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落尽,乌云散去!

他周身的火光,也一点点消散。

只剩下他身前的那副铠甲,熠熠生辉!

尽管铠甲之外,为一团光晕笼罩,外人看不清晰。

然而那浩瀚而强大的气息,却令人无法忽略!

乌蓬长老几人,此时全都陷入了死寂。

他们都很清楚,那的确是一件——王者神器!

这个男人,居然真的只用了一——不!是一夜的时间,炼制出了一件王者神器!

尽管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真正亲眼见证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心中的震撼,依旧无以言表。

容修手腕轻挥,那一团光晕便落入了他的手中,消失不见。

此时色将亮,周围笼罩了一层淡淡的薄雾,朦朦胧胧。

他一袭白衣,站在这缥缈的雾气之中,更如仙人风姿清卓。

南漪漪看的有些呆了。

正在这时,他忽然转身,朝着这边走来。

他的步伐轻缓从容,每一步却都像是踩在了南漪漪的心脏之上。

南漪漪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浑身上下都紧张起来。

一颗心噗通噗通的跳动着,脸上似是着了火。

她从未想过,一个连容貌都未曾彻底看清的男人,能够这般轻易的操控她的情绪。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

南禹行看向南漪漪,瞧见她怔怔望着前方的模样,本想开口。

然而话到了嘴边,却又忽然不出来了。

他还从未见过他这个妹妹,为谁露出这样的神色。

虽然平日里他对她总是有些严厉,但心底里还是宠她的。

若她真是很喜欢只要对方出身过得去,有这般的容貌风姿,加上那炼器师的赋,倒是也未必不能考虑。

想到这,他上前一步,客气的拱了拱手。

“阁下请留步。”

容修脚步不停,似是根本没听见他的话一般。

南禹行皱起了眉。

这男饶确有资本狂傲。

可若是过了头,就不好了。

他又上前几步,拦住了容修的去路。

容修这才停了下来,眼帘微抬,看了他一眼。

南禹行心头猛地一跳。

这男人眸色幽深,如同望不到底的寒潭。

而这一眼,又极其淡漠冰冷。

好似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大活人,而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物件。

这眼神令南禹行很不舒服。

但他也不是初出茅庐的伙子了,这点情绪还是能控制的。

他脸色笑容不变,道

“阁下别误会,我们没有恶意。在下南禹行,看阁下年纪轻轻便已经是炼器王者,心中很是佩服。不知,可否交个朋友?以后——“

“不必。”

他的话还没完,容修便已经直白而干脆的给出了答案。

完,容修脚步一错,便绕过他的身形继续向前。

南禹行还愣在原地,没回过神来。

他他难得主动跟人攀关系,竟然被拒了?

平日里不知多少人想要跟他搭话寻交情,都未必有这个机会!

这个男人居然——

他气极反笑,转过身来。

“阁下好大的架子。“

虽然在笑,话语之中的讽刺之意,却再清楚不过。

容修连脚步都没停一下。

南禹行的表情,终于有些挂不住了。

不等他发作,南漪漪却已经直接奔上前去。

“你!你等等!”

她跑着过去,很快便也冲到了容修的身前。

容修淡漠的神色,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

他的眉心微微一皱,眉眼之间便浮现几分不耐烦来。

南漪漪一抬头,就看到他的脸。

一瞬间,她的脑子几乎是空白的。

之前她一直没能仔细看清对方的容貌,此时他们之间不过隔了几步远,她一抬眼,便能看的清清楚楚。

剑眉飞扬入鬓,凤眸深沉如海,鼻梁高挺,绯色的唇瓣如初春的第一抹艳色。

分明是清冷疏离至极的容颜,却偏偏又带上了几分人间春色。

一刹那清冷如谪仙,一转眼惑人如妖孽。

当真也堪称人间绝色。

忽然间,南漪漪那些准备好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怎么也不出口了。

这容颜带给她的冲击太大,以至于她竟是没注意到容修眉眼之间的不耐。

“让开。”

容修开口,声音冷得如同淬了冰,又带着不可违逆的尊贵之意。

几乎是下意识的,南漪漪便朝着旁边让了一步。

瞧见这一幕,南禹行火冒三丈。

他这妹妹,平日里一直是不怕地不怕的,他们整个家族的人都将她捧在手心,生怕磕着碰着,惹得她委屈。

到头来,这男人非但没有给半点好脸色,甚至还直接命令她让开?

南禹行身影一闪!

转瞬间,他便出现在了南漪漪的身旁。

他一把将南漪漪拉到了身后,自己则是上前一步,冷笑道

“炼器王者,当真这般了不起么?我们好心与你结交,你何必如此高高在上?“

他不过是看漪漪喜欢他,才给了几分面子。

可惜对方似乎并不领情。

敬酒不吃吃罚酒!

容修对外人本就没有耐心,何况是这些曾经想要找他麻烦的。

他终于正眼看向了南禹校

这一霎,南禹行竟忽然觉得周身一阵冰寒!

容修神色慵懒,声音极淡

“你们耽误我去看我夫人了。”

字字句句,寒意凛然!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