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豁然抬首,就几乎被眼前的景象迷乱了眼。

她毫不犹豫,立刻将黑色盾牌挡在身前,将自己的身影完全遮掩!

铿铿铿!

激烈刺耳的撞击声传来,楚流玥的嘴角有殷红的血迹缓缓渗出。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楚流玥心中想到。

“上官玥,你不是我的对手。若现在立刻出来,跪下求饶,我太虚凰龙一族,或许还会留你一个全尸!”

缪扬冷声喝道!

楚流玥唇角勾起一抹嗜血而讥讽的弧度。

这还没赢呢!口气未免太大!

她闭上眼睛,脑海之中闪过无数念头,手掌紧紧握着赤霄剑的剑柄。

上面的纹路,几乎印刻在她的掌心。

这样下去,的确不行。

她舔了舔唇,粘腻甜腥的味道,更加刺鼻。

对方虽然只是个傀儡,却是缪扬的傀儡。

她若想赢,之前的那些手段,只怕都是不行的。

必须得想其他办法

楚流玥待在黑色盾牌后面,让缪扬又是恼怒又是轻鄙。

上官玥的这个东西,的确不一般。

但,她能躲一时半刻,难道还能一直这样躲下去!?

诞生于斩妖阵,并且凝聚了众位长老力量的傀儡,战斗力超强,就算是受伤,也毫无痛感,并且能迅速修复!

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上官玥——拿什么和他斗!?

大殿之内,缪扬眉心的图腾光芒越发明灿。

周身气息萦绕,十分惊人!

长老们见此情形,彼此暗暗交换眼神,都明白族长这次是动了真怒。

他是铁了心,要那二人的命!

“不识好歹。”

那傀儡冷冷的吐出这几个字来。

他的脸上没有表情,双眼空洞虚无,但楚流玥依然能从那语气中,听出无尽的讽刺和轻蔑。

他向前走来,浑身杀意凛然!

对于缪扬而言,此时的楚流玥,不过是只蝼蚁。

他一个手指,便可将她轻易斩杀。

所以,他根本没有将楚流玥放在眼里。

“如果你们最开始的时候,就同意抹去记忆,又怎么会有今天的事儿?”

缪扬向来认为人族愚蠢。

容修这二人尤甚。

楚流玥眼帘轻合。

“我知道你身份不一般。云天阙王妃,灵霄学院院长的亲传弟子整个神墟界,敢招惹你的人,也寥寥无几。可惜,这次你来错了地方,得罪了你得罪不起的人!”

两大上古神兽族群一直都是尊贵骄傲的。

别人不敢做的事儿,他们都敢,并且毫无畏惧!

更何况,这次是容修和上官玥他们犯错在前,日后就算是云天阙和灵霄学院想找他们的麻烦,也根本连一个正当的理由都没有!

所以几日——这两人,他是非杀不可!

随着那傀儡一步步向前走来,地面之上,出现了道道裂痕!

紫黑色的雾气弥漫开来。

团子紧张的看着这边,一颗心先是被什么紧紧攥住。

她想要上前来,想起楚流玥之前的吩咐,又只得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支撑着周围的结界。

终于,那傀儡在楚流玥的身前三步之遥站定。

他伸出手,虚空一扣!

黑色盾牌瞬间被掀飞!

楚流玥就这样彻底暴露在了对方的视线之中。

此时,她没有逃,反而是盘腿而坐,双眸紧闭。

嘴角的血迹,殷红凄厉,衬得她脸色越发苍白。

看上去情况着实不好。

那傀儡面无表情,手腕翻转。

一把紫金色长鞭,忽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那鞭子的形状十分奇特,由一片片麟甲层叠而成,一眼看去,就如同太虚凰龙的龙尾一般。

“死!”

缪扬一声厉喝,长鞭狠狠甩出!直奔楚流玥而来!

长鞭所过之处,空间剧烈震动,几乎有了要崩塌的趋势!

楚流玥额前的碎发,随着这劲风拂动而起。

她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这即将到来的危险一般,依旧一动不动。

而那长鞭,转瞬之间,已经抵达她的身前,眼看着便要落在她的身上!

这一鞭子下去,只怕不死也残!

“阿玥!”

团子睁大了眼睛,几欲冲来!

容修手掌微动,眼底有黑色火焰燃烧而起!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琴声,忽然响起!

琴音苍凉,铮铮作响!

只这一声,便瞬间让人如同置身血海,仿佛从远古时空涌来的铺天盖地的杀意,将整片天地笼罩!

团子收回了刚刚跨出的脚步,睁大了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睛,震惊无比的看向楚流玥。

那个身形消瘦的女子,此时正盘腿而坐,身姿笔挺。

一头青丝垂落,衬得她越发单薄。

她的脸色十分苍白,好似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然而那双豁然睁开的眼眸,却清亮澄澈!战意凛然!

一股无可睥睨的浩瀚气息,从她身上迅速弥散开来!

此时,她双手虚抬,掌心向下。

青葱如玉的指尖在虚空轻轻拨动,琴声再起!

一道寸许长的赤金色光刃,从她的手下飞出!

嗤!

那紫金色长鞭,瞬间被从中斩断!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