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怎么个不一般?”

墨昀顿时来了兴趣,沉声问道。

那人沉思片刻,道

“前几日,那几人来到桃花坞,似乎是叁老板亲自去接的。玥府当时好像还举行了欢迎仪式。这事儿不少人都知道。而且叁老板似乎对其中的两位,格外敬重。”

墨昀平时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了墨剑门,对其他事情的关注并不多。

或者说,他是根本没有将那些人放在心上。

包括玥府。

虽然他对叁叁颇为看重,但主要也是因为那小空间。

终于玥府墨昀之前一直觉得,那不过是叁叁的自娱自乐罢了。

只要不影响到墨剑门,他都不会在意。

叁叁当日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并未故意遮掩。

所以桃花坞中的一些人是知道的。

只要稍微一打听,就能知晓个大概。

“说说,怎么回事。”

墨昀生出了几分怀疑,继续问道。

他虽然对玥府了解不多,但也知道那是叁叁的私人府邸。

除了叁叁自己格外信任的那些,其他人他是极少会请进玥府中去的。

如今他居然这般大张旗鼓的欢迎那几人,可见的确不一般。

若是之前,他对这些是懒得理会的。

但现在既然想从叁叁身上找到答案,自然不能放过任何线索。

那人头垂的更低

“这个玥府看守森严,且叁老板似乎对那几人格外保护。他们进去之后,就再未出来,所以关于他们的具体身份,我们一直没有查出来。“

之前的那些,基本上都是听人说的。

墨昀冷笑一声,站起身来。

“我亲自去问就是!”

叁叁又被关在了之前的房间。

相较于前一次的不安,这一次他倒是坦荡放心了许多。

只要主子他们安全,他这心里的一块石头,暂时就能放下了。

至于他自己

有那小空间作为底牌,他知道墨昀绝不会杀自己。

再说,这一两年的时间,他和墨昀也打过不少次的交道了,知道如何能为自己最大限度的争取。

于是,墨昀没问出什么,离开之后,叁叁就简单收拾了一下,直接睡去了。

——这些天他也实在是累坏了好吗!

结果没想到,这才睡下没多久,墨昀居然去而复返!

墨昀是直接推门进来的。

看到叁叁正在睡觉,他也是难得的无语了一瞬。

“叁老板好生惬意。在这等粗陋地方,竟然也睡得着?“

被吵醒的叁叁满肚子起床气,但也不敢发作,只得迅速起身,赔笑行礼。

“这这副掌门谦虚了,您这若还算是粗陋,那我那地方,岂不是成了茅草屋?我这实在是太累了,就就睡着了“

墨昀没理会他的这些说辞,锐利的眼睛紧紧盯着他,心中不断思量。

叁叁居然真的能在这地方睡得着,到底是太有底气,还是真的问心无愧?

“叁老板何必谦虚。你那玥府,我听说也是雅致富贵至极。对了听说前几日,叁老板有几位朋友来了?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叁叁心里一沉。

原来墨昀是奔着这个来的!

他显然是对主子他们的身份起疑了,否则绝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叁叁心思转动,神色却依旧是十分自然,笑呵呵道

“哦,您说我大哥他们?是啊!他们这次来,还是我专门请的呢!这不是来了桃花坞之后,仰仗您的照拂,做起了一点生意,我就想着将他们请过来看看,顺便也让他们知道,我在这过得不错”

这话基本上是实话。

所以叁叁说的十分真诚,即便是墨昀,也看不出什么不对来。

发达了,请自己的亲人朋友过来一聚,本也正常。

墨昀沉思片刻

“那几个,都是你的兄弟姐妹?”

叁叁笑容可掬

“认的,都是认的!但我们关系很好!”

墨昀眯了眯眼睛,忽然笑了一声。

“可我怎么还听说,那里面,有两位,身份很不一般。连叁老板,都要恭恭敬敬?”

玥府。

楚流玥和容修回到房间。

她沉思片刻,还是选择将那黑色盾牌召唤而出。

不出所料,这盾牌如今变得更沉了。

楚流玥几乎可以肯定,等上面的铁锈完全剥落,镌刻的秘文完全显露,这东西才会显露出自己的真正面貌!

如今只是掉了几块,就已经重了这么多。

几乎难以想象,等它那些铁锈全部消失,拿在手中,又会是怎样的感觉。

楚流玥甚至怀疑,到时候,她若还是现在的实力,只怕连拿都拿不起来!

“容修,你可认得这上面的秘文?”

楚流玥抬眸问道。

容修走了过来,深邃的凤眸盯着那一处浅浅的凹陷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看不太出来。“

楚流玥有些失望,但其实这也在她的预料之中。

“怎么,这盾牌有什么不对?”

看她神色沉凝,眉眼之间隐有忧虑,容修伸出手,轻轻抚平她眉心的浅纹。

楚流玥静默片刻,旋即认真的点了点头。

她有些头疼的指向那黑色盾牌。

“我觉得我得将整个桃花坞都翻过来一遍了。“

容修剑眉微挑。

“字面意思?”

楚流玥艰难点头“字面意思。”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