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男人不自觉的握紧了手。

纵然他已经离开黑魔窟数年,但每每听到那个人的名字,还是会令他心神惊颤。

直到今日,依然如此。

“我我”

他开口,想要为自己辩驳两句,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容修的眼神如同利刃,直直刺入他的心底。

仿佛一切谎言,在他面前,都是笑话!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墨时谦也在找那一颗水珠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

甚至相较而言,他才是那个更加高调的人。

但墨时谦做事一向谨慎,尤其是这几年,更是如此。

这一次,他特意将上官玥引到这里,就是为了避开黑魔窟的眼睛。

可没想到,容修竟然——

“他都找到我这来了,你说我怎么知道的?”

容修眉梢轻扬。

“若非如今他不能离开黑魔窟,你以为,你还能安全活到今日?“

黑袍男人咬紧牙关,沉默的几乎令人窒息。

闻言,楚流玥却是眨了眨眼,露出几分诧异之色。

“墨时谦去找过你?”

容修回眸,唇边扬起一抹极淡的笑意。

“准确的说,你也见过他。当时在洪荒北境出现的,就是他的幻影。”

楚流玥心中一震!

原来那人就是墨时谦!

她知道除了这黑袍那人之外,一直也有人想要对她下手,却没想到这一层。

虽然她也算是和对方打过照面,但对方从来没有以真容示人,她也就不甚清楚对方的底细。

没想到

容修看了那黑袍男人一眼,淡淡道

“数年前,墨时谦手下,曾经有过一个得力干将——山沉。此人天赋出众,且深得墨时谦信任,短短数年,便从一介无名之辈,成长为了墨时谦的左右手。“

“传闻,墨时谦曾打算将八大堂主之首的位置留给他,可惜庆典之前,此人却是莫名消失,自此了无音讯。而且一夜之间,黑魔窟有关此人的所有资料,也全部封锁清除。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般。”

“很多人都以为那人已经死了,但谁能想到,曾经在黑魔窟叱咤风云的人物,其实是躲在了弑神冢,并且一藏,就是数年。”

容修说的慢条斯理,但说出的每一句话,却都如同钢刀,狠狠从黑袍男人的身上刮过!

他的脸色,从一开始的震惊、怀疑、不可置信,最终演变成了深深的绝望和畏惧。

本来他还想否认,可容修说的如此清楚明白,寥寥数语,就将他的老底全部揭穿!

这还有什么可辩驳的?

楚流玥听到这,也明白了什么,看向那黑袍男人,眉头微凝。

“你当初叛离黑魔窟,就是为了抢夺我的东西?”

黑袍男人忽而冷笑。

“你们不是已经都知道了吗?何必再来问我?”

这态度嚣张乖戾,显然也是不打算配合的。

容修也不急,漫声道

“若你好好说,我便给你一个痛快。若你依然如此我想,墨时谦应该也会高兴,收到这份大礼。“

这句话终于让那黑袍男人动摇起来。

他宁可死在这两人手上,也不愿意回去面对墨时谦!

这些年他的所作所为,绝对够他生不如死无数次!

他沉默了许久,终于咬牙道

“你可说话算话?若是我都说了,最后你却反悔了,又当如何?”

容修轻笑。

“现在轮得到你讨价还价?”

黑怕男人顿时没了声音。

无论他怎么选,其实都是死路一条。

唯一的差别就是,死前的痛苦是多还是少。

好一会儿,他终于道

“我说就是!”

“其实,从很多年前,黑魔窟就一直在找寻那东西了。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主——墨时谦得到消息,说那东西可能要出世了,便亲自率领几个人前往。我也是其中之一。”

“当时我们虽然知道他是想找什么东西,可具体的却并不清楚,只知道那对他而言十分重要。”

“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东西的踪迹,我们不眠不休的找了很久,中间经历无数艰难险阻,险象环生。最后终于见到那东西的时候,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还活着。”

“本来我以为,东西找到了,事情就能结束了。但事实证明,那不过是我想太多了。”

黑袍男人忽然自嘲一笑。

“那东西有灵智,不肯屈服,与我们一战。也正是因为那一次争斗,我肉身损毁,而他也身受重伤,以至于直到今日,都不能离开黑魔窟。“

楚流玥皱了皱眉。

这些事情,她的确是不知道的。

她记得,当初她得到这水珠的时候,其实是一个极其偶然的情况。

而且,那时候她甚至都没看清那是什么,东西就已经强行进入了她的体内。

灵智它的确是有的,不过,好像没怎么反抗和争斗啊?

怎么听他说的这么辛苦和危险?

黑袍男人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恨意

“当时为了抢夺那东西,他想要提炼我的魂魄,作为引子,将之降服。可惜被我察觉,我便拼了命的逃了出来。后来无意间闯入了弑神冢,又在这里得到机缘,就留在了这,并且自此断绝与黑魔窟的一切关系。”

原来当初墨时谦曾经对他动过杀意,难怪

“你和黑色木牌的联系,也是从那时候就断了的吧?”

楚流玥问道。

黑袍男人闭了闭眼。

“不错。他要炼制我的魂魄,就将禁制解除了,这才给了我逃走的机会。也正因如此,这些年来,黑魔窟的人,从来没有找到过我的踪迹。”

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从那之后,我便知道了,那东西是天下至宝,我若想报仇,势必得将其抢夺过来。只可惜,无论是他,还是我,都晚了你一步。”

黑袍男人目光沉沉的盯着楚流玥,忽而又一声嗤笑。

“其实准确来说,是那东西选择了你。旁人就算是费尽心思,也照样没用。”

以前他还不信邪,可现在,不信也得信了。

他们几经生死,都没能得到的东西,却被她轻而易举的占有。

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知道那东西跟了你以后,我们就都各自盯上了你。”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