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之内,南漪漪脸色苍白的半靠在床头,身上盖着厚厚的锦缎被子,双眼呆呆的看着前方,眼神空洞。

整个人看起来都像是丢了魂一般。

她的脑海之中有无数画面飞快闪过,但又好像只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留下,只有模糊的一团。

一个婢女推门进来,小心翼翼的将青白骨瓷小碗送了过去。

“二小姐,该喝药了——啊!“

她这一句话尚未说完,南漪漪便忽然从床头之下抽出了一把鞭子,狠狠抽在了那婢女的头上!

那婢女避之不及,被打了个正着。

一道长长的疤从头皮蔓延而下,直到嘴角的位置,轻而易举的划破她清秀年轻的面容。

血肉翻卷,血腥可怖!

婢女尖叫着痛呼出声,手中的小碗掉落在地上,摔个粉碎。

她跌倒在地,正好又几片碎渣刺入了她的掌心,刺的她鲜血直流,疼痛愈甚至。

她惊慌而恐惧的抬头看去,正瞧见南漪漪不知何时已经看了过来,眼神猩红可怖,阴森如鬼!

像是要将她千刀万剐一般!

那婢女身子狠狠一颤,立刻止住了哭声,跪倒在地,不断哭泣哀求。

“二小姐,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

其实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儿做的不好,惹恼了二小姐。

但二小姐发了火,就是她的错。

这段时间,族中一直传闻,二小姐回来之后性情大变。

以前只是娇蛮任性,而现在,却是变得阴晴不定,暴躁易怒,而且动不动就取人性命。

回来的这一个月,已经有三个下人,死在了她的手下。

至于受伤的,更是数不胜数。

她生怕自己也成为被杀的那一个,故而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痛,拼命的认错求饶。

只是这婢女却不知,她越是如此,就让南漪漪的心情越糟糕。

南漪漪眼中的血色迅速聚拢,几乎疯狂!

吵吵嚷嚷的该死!

她握紧手中的鞭子,正要再次动手,大门被人推开。

“漪漪!”

一道身影朝着这边快步走来。

正是南一繁。

南漪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南一繁迅速打量了一番房间内的情形,眉头紧蹙。

刚才他走在外面的时候,就听见这屋子里传出了一声惊叫,当下便猜到,肯定是南漪漪又闹起来了。

果然。

他冲着那婢女挥了挥手

“你先下去吧,这段时间好好养伤,不必再来伺候。”

那婢女顿时如蒙大赦,千恩万谢的出去了。

房间之中很快再次安静下来,地面上,只剩下一片狼藉。

南一繁胸腹之间有怒意涌动,沉声道

”漪漪,你还打算闹到什么时候!?“

一天两天也就罢了,可这都一个月了!还没消停!

整个南家现在都在谈论这些事儿,言语之间,对南漪漪已经是非常不满!

南漪漪虽然是身份尊贵的二小姐,可这并不代表她就能在这南家无法无天了!

要知道,南家,可不是他南一繁的一言堂!

诸位长老前辈们平时都待他十分客气,可如果他做错了什么事儿,也是要接受惩罚的!

更不用说南漪漪!

再这样下去,他怎么跟南家的那些人交代!?

听得他话语之中隐隐的训斥之意,南漪漪眼眶一红,直接掉下泪来。

她也不争辩什么,只是就那样低垂着头,任由大颗大颗的眼泪,掉落在锦缎被面之上。

瞧着她这般模样,南一繁顿时又心软了。

到底是自己疼了多年的掌上明珠,哪儿能不心疼呢?

曾经的她多么骄傲,面对如今的境况,一时间难以接受也是正常。

南一繁叹了口气,走过去坐在了床边。

“漪漪,听话,鞭子给我。”

南漪漪顿了顿,终于还是缓缓的将鞭子递了过去。

南一繁之前只是想将这东西留给她防身,但现在他宁可在外面多多加派人手,也不能把鞭子继续留给南漪漪了。

接过鞭子,南一繁又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语重心长道

“漪漪,爹爹知道你心里委屈、难受。但是,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对不对?那些下人本来也没做错什么,你如此迁怒,非但对你的病情没有半分帮助,还会惹得族中众人的非议。”

他顿了顿,脸上染上了一丝苦色。

“你大哥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除非能有奇迹,否则,这辈子都算是废了。这件事除了我信得过的一位天医知晓,家中的其他人,对此都还一无所知。“

他怎么敢说呢!?

他培养了南禹行这么多年,不知花费了多少精力和心思。

到头来,说废就废!

而且,他只有这一个儿子!

这也就意味着,这家主之位,以后就必须让渡给其他人!

南家家族庞大,一共有着三个分支。

家主之位,通常都是这三个分支的人共同争夺。

这么多年来,他那么拼命的栽培南禹行,就是希望他能变得极其出色。

如此一来,他就能顺理成章的将位置传给南禹行。

若是他这一脉若是不行了,有的是人想要取而代之!

暗中觊觎这家主之位的,可是不知有多少!

这当然不是南一繁想要看到的。

听到这话,南漪漪的眼泪停了下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抬眸看向南一繁。

神色愤怒,又带着不甘。

这家主之位,当然只能是他们的!

但很快,她的脸上便又蒙上了一层灰败之色。

生气又能如何?

不服又能怎样?

大哥原脉被废,成了废人的消息,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家族中的人,迟早会发现的!

还有她哑了的事情

众人只当她现在是心情不好,才不乐意说话。

但时间久了,他们绝对还是会知道的!

到时候,结果只怕会更加糟糕。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此时还不知正在如何逍遥!

想到这,南漪漪反手握住了南一繁的手掌,眼神急迫的看着他。

南一繁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闭了闭眼,深吸口气

“漪漪,先不要想这些了,把你的伤养好才是——”

南漪漪甩开了他的手,脸上露出一个绝望而诡异的笑容。

她早就猜到了,爹爹并不打算帮他们复仇!

他要他们生生咽下这一切的苦痛折磨!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