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浮山颔首,这才上前一步,看向缪真。

他沧桑的眼眸深处,似有什么在涌动,神色有些复杂。

当年,他的确是非常看好缪真的,对他也是十分欣赏。

以至于在听到缪真杀了七位同族的消息的时候,他一直无法相信,甚至还曾为他求过情,希望当时的族长等人,能够彻查此事。

可惜后来水落石出,一切的一切,都在证明缪真的罪行。

他为此感伤许久。

不只是为了缪真,更为了整个太虚凰龙一族。

因为缪真是公认的天才,他们一直对他给予厚望,希望他能带领整个太虚凰龙一族走向更辉煌的境地。

可惜——

一切都成了虚幻泡影。

谁能想到,在千年后的今天,居然还会再见到缪真!?

“缪真,刚才你说的那些,你可有证据?”

缪浮山沉声问道。

缪真笑了笑,坦然道

“没有。”

众人安静了一瞬,而后很快喧闹起来!

没有?

没有证据,他还这般理直气壮!?

这是耍他们玩儿呢吗!?

缪浮山的神色也冷了几分。

“缪真,说话是要讲究证据的。你若没有证据,刚才那些,就证明,你之前所言,都是凭空诬赖了?”

缪扬眼中飞快的划过一抹讥讽和嘲笑。

现在,不用他再说什么,缪真的做法已经惹恼了不少人。

自己作死,当真是无可救药!

缪真却是神色不变,依旧坦荡磊落。

当年,缪扬为了将他置于死地,已经将所有的证据摧毁。

那时候他都没能找到什么线索,何况现在?

”当然不是诬赖。”

缪真道。

“我说的都是事实。“

缪扬嗤笑。

“既然没有证据,大家又如何信你?难不成你说是事实,它就是事实?”

天下哪儿有那么好的事儿!

此时,众人也陆续反应过来。

“是啊!没有证据,这要让人如何信服?”

“先前看他那么底气十足,我还以为他真的是有着充足的证据呢!谁知,不过是嘴上会说罢了!”

“就是!总不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当年能做出那等疯癫之事的人,根本信不过!我看,族长就应该直接杀了他!再问下去,也只是白费力气和时间罢了!”

众人议论纷纷,但态度却是惊人的一致。

楚流玥听着看着,眉头轻蹙。

太虚凰龙一族上上下下,对缪真都十分厌恶。

想要翻盘,只怕没那么容易。

似是察觉到了她的心思,容修握住她的手,指腹在她手背之上轻轻摩挲,低声道

“千年时间太过漫长,想要改变他们的固有思想,本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

楚流玥轻轻颔首。

和当年那件事有关的人,如今还在的,其实不多。

广场上的大多数,都是后辈。

他们从小耳濡目染,提到“缪真”这个名字,下意识就会和“背叛”、“发疯“等词汇联系到一起。

他们看到缪真,心理上天然带着偏见。

凭借两句话,就想让他们改变观念和想法,的确不太可能。

除非缪真能拿出铁证。

但缪真自己也说了,关于那些事儿,他是没有证据的。

楚流玥目光微抬,定定的看了缪真一会儿。

此时的状况,好像并未影响到他。

他依旧是镇定的、淡然的、从容的。

甚至,当他看向缪扬的时候,眼角眉梢,还带着几分轻鄙嘲讽的笑意。

楚流玥忽然心中一定。

——缪真,必然还有其他底牌!

缪浮山摇摇头,神色难掩失望。

他原本还以为

“缪真,既然你没有证据,那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

缪浮山退后一步,抬了抬手。

周围的诸位长老立刻齐齐上前!

缪扬嘴角掀起一抹冷笑,又很快抿去,垂下了眼帘,将眼底的得意遮去。

今日,缪真必死!

然而就在此时,缪真忽然笑了起来。

“我是没有证据,但我方才所言,字字句句,皆是事实!若你们不信,我也不在意。因为我今日归来,最主要的目的,只是要夺回属于我的东西。“

说着,他看向缪扬。

缪扬忽然觉得脊背一寒!

一股危险至极的气息,猛然袭来!

他下意识的抬头看去!

却见缪真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缪扬,当初你抢了我的血脉之力,用了这么多年,总该还了!“

话音刚落,他的身上便猛然爆发出一团紫金色的火焰!

与此同时,缪扬的肩背之处,忽然传来两道细微的爆破之声!

嘭嘭!

两个血窟窿,出现在了他两侧的肩胛骨!

鲜血四溅!

紧接着,那伤口处忽然也有火焰燃烧而起!

炽热的火焰,令的整个广场的温度,都开始快速上升!

众人大惊缪真的血脉之力,居然如初醇厚而丰沛!

缪扬也慌了!

他清楚的感觉到,体内的力量,正在快速流逝!

“缪真!你——”

嗤嗤!

一句话尚未说出口,那两团火焰,忽然幻化为刀,将缪扬的两条臂膀,狠狠斩断!

随后,携血带风,直奔缪真而去!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