸口气,一股脑将那些话全都说了出来。

“我、我也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体内的,我也不知道他是谁,这么几年来,一直是他怂恿我去做事儿的。当年害你的事情,也是、也是他暗示我的还有还有修复原脉的法子“

楚流玥半眯着眼睛,思索片刻。

“当初你在大荒泽,对那些人下手,就是他教你的”

”是是“

“这么说来,是他对我一早就有了敌意,才操控你如此作为的”

“没错要不是他,我是绝对没有那个胆子的我发誓“

楚流玥顿了顿,脑海之中闪过诸多念头。

看上官婉这样子,说的话应该是真的。

她故意将她关押起来,晾了这几天,让她经受这些折磨,一方面是为了让她偿还当年债务,另一方面,就是为了将她逼到崩溃边缘,将所有的实话都和盘托出。

到了这个时候,她没必要再说谎。

看来这方面,也问不出什么来了。

楚流玥心中有点失望。

那人实力强横,上官婉被其掌控,也在预料之中。

或许,她还没有太祖对那人的了解多。

“要对我下手这件事,是你的主意,还是江羽丞的”楚流玥换了个问题。

“是他的主意是他主动来找我,说、说喜欢我,还说想和我一直在一起”

上官婉说着,声音逐渐颤抖起来。

她只觉自己如同一个傻子,被江羽丞玩弄于鼓掌之中,却还不自知

可惜当年,她对江羽丞芳心暗许,又怎么分辨的出真话假话

“他找上我的时候,其实已经开始对你下毒了。从头到尾,想要谋害你的,都是他江羽丞而我虽然恨你,却一直没有那个手段,也没有那个胆量去做说起来,去充其量只是他的一个助手罢了。你若是想报仇,尽管去找他就是“

说着,上官婉自嘲一笑。

“说来也是可笑,他的书房之内,放着一副十年前的你的画像。从你及笄的那一日,他便喜欢上了你,可到头来,他不也是一样对你下了杀手”

楚流玥没说话。

对于江羽丞这所谓的“喜欢”,她可是承受不起。

但至于他为何要这么做,怕是要去找他亲自问个清楚才能知晓了。

想到这,楚流玥转身离开。

上官婉连忙喊她,想让她了结了自己,可楚流玥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

喊到最后,上官婉嗓子沙哑不堪,几乎出血,又逐渐昏迷了过去。

没多久,七寒便跟了过来,再次让她清醒过来,经受仿佛永远不会停下的苦痛折磨

主殿之内的一切,楚流玥并未在意。

十三玥跟在她身边久了,自然会帮她料理好许多事情。

出了门之后,她脚步一拐,就进入了偏殿。

江羽丞就在其中。

他的情况,比起上官婉来,并没有好到哪儿去。

但他的精神状态,却是要比上官婉强上不少。

听到动静,他缓缓扭过头。

看到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他心中微微一动,眼底掀起一抹波澜。

今日的楚流玥,虽然没有盛装打扮,但恢复了身份之后,她便不再遮掩自己的气息,平添了几分疏冷贵气。

哪怕只是穿着简单的长裙,也依然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不知是不是错觉,江羽丞隐隐觉得,楚流玥似乎和以前的上官玥,越长越像了。

若说以前只有两分五官加上三分神态,拢共五分相似。

那么现在,少女那逐渐张开的模样,竟是已经有了七分以前的神韵。

尤其是,当年上官玥也这般年龄的时候

当真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世上,当真会有生的如此相像的人么

亦或是,因为里面的芯子换了,所以才越发的相似

楚流玥不知他此时想法,开门见山的说道

“本宫今天来,问你一件事。”

“本宫是否曾与你说过,取消婚约”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