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老心里觉得有些古怪。

其实他会生出这样的疑问也很正常。

容修是谁?

云天阙圣子!

万人之上,手掌大权,尊贵至极!

即便是在这神墟界,一流世家宗族林立,强者如云,他也是最拔尖的那种。

这样的人,一言便可定人生死。

跺一跺脚,整个神墟界都要为之震动。

以前他在学院中的时候还比较收敛,顶多就是性子冷清,寻常人难以靠近,总觉得有种疏离感。

可离开学院以后,他便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变化着。

整治云天阙,令上下一心。

手握实权,强势霸道!

这些年,死在他手下的人不知几何。

他那赫赫威名中,大半都是他曾经敌手的血泪尸骨堆积而成!

这样的一个人,该是叱咤风云,从风雷中披荆斩棘而来,沐浴圣光,令外人敬仰的。

而不是、而不是

孟老看着眼前的景象,一时间竟是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汇来形容。

怎么说呢?

在楚越身前的容修,似乎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带着极大的耐心与温柔,和传闻中残暴凶厉,杀伐果决的一方霸主,全然不同。

孟老想起之前容修闯进来之后,将楚越接到自己怀中。

那么自然而然,那么流畅自如。

甚至不惜屈膝跪地。

这天下,有谁能让容修,如此毫无顾忌,毫不犹豫的跪地?

而他这样做,不过是能更好的照看楚越,不扯动他身上的伤口罢了。

孟老越想越觉得心惊,一颗心快速跳动着,脑海之中闪过无数猜测。

他知道这两人关系好,而且从之前容修所言,楚越还很可能是他的弟弟。

但他也没想到,容修竟是能为楚越,做到如此地步。

更让他觉得惊异的是,容修这样做,单独看起来很是奇怪,可当画面中是这两人靠在一起的时候,却又异常的和谐。

这二人之间,似乎有种天然的默契。

无形中,像有一道道微妙的气流,将二人环绕,并且将他们与其他人隔绝开来。

在那个特殊的地界中,只有他们两个,其他任何人都无法进入,甚至连靠近,都变得极难。

这种感觉很难描述,可却非常强烈。

孟老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心里嘀咕他也不是没见过亲兄弟,可感情这样好的,似乎也并不多

此时,容修已经将之前带血的帕子收起,换了一方新的,仔细的擦拭着楚流玥手指上的血迹。

刚才她体内力量冲撞,气势太过猛烈,直接让她的身上出现了不少伤口。

好在这些大多都是细小的口子,并不严重。

只要好好将养一段时间,很快就能恢复。

孟老眼角狠狠一跳,连忙移开了视线。

虽然已经给自己做了一定的心理建设,但看到容修那么专注认真照顾楚越的模样,他一时间还是有些接受不能。

“容修,楚越现在情况如何了?”

刚才怕强行帮忙,再伤着楚越,他连脉也没能好好把一次。

容修一边清理着楚流玥手上的血迹,一边道

“您不用太过担心,她虽然受了伤,但好在并不致命,只要好好休养,便能恢复如初。”

孟老这才松了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

忽然,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又有些担忧的问道

“对了,虽然这千年寒玉床能帮她温养身体,但这里并不是最好的休养地点。要不要——”

蓬岷山地位特殊,对大多数学生而言,都是惩戒之地。

无论是原力的浓郁和精纯程度,还是其他,其实比起外面的好几处地方,都略逊一筹。

容修顿了顿。

“多谢孟老记挂,不过这里挺好的。另外她刚刚受伤,情况紧急,就近休息也省得折腾了。若是现在就这么出去,难免会被人看见,到时候又要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孟老细细思量,觉得也很有道理,便点了点头。

“那你就先在这好好照看他,老夫去咳,去把大门和结界整理一下。”

刚才容修是直接闯进来的,结界和大门估计都得修缮。

容修薄唇动了动

“实在是麻烦孟老了。”

“不麻烦不麻烦。楚越当时那样,老夫也是惊住了“

孟老说着,又看了床上躺着的楚流玥一眼。

见到她的脸色浮现了一丝红润,不再如之前那般苍白狼狈,他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又叮嘱了两句之后,孟老便转身离开。

这里很快就只剩下了容修和楚流玥。

容修垂眸,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疼惜。

他察觉到不对,就立刻往这边赶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从她刚才的脉象来看,她应该是尝试突破九阶中段的时候,忽然心神大乱,这才导致所有力量混乱冲撞起来,从而失败。

并且,那些失去掌控,疯狂肆虐的力量,给她的身体也造成了不轻的损伤。

只是,她向来神思坚定,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她如此

尤其还是在这种紧要关头。

无法成功突破还算是小事,若是因此影响到她的修行

容修眸中聚敛起浓稠的杀意!

这件事,必定是有人在背后用了手段!

“爹”

正在此时,一道低低的充满痛苦与挣扎的呻吟声,从楚流玥的口中溢出。

她依旧紧皱着眉头,双眸紧闭,神色焦虑而担忧。

容修心中如有一道白光闪过!

——是因为楚宁!

千里之外,一片黑色荒原漫无边际。

铅灰色的天空阴沉沉的。

枯草遍布荒野,一条河流在寂静寒冷的大地之上蜿蜒。

天空之上偶尔飞过几只黑鸦,发出苍凉的嘶鸣。

一道人影,正在这荒原之上走着。

他衣衫褴褛,形容狼狈,行走间可以看到他的身上有着不少血肉模糊的伤口。

他微微低着头,沉默着,一步步向前走着。

在他的双手和双脚之上,都有着沉重的黑色锁链,死死禁锢了他的自由。

某一刻,他忽然踩到了一块尖锐的东西,剧烈的疼痛袭来,他一个踉跄,便摔倒在地!

砰!

一声闷响。

浑身的痛楚将他包裹。

他喘着气,干裂的嘴唇微微颤动,才艰难吐出几个字来

“玥、玥儿”

()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