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终于令那男人有了反应!

他猛地看向容修,眼神惊疑不定。

“你知道些什么!?”

言语之中,带着几分慌张,几分畏惧。

显然,他对容修口中的“墨时谦”这个人,是忌惮而敬畏的。

瞧见他这样的反应,楚流玥有些好奇的问道

“墨时谦这名字怎么有些熟悉?”

容修挑眉。

“黑魔窟掌门,同时,也是他的前主子。”

楚流玥顿时恍然!

难怪!

她以前的确是听过这个名字的!

只是几年时间过去,中间的那段记忆她又缺失了很久,这才一时之间没有立刻想起。

容修这么一说,她才回想起来。

黑袍男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他死死盯着容修,生怕他还会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

但容修问完这一句,却并未继续理会他,反而走到了楚流玥的身前,握住了她的手。

一股温和的力量,很快涌入她的体内,一点点梳理她周身狂暴放肆的原力,同时温养着她的伤势。

“有我在,不必强撑。”

容修声音低沉温柔。

楚流玥顿时松了口气。

先前她的确是在勉强支撑着。

经历了这么一场激斗,她的力量已经消耗殆尽,就算有外力帮忙,她的身体也依然遭受了不轻的苦痛折磨。

只是先前她一直精神紧绷,不敢泄露半分。

直到此时,听到容修的耳语,感受到他掌心源源不断的力量和热气,她才终于放松了些。

“打的痛快吗?“

容修垂眸看着她,问道。

楚流玥微微仰头,与他四目相对。

很多话,无需言语,一个眼神,便已足够。

她嘴角缓缓扬起一抹笑,眉眼弯弯的点了点头。

“嗯!”

之前遭受的那些,如今总算全数奉还!

这一口气,她隐忍了几年,终于得以吐出。

——爽!

看她高兴,容修薄唇也微微扬起一抹弧度。

“那就好。接下来的,总算能交给我了吧?“

楚流玥脸微微一红,心底却涌出一阵暖流,连带着四肢百骸,都温暖了起来。

其他人或许会奇怪,为何从头到尾,容修一直没有出手。

唯独她知道,容修是特意如此。

她被这男人纠缠数年,而今总算是能了结一切恩怨。

这仇,终究是自己亲手报回来,才是最好的!

一切的一切,容修都在旁边看着,应该等的很辛苦吧?

楚流玥轻轻颔首,旋即又忍不住道

“把他的命留给我啊。“

容修有些无奈的扶额,唇角笑意愈深。

“知道。“

除了二人最初相识的时候,他帮她杀了一个人,引得她不痛快之后,他就再没有犯过同样的“错”。

这也是,哪怕中间他有好几次将人斩杀的机会,也没有动手的原因。

楚宁此时也跟了过来

“玥儿,你没事儿吧?”

尽管此时胜负已定,但他想起刚才种种,还是心有余悸。

此时瞧见她苍白的脸色,心里还是一抽一抽的疼。

容修松开了楚流玥的手。

“你去陪陪楚宁大人,我来审问他就是。”

父女好不容易相逢,总是需要多点时间来相处的。

楚流玥看了容修一眼。

这男人总是能猜中她心中所想,也总能妥帖的照顾好她的一切感受。

她点点头,目光微转,看向楚宁

“爹爹!”

这一声,直喊得楚宁鼻子酸涩。

他仔细打量着楚流玥。

人就在跟前,分明有着千言万语想要倾诉,然而真正看到那张朝思暮想的面容之后,那些话,却又忽然都说不出口了。

好一会儿,楚宁才道

“好、好!玥儿玥儿长大了“

这张脸,还是记忆中熟悉的模样,却又有了极大的变化。

眉眼之间的青涩气息,已经悄然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令人折服的飒然英气。

而且,她的身上,还带上了一股无法言说的尊贵气息。

那是骨子里透出的气质,只她往那一站,便令人不自觉的心生臣服。

楚宁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分明是再熟悉不过的,可和记忆中的那个人,又明显不同。

看着他激动感慨,却又不敢上前的模样,楚流玥忽而眼眶一红。

“爹,玥儿让您受苦了。”

看着她眼中氤氲的水光,楚宁心里所有乱七八糟的想法,瞬间飞到九霄云外,只剩下满满的心疼。

他连忙伸出手,就要去帮她擦眼泪。

“没有没有,我们家玥儿最好了!别哭,玥儿,别哭,爹爹心疼。“

楚流玥其实极少哭,虽然眼眶红了,也一直在忍耐。

但听见这一声,忽的就忍不住了,眼泪簌簌落下。

但她很快就将剩下的眼泪忍了回去。

活着,能够再见,已经是人生之幸。

高兴还来不及,何况其他?

而这一下,终于也打碎了父女二人之间,那最后一道无形的屏障。

团子一手抓着楚流玥的衣服,仰头,看看她,又看看楚宁,咧开了小嘴,笑了起来。

另一边,容修居高临下的站在黑袍男人身前。

黑袍男人越发紧张起来。

容修剑眉轻挑,似笑非笑道

”若他知道,你在和他抢东西,你猜,他会是什么反应?“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