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一繁摇头

“没有。”

神墟界中,关于楚流玥的传言并不少。

尤其是在她与容修大婚之后,相关传闻更是闹得沸沸扬扬。

一开始大家都只当她出身卑微,但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却是让众人知晓,她的背后,其实有着数座靠山!

南一繁虽然见过楚流玥,但却也没看到过她的图腾。

“易兄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南一繁有些奇怪。

易文涛笑了笑,眼帘微垂。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到这个,觉得有些好奇听说当初她在云天阙测试血脉等级,结果竟是与圣子一样若真是寻常的神墟界之外出身,怎么会有血脉之力?”

要知道,只有先祖曾经突破桎梏,达到那顶尖的实力,其后人才会拥有血脉之力。

神墟界之外的人,绝不可能做到如此。

“不是说那上官靖是她的先祖么?”

南一繁说着,忽然也停了下来。

的确不太对。

上官靖虽然是尊神强者,而且曾经风头无两,但他来神墟界的时候,似乎已经建立了天令皇朝。

而且后来他在神墟界遇到麻烦,魂魄飞散,沉睡千年。

直到楚流玥来这里,他才又重新活过来的。

怎么想,楚流玥体内的血脉之力,都不像是从他那继承而来的

南一繁拧眉看了易文涛一眼。

“怎么,易兄似乎对这个上官玥颇有兴趣?”

易文涛笑了笑。

“不过是有点好奇,既然南兄也不知道,那就没什么好问的了。”

他这总是油盐不进,让南一繁逐渐失去了耐心。

”易兄,这些事情暂且搁置。我只问你最后一遍我之前的提议,你是否答应?“

易文涛陷入沉思。

房间之内一片静默。

时间缓缓流逝。

每一分每一秒,对南一繁而言,都是煎熬。

但他也只能这么等着。

好一会儿,易文涛终于颔首。

“我答应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南一繁和易文涛在房间之中会谈了许久。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房门才再次被打开。

南一繁拱手告辞

“易兄留步,我这便回了。”

易文涛知道他在这带着也难受,就没留他,只点点头。

”南兄一路小心。“

南一繁应了一声,转身离开,身影很快远去。

直到他的身形消失不见,易文涛才收回视线。

一道脚步声传来。

易文涛神色恢复如常,眸色平静的抬头看去。

来人正是他的二弟——易文琢。

”大哥,刚才那人就是南一繁?“

在易文涛面前,易文琢的态度收敛很多。

外表看上去,易文琢是比易文涛年龄更大些的,但实际上,易文涛比他大上足足十岁。

只是因为易文涛天赋极强,本身修行又十分顺利,所以看起来就更加年轻些。

他点点头。

“他来做什么?”

易文琢皱起眉。

南家和他们往来很少,身为家主的南一繁忽然亲自前来,很难不让人多想。

易文涛淡笑道

“他来自有他的理由。”

易文琢心里有些不舒服。

大哥这意思,摆明是不想说了。

这本来也没什么,毕竟二人身份都不一般,在一起商量的,肯定也都是大事,轻易透露不得。



他是大哥的亲弟,难道也没有知道的资格?

易文琢之所以对这事情如此在意,是因为这样的情况,不是第一次了。

易家的家主是易文涛,几乎所有的大事,都是他来决定的。

在这里,他有着绝对的权利!

易文琢从未觊觎过家主之位,可是这些年来,遇到什么事情,大哥往往也不会告诉他。

甚至很多时候,许多长老都知道了,他却还一无所知。

易文琢总觉得自己在易家是被边缘化了。

时间久了,怎么会没有怨念和不满?

可除此之外,大哥在其他方面,待他又都不错。

这让易文琢的心思十分矛盾。

而这一次,还是这样。

他忍了忍,终于还是将这口气强行咽下,转移了话题。

“我来,是有件好事儿要告诉大哥九卿突破了!”

易文涛挑了挑眉,似是有些讶异

“这么快?”

刚才他还叮嘱,让他好好修炼,这才个把时辰的功夫,竟然就突破了

“不愧是你亲自教出来的。”

易文涛满意的夸赞道。

这话终于让易文琢的心情好转了不少。

“哪里,他回来之后,一直在大哥那边修炼。有了大哥的指点,这孩子自然突破的快。”

说着,他略作停顿,

“大哥,九卿怎么说,体内也流淌着咱们易家一半的血,你看这少主的位置”

从一开始,他想的就是这个!

易文涛无儿无女,将来肯定是要从这年轻一辈中挑选继承人的。

而君九卿,就是最适合的那一个!

易文涛一手负于身后,没有像之前一样搪塞,反而是认真思考了许久。

“你说的不错,的确是该选定少主了通知下去,明日召开家族大会。”

“明天?“

易文琢有些惊讶,但欢喜上涌,冲散了他的这些情绪。

他当即点头,眼中难掩激动。

“好!我这就去!”

桃花坞,玥府。

楚流玥放下手中的茶杯,有些惊异的看向对面的容修。

“两大家族?”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