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缪扬一声惨叫,身体重重的跌落在地。

剧烈的痛楚,从两肩处传来!疼的他浑身颤抖!

而他的两条臂膀,就掉在他眼前不远处。

余光一瞥,瞧见在地上鲜血淋漓躺着的自己的两条胳膊,缪扬瞳孔皱缩,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难以言喻的恐惧,从心底疯狂上涌!

广场之上的众人也被这一幕惊住。

一切发生的太快。

他们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瞧见缪扬的两条胳膊,被生生斩去!

而另一边的缪真,却是与此时的缪扬千差万别。

那两团火焰飞到了他的身前,而后轻盈落在了他的肩膀之处,迅速幻化成为两条臂膀的模样!

一片璀璨闪烁的光芒中,隐约可瞧见道道血色。

淡淡的血腥气息弥漫开来。

楚流玥心下一惊,下意识的看向容修。

容修唇角微勾,肯定的点了点头。

楚流玥微微睁大了眼睛。

——缪真竟直接将自己的血脉之力夺回,并且将自己的肉身恢复完整!

这等魄力和强势,当真罕见!

因为疼痛,缪真的额头和脖子皆是青筋暴起,眼中更是带上了一丝疯狂之色!

自己强行重生臂膀,和请容修帮忙重塑肉身还不一样。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是需要承受更多危险和折磨的。

毕竟一个是从零开始,而另一个,则是先将之打破,再从头来过!

后者显然更不容易。

但缪真还是毫不犹豫的这样做了!

随着那两条臂膀逐渐成型,缪真身上的气息,也再次上涨!

站在前面的几个长老因为无法承受这威压,接连退后几步,神色骇然。

就算当年缪真没死,可肉身是的的确确损毁了的!

他们都看的出,如今他这肉身,一定是请了容修和上官玥帮忙的。

但那副骸骨的等级不算特别高,否则当初缪尧犯下大错,绝不会那么轻易揭过。

按理说,缪真应该已经没什么实力了的。

可如今他不但轻易将缪扬打败,而且本身修为还在不断上涨!

缪浮山的神色,却是十分复杂。

缪真果然还是当年的那个缪真!

那时候,他是全族最出色的天才。

后辈们大多只听过他残忍杀害同族,疯魔至死的事情,关于他的天赋和能力,了解的却是不多。

实际上

惊才绝艳,万年一见!

这般形容,绝不夸张!

哪怕是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也依然无人可以与之比肩。

——缪扬也不行!

所有人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缪真,被眼前的景象深深震撼。

甚至连倒在地上的缪扬,都无暇顾及了。

实际上,这个时候,也没有人敢上前来了。

缪真能轻而易举的将缪扬的两条胳膊斩断,并且直接强行从他的体内夺走那蕴含着强大力量的两团火焰,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那力量,一定本来就是属于缪真的!

他要夺回自己的血脉之力,谁能拦住?!

也就是说,他刚才所言,最起码这一部分,是绝对真实的!

不少人心头生疑,混乱不已。

这是真的,那其他的呢?

当年那七位同族,到底是谁杀的!?

缪扬吐出一口血来,心中恨极!

他想要站起身来,但失去了双臂,这动作就变得十分艰难。

尝试了几次之后,才终于成功。

可此时他身上满是脏污的血迹,看起来实在是狼狈至极。

再没有往日贵为族长的风光与尊贵。

他死死盯着不远处的缪真,双眼染上了一层猩红。

难怪缪真如此大胆!

原来是还有着这么一招!

说什么没有证据全都是放屁!

缪真摆明了在这等着他呢!

缪扬对缪真的恨意,已经达到了巅峰。

他很清楚,无论今日结果如何,他的名声,他的地位,他的一切——都将岌岌可危!

他吐出一口血水,厉声道

“所有人听令!缪真图谋不轨,就地斩杀!“

然而话音落下,广场之上却没有人动作。

缪扬如同疯了一般,看向四周。

“怎么,你们都要造反了吗!?连本族长的命令也置若罔闻!”

缪浮山看着他,淡淡道

“族长,现在真相正在逐渐浮出水面,怎好动手?倒是您,还没有解释清楚,缪真的血脉之力,为何会在您的体内?“

本以为缪扬是得到了绝佳的传承,这才突飞猛进。

但如今看来这里面,或许还藏着极大的秘密!

缪浮山的质问,让缪浮山哑口无言。

他喉结滚动,唇瓣抖了抖,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他要怎么解释?

这根本没办法解释!

大家都是同族,对血脉之力都算了解。

他想糊弄过去,根本没有可能。

看着他这般反应,缪浮山心中的猜想,已经确定了分。

他闭了闭眼,轻声一叹。

“何必“

缪扬被他看得心中冰凉。

“浮山长老!您宁可听信一个疯子的话,也不愿相信我吗!?”

缪浮山顿了顿。

“族长,疯了的人,到底是谁?”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