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丹凤拥有赤金天凤的血脉之力是不错,但想要跨过这一道门槛,可没有那么简单。

俞煜长老这些年来见过的赤尾丹凤不在少数,所以此时遇到这种情况,才会格外的好奇。

”应该是有着某种契机的吧?“

俞煜长老双手抱臂,手指在胳膊上轻轻敲着。

“毕竟,就算它体内有着浓郁的血脉之力,想要将其激活,也需要耗费极大的力量。”

而这个,绝不是一个八阶武者的修行者,可以做到的。

楚流玥的心猛地一跳,一瞬间竟是有种无所遁形的错觉。

俞煜长老不亏是看守了兽苑多年,经验丰富,而且对这方面也很是了解。

不然绝对问不出这样的问题。

“对啊!楚越,你这魔兽来历应该很不一般吧?又或者是也曾遇到什么机缘?”

华峰长老也插嘴问了两句。

和楚流玥在一起经历的多了,连看她的契约魔兽都觉得是天选之子,幸运非常了。

楚流玥顿了顿,唇角扬起一抹浅笑。

“团子是我很早以前偶然契约的魔兽,据我所知,应该是没有什么惊人的来头的,就是普通的赤尾丹凤。至于这次它为何会突破”

她眨了眨眼睛,神色有些无奈。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它这段时间倒是一直在睡觉,怎么叫都叫不醒。今天忽然醒来,我才发觉有些不对,就连忙带着它过来了。”

俞煜长老沉思片刻,倒是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那就是了。它之所以会陷入长时间的沉睡,应该就是在激活血脉之力,直到今天一起爆发,直接突破。楚越,你这运气,当真是没谁了!“

这简直让人连羡慕的力气都没了。

上天本就是不公平的。

有人千辛万苦也一无所获,有人却总是能在恰当的时候得到合适的机遇。

当然,在俞煜长老看来,楚流玥能有今天的一切,也不完全是靠的运气。

若换个人经历她所面临的几次危机,只怕早已经被打击的体无完肤,甚至连性命都保不住。

能抓得住运气,本来也是一种实力。

楚流玥笑了笑。

华峰长老在旁边看着她那依旧苍白的脸色,有些心疼

“行了行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也是一样。楚越,今天你也吃了不少苦头,先跟我回去好好养着。“

瞧这小身板,可别拉下什么后遗症。

楚流玥心中一暖

“好!“

华峰长老亲自将楚流玥送回了九恒山。

确定她的身体的确没有大碍之后,又叮嘱了几句,让她放心,便离开了。

如之前承诺的那般,他并没有多问。

目送华峰长老离开之后,楚流玥才回了房间,眼中闪过一抹沉思。

两位长老说会帮忙保密,这一点她是深信不疑的。

但他们心中,未必对她没有怀疑和好奇。

回去之后,只要他们仔细一回想,肯定还是能想到许多不合理的地方。

比如她为何遇到麻烦,第一个去的地方是兽苑。

再比如为何她能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召唤那么多的魔兽过来。

更不用说,团子突破的如此突然。

今天暂时还没看出来什么,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谁也保不齐,将来的某一天,团子是借助了万酒山泉眼之中的天雷之力突破成为了赤金天凤的事情,会不会暴露。

这些问题,她暂时能够用一些回答糊弄过去,但以后呢?

楚流玥并不觉得自己可以一直隐瞒下去。

但今天直接带着团子奔去兽苑,实在是迫不得已。

当时那种情况下,她必须要靠着其他神兽的帮忙,才能化解危机。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如果她真的只靠三目神鹰的帮忙,可能还未必能扛下来。

这样是最好的结果。

楚流玥摇了摇头,将这些嘈杂的想法统统压下,将身上脏污的衣服换下,难得泡了个热水澡。

她还在水中放了一些药材,调理伤势。

半个时辰后,她终于收拾好,换上一身干净舒服的衣服,这才觉得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好在身上的那些伤并不重,楚流玥自己用点药,过段时间就能恢复。

等她出来,等待多时的团子就忍不住直接扑了上来。

但这次,楚流玥却是直接抬手,一把将它抓住。

她抓住团子的翅膀,将它拎了起来。

一人一兽,四目相对。

楚流玥挑眉一笑。

“团子。“

这笑容让团子不自觉的打了个寒噤,一时间竟是有了想要逃离的冲动。

可惜楚流玥抓着它的翅膀,它根本动弹不得。

于是,它只能巴巴的望着楚流玥。

”团子,我有几件事情,想要问你。你务必老实交代,知道吗?“

团子眨巴了一下眼睛,用力的点点头。

楚流玥对它的态度还算满意,便直接开口问道

“以前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

团子愣了一下。

楚流玥唇角笑意微深,提醒道

“注意,我说的’以前‘,指的是上次来神墟界的时候。”

“若是没记错的话,当时你是跟着我一起来的吧,嗯?”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