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已然麻木。

江羽丞待她没有半分真心,她早已经清清楚楚!

他现在恨不得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她的身上,又怎么还会为她说话呢?

如今想来,她以为的这几年的浓情蜜意,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

这一场精心筹备,万分期待的大婚典礼,终究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上官婉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泪却似乎已经干涸,只剩下满心空洞悲怆。

旋即,竟是眼睛一翻,直接昏了过去。

“带她下去,好好‘照看’。”

楚流玥淡声道。

“是!”

七寒应了一声,便迅速将上官婉拖了下去,只留下地地面上一片狼狈猩红的血迹,昭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众人静默的看着这一切,皆是心有戚戚。

谁能想到,之前还春风得意的上官婉,一夕之间就落得如此下场?

从今日开始,这片天,可就是要彻底的变了啊...

......

从头到尾,有一个人似乎对此无动于衷——江羽丞。

哪怕是看到自己刚刚成婚的妻子沦落成了这般模样,他的脸上依旧灭什么表情,好像与己无关。

唯有那沾满血迹空荡荡的一条衣袖,能让人想起刚才他已经被斩断了半条手臂。

楚流玥看着江羽丞,手腕翻转。

唰!

龙渊剑直指向前!

黑色剑锋之上,泛着冰冷的光,散发出阵阵森寒杀意!

仿佛下一刻,便可直接将江羽丞斩杀!

“现在,轮到你了!“

.....

“殿下!“

一道慌张悲呼传来,旋即,一道人影忽然从后面冲了上来,挡在了江羽丞的身前,”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正是江栗左。

此时,他脸上得意高傲的神色,已经完全消散,只剩下满面的惊惶失措。

他跪在那,卑微绝望的仰视着楚流玥:

“殿下,求您绕过羽丞一命吧!”

楚流玥目光微转,似乎颇为好笑的看了他一眼。

“江太傅,刚才发生的一切,您应该也都已经听的看的清清楚楚了,怎么现在,还好意思说出这样求饶的话来吗?江羽丞联合上官婉,对父皇与本宫下毒,并且假传圣旨,诬陷忠臣,甚至妄图灭杀冲虚阁满门!如此种种行径,哪个不是罪行当诛?现如今,你要本宫饶过他,不知是哪儿来的底气?”

江栗左冷汗涔涔,面色惨白。

他何尝不知道这些罪过有多么严重!

但江羽丞是他的大儿子,也是他最为疼爱的一个儿子!

刚才看到江羽丞被斩断一条胳膊的时候,他便差点没忍住跳出来,可当时他也被接连发生的一切都震住了,这才生生忍下。

可现在听楚流玥的意思,分明是要江羽丞的命,他还如何坐得住?

“羽丞、羽丞他一直喜欢殿下,怎么会害您呢?上官婉或许对您心有怨恨,可是——羽丞没有啊!这里面、这里面一定有误会的!”

“两年前筹备大婚的时候,江府这边的一切,都是羽丞亲自操办,他比任何人都希望与您顺利成婚,怎么可能会做出后来的那些事呢!?”

江栗左俯跪在地。

“殿下!羽丞早在数年前,就已经与微臣提起过这份心思,他思慕您多年,绝不可能会背叛您的啊!”

楚流玥唇角微勾。

“这么说,是本宫记错了杀害本宫的人?”

江栗左一噎。

“或许、或许他也是被逼的...”

”江太傅。“

楚流玥打断他的话,神色淡淡。

“您别只顾着为儿子求情,也为您整个江家,也求一求吧。”

江栗左闻言忽然懵了。

“什、什么...”

“江羽丞犯下累累罪行,您难道以为——江家能完全从这里面摘干净吗?单单是试图谋害父皇这一项,便已经足以抄家灭族,您现在自身难保,怎的还有这份心力,为江羽丞求情呢?“

楚流玥好心的提醒道。

“您若真是要哭,不如先为您江家上上下下哭一哭吧。“

江栗左是真的没想到这一茬。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冲击太大,以至于他根本没能想到这些。

刚才看到上官婉那凄惨的模样,他生怕江羽丞也落得同样的下场,便着急忙慌的冲出来了。

可他却没想,其实整个江家,都会被江羽丞连累!

楚流玥的话,如当头棒喝,让江栗左猛然清醒了过来!

他干裂苍白的嘴唇剧烈颤抖,双眼一片茫然,随后眼底便涌出巨大的恐惧。

是啊!

这可是株连家族的大罪啊!

如果说之前的那些证据,都还不算充分,尚且有辩驳的空间。

可如今帝姬与陛下亲自站了出来,证实当年之事,的确是江羽丞所为!

这还有什么可争辩的?

“羽丞...羽丞!你快说句话!”

江栗左下意识的看向江羽丞。

这个儿子,从小就是他的骄傲,方方面面永远都是最出色的。

后来,他与帝姬商定了婚约,他更是欢喜得意非常。

天令皇朝那么多的青年才俊,但帝姬偏偏选中了羽丞!

这是旁人怎么都羡慕不来的!

本以为一切都会顺利进行,没成想帝姬忽然身亡,婚事泡汤。

江栗左本来十分失望,可江羽丞竟是又逐渐与上官婉亲密了起来,并且因为之前曾经帮帝姬处理过不少事情,故而在帝姬死后,顺势接手了这些,迅速成为了整个天令皇朝只手遮天的人物!

对此,江栗左当然是高兴的。

他没有细问过什么,只觉得这个儿子很有能耐,便安心的享受着众人的追捧与艳羡。

哪曾想,他暗中竟是还做了这些事!

如今一切真相揭开,避无可避!

不止荣华富贵转眼成空,连整个江家也被牵连!

江羽丞对江栗左的怒斥和哀求,似乎都不甚在意。

他看着楚流玥,除了最开始的震惊,此时情绪似乎已经平息了下来。

“没想到你还能活着。”

江羽丞一开口,江栗左便瞬间瘫软在地,脸色死灰。

这是承认了!

楚流玥红唇微扬。

“是啊,我还活着,你很失望?“

江羽丞没有回答她的话,神色变得有些微妙。

“是那个人帮了你,是么?”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