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忽然暗沉了下来。

越来越多的乌云汇聚而来,阴沉沉的堆积在一起,不见明光。

分明是正午时分,此时竟黑暗如暮色降临。

四周的一切,都笼罩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

风声止歇。

荒野之上,变得越发寂静。

然而这样的安静,却让人莫名心中不安。

黑袍男人忽然双手握紧煌天棍,一棍指天!

“去!”

这一声渺远苍茫,在天地之间浩浩荡荡的传荡开来!

忽然,那煌天棍之上的第三道符文,猛地爆发出一道血色光柱!一飞冲天!

唰!

虚空震动!

周围的天地能量受到影响,也开始疯狂的震荡起来!

血色光柱直冲云霄,直接将深厚积重的云层撕裂开一道口子!

如同一颗石子落入平静的湖水之中,瞬间荡起道道涟漪!

天空之上,乌云涌动,层层叠叠!

一个泛着血色的窟窿,出现在黑色的云层之中。

煌天棍上的血色光芒,也以此为中心,朝着周围无声的扩散而去!

很快,半边天空,竟是都被染上了一层令人触目惊心的血色!

黑红两种极致的颜色彼此交织。

浓重的杀意逐渐蔓延,朝着地面碾压而来,几乎令人窒息!

时间在这时候,似乎流逝的格外缓慢。

血色光柱从煌天棍涌出,与天空相连。

暗沉的天地之间,这一道血色,格外显眼。

上面的力量不断涌动,使得天空之上的血色,也渐次晕染开来,范围越发广阔。

不知不觉,竟已经覆盖了大片天空。

楚流玥一行人,都被悄无声息的纳入到了这血色覆盖的范围之内。

容修抬头望去,深邃的凤眸危险的眯起。

看来这次,他还真是打算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那东西从玥儿手中夺走了

施展出这一重,几乎是豁出了命去。

他眼底似有波澜涌动,一抹浓郁的黑金之色一闪而过。

他轻轻合眼,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底已经恢复了一片平静。

楚宁在容修身侧站着,一颗心也是悬到了嗓子眼。

他双拳紧握,伤口裂开也几乎毫无知觉。

一双眼睛,只紧紧盯着不远处的楚流玥。

一定要平安啊

此番动静颇大,方圆百里,全都清晰可见。

南禹行一行人,自然也不例外。

他们本就一直对那边的情况十分关注,此时瞧见那一道冲天血色光柱,更是难掩激动。

“那是什么?“

南漪漪柳眉拧紧,满脸好奇和紧张。

即便是隔着这样远的距离,她还是能察觉到那血色光柱之上的可怕威压与煞气!

她一只手按在了心脏的位置,

“尊神强者的全力一击果然不容小觑。“

“看来是那个黑袍男人完全出手了。”

南禹行眯了眯眼睛,心中又是后怕又是痛快。

后怕的是,那个黑袍男人的实力的确极强,就算他们几人都没有受伤,联起手来,也未必会是对方的对手!

痛快的是,这下子首当其冲的,可就是容修他们无疑了!

“他早打定主意要他们的命,当然不会手下留情。”

乌蓬长老声音低沉,眉心微凝,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只是”

“只是什么?”

南禹行下意识问道。

乌蓬长老顿了顿。

“只是,直到现在,我也还没想通,他说那地方是他的地盘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南禹行愣怔片刻。

这句话不就是字面意思?

难不成还能有其他的理解?

乌蓬长老陷入沉默。

南禹行他们年龄尚轻,对弑神冢的了解不多,但他却是听过不少和这里有关的传闻。

自从数万年前惊天一战,无数神级强者在弑神冢陨落。

之后的漫长岁月,这里氤氲着浓重的杀戮之意,始终未曾散去。

就算是实力强横的修炼者,要进入这里,也须得小心小心再小心。

可他从未听闻,有谁敢说弑神冢是他的地盘。

哪怕,只是那一小片地域。

要知道,这里遍地埋葬着曾经的顶尖强者。

尤其是刚才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尊神强者的墓葬群,一脚落下,或许就能踩到一位尊神强者曾经的尸骨!

而那个黑袍男人似乎并不是妄言

“我我倒是觉得那个人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

沉默了许久的白桐长老此时恢复了一些体力,终于开口说话。

几人都看向了他。

乌蓬长老拧眉

“熟悉?你认出了他的身份?“

白桐长老摇摇头。

因为被截断了一截小腿,他此时只能靠着一根拐杖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脸色苍白,唇上没有半分血色,看起来十分憔悴。

连这说话的声音,都虚弱了许多。

他顿了顿,眼神复杂的看了乌蓬长老一眼。

“你难道不觉得,那个男人周身的气息,和黑魔窟的人,有些相似?“

“黑魔窟?”

乌蓬长老几人齐齐愣住。

“他们不是前几年就隐世了吗?”

南禹行皱眉道。

他们南家和黑魔窟素无往来,黑魔窟隐世之后,就更不用说了。

要不是白桐长老忽然提起,南禹行只怕是再难想起这个名字来。

“他们行事作风一向嚣张狂肆,而且门派之中,上上下下,听说都是心狠手辣。虽然这几年没怎么听说他们的事儿,但黑魔窟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好相与之辈。“

乌蓬长老资历丰厚,见过不少大风大浪。

虽然没和黑魔窟正面交锋过,可前些年,关于黑魔窟的传闻,他却是没少听。

这几年也不知是受什么刺激了,忽然就在神墟界销声匿迹了。

“这些现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男人似乎的确有些像是黑魔窟之人。”

乌蓬长老陷入沉思,

“那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不管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只要能将那几人彻底收拾了就行!”

南禹行摆摆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他们在容修二人手上吃了亏,自然是想讨回来的。

现在虽然不能亲自动手有些遗憾,不过能直接将他们解决,也是好的。

南漪漪听到这话,唇瓣抿了抿,似乎想说点什么。

南禹行目光微转,看到她的神色,哪儿还猜不出她在想什么?

他的脸色越发冷冽。

“漪漪,难不成你还在想着那个容修!?”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