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禹行,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自从上次弑神冢一别,我们就再没有见过南漪漪,又谈何杀了她?”

楚流玥意识到这误会大了,当即冷了眉眼,一字一句澄清。

她虽然不怕别人找她的麻烦,但这无关的罪名,她可是半点都不想背。

南禹行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豁然抬手,声音尖利的指责

“她的尸首就是在云天阙之外不远处的山林中发现的,而且就死在你们大婚之日以后不久!你们敢说,这件事和你们,当真没有半点关系!?”

南禹行极其愤怒。

前段时间,他因为自己身体的缘故,一直没有太在意其他的事情,连南漪漪在容修与楚流玥二人大婚的时候去了云天阙都不知道。

他当时若是知晓,绝对会将她拦下!

等他再想起问起南漪漪的情况,得到的却是她已经死了的消息!

时间、地点,一切的线索,都指向云天阙!

他在心中认定,就是南漪漪的冒然到访,激怒了容修等人。

他们将她拒之门外不说,还在最后选择了将她戕杀!

这个仇,他身为哥哥,怎能不报!?

看着几乎出离了愤怒的南禹行,楚流玥这边却是听得差点笑出声来。

荒唐、可笑。

这是她听完之后最大的感受。

看来南禹行虽然身体恢复了,但这脑子,却是不怎么好用了。

“南禹行,你自己都说了,她是死在了云天阙之外,而且是在我们大婚之后才出事儿的。那我倒是想问问,这和我们,到底能有什么关系?另外,说话是要讲究证据的,你既然如此言之凿凿,可是能拿出什么铁证来?“

南禹行冷笑。

他早知道这些人不会承认。

但那也无所谓。

他看向身旁的骆衍。

“骆衍叔,他们果然不肯认,麻烦您了。”

骆衍点点头,随后抬眸看向容修与楚流玥。

刚才他站在南禹行的半步之后,而且微微垂着头,楚流玥就没太在意。

此时他抬起头来,楚流玥等人才终于看清他的样子,不由吃了一惊。

和之前在弑神冢中见到的那个意气风发的男人不同,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骆衍,几乎完全变了一个人。

脸颊凹陷,双眼之中布满血丝,青色的胡茬有些凌乱,看起来十分憔悴。

一看就像是经历了什么重大的打击一般。

“当日,是我陪着漪漪去的云天阙。”

骆衍开口,声音粗粝沙哑,竟像是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一般。

“被云天阙拒之门外之后,我就劝漪漪回去,漪漪也听了我的话,答应与我返回南家。那时候她心情不好,我们就打算先在附近的山头,随便寻个地方休息。可谁知,刚到了那里没多久,便有人对我们偷袭”

他顿了顿,眼底似有什么在涌动。

“虽然来人隐藏的十分隐蔽,但我看到了他出手时候召唤出的图腾——正是云天阙的图腾无疑!“

南禹行之前已经听骆衍说过这些,但此时再次听到,还是满心愤怒。

他死死盯着楚流玥与容修二人,眼底似有火焰燃烧,恨不得立刻将二人千刀万剐一般!

“你们都听到了!这就是你们要的证据!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不是云天阙的人干的,还能是谁!?

相较于南禹行的愤怒与疯狂,容修的神色显得过于淡定从容。

他点了点头。

“除了这些,还有么?”

南禹行肺都要气炸了。

”容修!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这铁一般的证据摆在这,你还觉得不够?“

容修眉头轻挑。

“不过一面之词,谈何算得上是铁证?“

“你——”

“骆衍,本殿问你。当日之事,除了你和南漪漪,可还有其他同行之人?”

容修没有再理会南禹行,反而是直接看向了骆衍,开口质问。

骆衍双拳缓缓握紧。

“没有。但我刚才所言,的确全部都是事实!”

楚流玥轻笑一声。

“怎么你说的都是事实,旁人说的都是谎话么?骆衍前辈,我知道先前在弑神冢,我们多有得罪,您对我们心有不满。但也不必如此费尽心思陷害于我们吧?您说是我们的人对你们动了手理由呢?“

说着,她意有所指的看了南禹行一眼,

“真正有杀心的,我看,该是你们才对吧?”

从没见过打赢了的对一件事念念不忘。

至于么?

“你!”

骆衍气急。

但容修和楚流玥的反驳,的确不无道理。

仅仅凭借他一人的说辞,的确不足以让众人信服。

容修又问

“骆衍,你说当日动手的,是我云天阙之人。如果这是真的,那该对你们二人赶尽杀绝才是。既然南漪漪已经死了,那你又是如何出现在了这?”

容修这一句话,让骆衍更加无言以对。

“我我那时候是昏厥了过去再次醒来之后,已经过去了许久而漪漪已经“

“还是在云天阙之外的那座山峰?“楚流玥问道。

骆衍额头有冷汗冒出。

“是是那”

说到这,他自己终于也意识到了一丝不对。

如果真的是云天阙的人下的手,绝没有单独杀南漪漪一人,却留了他一命的道理。

而且,为何还是在那一处地方?

再不济,也应该换个位置的

偷袭暗杀的人,难道只是想在那地方,将南漪漪解决了?

骆衍醒来之后,就看到了南漪漪几乎不成人形的凄惨死状。

他当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心只想找云天阙报仇,就迅速赶回了南家,与刚刚恢复了身体的南禹行一同商量着来复仇。

一番打听之后,得知容修和楚流玥是来了桃花坞,他们二话没说,直接带着长老来了。

可到了这里,听到对方的反问,骆衍才终于意识到,事情似乎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但现在说这些,似乎已经有些晚了

“骆衍叔!”

南禹行一声厉喝,唤醒了骆衍。

“不要听这些人的狡辩!除了他们,这世上还会有谁,会对漪漪下如此狠手!?”

唰!

刀光凛冽!

南禹行双手握刀,直直指向楚流玥与容修二人

“一定就是你们!”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