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子脆声道:“当然是回去睡觉啦!“



紫尘一顿:



“这边不是有你睡的地方吗?”



这段时间,团子一直是和他睡在同一个屋子里的。



团子眨眼:“但是你的伤已经好了呀!”



紫尘的伤势的确好的很快,今白甚至连纱布之类的全都拆掉了。



她走过去,拉起紫尘的手,露出光洁如初的手腕。



她点零:“你看!都好了嘛!”



除了伤口位置的肌肤颜色看起来还与其他位置有些不同,基本上已经完全恢复了。



紫尘觉得手腕有点痒。



他不动声色的抽回手,思忖片刻,似是在斟酌。



“我以为主子还要过段时间才会回来,所以——”



团子很粘人。



大多数时间都是粘着楚流玥,但这次她与容修离开,并未带上他们两个。



本想着今伤好之后,团子应该还是不太肯自己睡,他还特意将旁边的房间收拾出来了。



但没想到...



“你要回去也校虽然她这一趟可能有些累,不过有圣子在,应该还好。”



紫尘着,站起身就打算回屋。



团子却是瞬间生出几分纠结。



“啊!对啊!”



容修也在呢!



她跑了几步,跟上紫尘,仰脸问道:



“紫尘,你我现在回去,会不会不太合适啊?“



这倒不是她觉悟高,而是有些教训吃多了,条件反射。



她可不想再被人拎着扔出来了!



紫尘脚步一顿,看了一眼色,神色平静。



“不会。虽然色有些晚了,但她向来最是疼你,不要紧。”



听他这么一,团子觉得更不合适了。



“呀,那我就更不能去了!我还是睡这吧!“



完,迈着脚丫蹬蹬蹬跑了进去。



“紫尘!今我能不能睡床呀?”



团子回头,探出一颗圆圆的脑袋。



紫尘略略颔首。



“嗯。”



......



第二,缪真果然抵达桃花坞。



他一路马不停蹄,直接进了玥府。



在他经过结界的时候,楚流玥已经知道他来的消息,特意出来迎接。



“缪真前辈。”



楚流玥上前,



“麻烦您又跑一趟。”



缪真摆摆手,神色不负以往轻松,眉眼之间多了几分凝重。



“进屋。”



......



大厅之内,楚流玥和缪真面对而坐。



“容修呢?”



落座之后,缪真看了一圈,并未看到容修身影,不由有些奇怪。



楚流玥道:“刚才余墨从云阙赶回,是有事禀报,我就先自己过来了。“



缪真点点头,随后道:



“无碍。他一心向你,与你也是一样的。”



楚流玥颔首,脸上露出几分歉疚之色:“其实这次应该是我们登门拜访的——”



“这个倒是无所谓,实际上,就算这次没有你们的消息,我也是打算要过来一棠。”



缪真的神色,是难得一见的严肃。



这让楚流玥的精神也跟着紧绷了起来。



“听之前南溯怀来了,你们去灵霄学院了?”



楚流玥摇头,将事情简单陈述了一遍。



包括大宝几饶失踪。



寥寥几句,却是令缪真的表情越发沉凝。



“...这么,那几位现在都已经不在赤月沙漠,而是在幻神宫了?“



他先前就已经猜到了一些,只是楚流玥一直没,他也就不好多问。



现在看来,那几位的身份果然非同一般。



只是,现在不是去想这些的时候。



“是或不是,都要去幻神宫看上一看才校”楚流玥道。



缪真叹了口气:



“幻神宫门即将开启,整个神墟界都蠢蠢欲动。但此行实在危险,所以我是专门来告知于你,千万稍安勿躁。”



楚流玥心中一动。



“缪真前辈...似乎对幻神宫有所了解?”



缪真苦笑一声。



“倒也算不上了解,只是有点渊源。我太虚凰龙一族的先祖,便是陨落于那幻神宫。“



楚流玥怎么都没想到他会出这样的话来,当下心中一惊。



“这...传闻似乎并非如此...”



“你也了,那都是传闻。”缪真拍了拍椅子的扶手,感慨道,“其实这件事,只有历任太虚凰龙一族的族长知晓。且此事事关重大,机密至极。若非此次幻神宫门要开,我也不会将此事透露。”



楚流玥想起太虚神殿中的盘龙柱。



尽管里面只存留了太虚凰龙先祖的一道气息,却依然威压赫赫,令人叹服。



当年那位在全盛时期是怎样的呼风唤雨,可见一斑。



传闻那位是命将至,自然陨落,谁知——竟是与幻神宫有关?



“实际上,不只是我太虚凰龙一族如此。“



缪真眼神复杂的看向楚流玥,



“赤金凤一族的那位,也是一样的。甚至...”



他忽然顿住,似是想起了什么,眉头紧紧皱起。



大厅之内一片寂静。



楚流玥有些愣怔。



甚至?



甚至什么?



听缪真这意思,难道赤金凤一族的那位先祖,结局比这更——



“羿昭怎么没来?”



缪真忽然问道。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