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清喝,瞬间让万里之外朗坤殿的那一把匕首,向前飞去,迅速将那一道黑色流光斩杀!

周围金色沙尘飞扬而起!

狂风呼啸!

跟在容修身后的雪雪,立刻缩了缩脖子,识相的退后。

它前几日好不容易才得了机会洗了个澡,这才收拾干净,可不想再变得和之前一样邋里邋遢了!

片刻,周围风沙渐渐平息,赤月沙漠之中好像又恢复了平静。

唯独灼热的太阳,依然在炙烤着大地,一片滚烫。

容修停下了脚步,抬眸向前看去。

广阔无垠的沙漠之中,除了他空无一人。

一道稚嫩而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

“有人欺负玥儿丫头?”

容修顿了顿,眼底似有一道金色火焰燃烧而起,但转瞬即逝!

“是黑魔窟的人。“

“黑魔窟的人怎么会找上她?”

这是蓝潇的声音。

”他们不在自己的地盘好好待着,跑到天令去做什么?“

容修薄唇微勾,轻笑一声。

“那人在数年前就已经损毁了肉身,如今只剩下一道魂魄,不断寄存在修炼者的身上,靠吸取他们的修为来维持性命。”

唰!

面前黄沙流动,湖水之中浮现出一道模糊的身影,看起来像个四五岁的小孩子。

“你认识那人?”独孤墨宝问道。

“打过一次交道。“

容修眯了眯眼睛,深邃凤眸之中一片莫测。

“只是没想到,如今他的胆子竟然已经这么大了。”

居然连玥儿也敢动。

蓝潇懒懒道:

“管他是为什么去天令,想对玥儿丫头动手,就是和咱们过不去。第五,我没记错的话,你和黑魔窟以前还有几分交情?”

“别别别瞎说啊!”第五长泽立刻连声否认,“我跟他们可是不熟!”

蓝潇轻笑一声。

“不熟?不熟他们能接连给你上贡十年?听说年年给你送的礼,都要堆满——“

“停!”

第五长泽头疼的喊了一声。

“我错了还不成吗!?当初我只以为他们是去求药的,哪儿知道他们私下里干的那些勾当?再说了,我可是一次也没帮他们的忙啊!”

独孤墨宝冷冷道。

“你没帮忙,不过是因为你已经被困在这赤月沙漠罢了!”

若第五长泽没来这里,说不定早就和黑魔窟的人打成一团了!

第五长泽一声长叹。

这叫什么事儿啊!

他真的和那黑魔窟没什么关系,不过是看在他们献了十年殷勤的份上,才答应见上一面。

而且那一面见的匆匆,他也没做什么。

这么多年过去了,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又重新提起了这件事情来!

“那、那要不然我去找黑魔窟的人,警告一下?”

第五长泽试探性的问道,旋即想了想,又觉得有些奇怪。

“按理说,黑魔窟好端端的,没必要去天令纠缠啊...难道是为了丫头身上的什么东西?”

她倒的确是有好几件宝贝...

“那人在多年前已经被逐出黑魔窟。”

容修淡淡说道。

独孤墨宝几人都是有些诧异。

“逐出?他做了什么事儿,竟是连黑魔窟都无法容忍?”独孤墨宝立刻问道。

容修摇摇头。

“这便是要问那人了。”

旋即,他脚下一动,身影便迅速幻化出数道虚影!

大约过了半刻钟的功夫,他终于停了下来,正站在赤月沙漠的中心——那碧蓝色的湖泊旁边。

他看向前方,微微一笑。

“现在,我已经经过了三位前辈的考验,按照约定,我可以离开了吧?“

独孤墨宝冷哼一声。

“你早便可以通过这考验了,何必故意装作为难的样子?”

从他刚才那最后一段时间施展出的实力来看,他之前分明隐藏了实力!

容修笑了起来,微微弯腰,恭敬客气的行了一礼。,谦虚道:

“其实我也是不久之前才刚刚突破的,这也要多亏几位前辈的指点。若非侥幸跨过这一层台阶,容修在这里,怕是还要困上许久。“

“得了便宜还卖乖!”

蓝潇忍不住骂了一句。

本来是想为难一下这小子的,结果没想到,没让他怎么痛苦难受,反而还趁机帮他突破了!

这就好比扔了一块石头想要砸破对方的脑袋,教训一番,结果没想到正正好扔到了对方脚下,成了人家的垫脚石!

这种感觉当真憋屈至极!

亏得之前他还想了那么多招数来对付容修,到头来全便宜了他!

容修对这种话早已经免疫,从他和玥儿在一起的那一天开始,他们看他就十分不顺眼,所以容修经历千锤百炼,也早已经应付自如。

“另外...我没有照顾好玥儿,让几位前辈为她担忧,本也是我的错。“

独孤墨宝几人都沉默了一瞬。

尽管他们嘴上骂的厉害,但也知道容修待玥儿丫头如何的。

但凡有任何办法,他应该都不想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

片刻,水面之上荡起涟漪。

独孤墨宝道:

“你走吧!若丫头再伤一分一毫,我们绝不会饶你!“

容修双手抱拳。

“三位前辈保重,晚辈告辞。”

说完,他终于转身离开,雪雪紧随其后。

一人一兽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一片虚空之中。

赤月沙漠再次恢复了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第五长泽小心问道:

“就这么让他走了,那...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他们无法离开赤月沙漠,甚至一个月只能短暂的出来一次。

想要做什么都很受限制。

“玥儿丫头回帝都,咱们可是都没能帮她什么呢...”

“若是那些阿猫阿狗她自己都解决不了,那也是我们看错她了。”

独孤墨宝冷冷道。

“话是这么说,但丫头到底是被人欺负了,难道咱们就这么看着?”

蓝潇听不下去,非常不赞同的反驳道。

“自然不会。”

独孤墨宝缓缓道。

“放心,我自有打算。“

......

西陵,皇宫,朗坤殿。

匕首飞出,将那一道黑色流光彻底绞杀!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楚流玥甚至还未曾看清那匕首的动作,耳边就听到一道凄厉怨毒的惨叫之声。

旋即,眼前的一切轰然消散!

那股森冷的威胁气息,也是登时解除!

那把匕首上的图腾逐渐暗淡下来,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后飞回到了楚流玥的手中。

楚流玥眨了眨眼。

刚才那气息...

是容修!?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