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郁的夜色中,一道银色的拱形桥梁,横跨半空。



那座桥的一段,与遥远的地平线相接,而另一端,则是蔓延到了空,没入云层,与不可知的地方相连接。



恢弘灿烂绚丽尊贵。



一颗颗光点汇聚在一起,形成了这倒有如实质的银色桥梁。



但仔细看去,那些光点有似乎并不是单纯的光斑,而像是镌刻着某种纹路一般。



只是因为距离很远,所以暂且无法看清。



“那座桥,从那一行字迹在神墟界空之上闪烁的那一晚上开始,就出现了。”



楚流玥想起岑一的话,心中闪过无数念头。



“一开始,那只是一团汇聚的细碎光芒,诞生于地相接之处,难以企及,且终晚不眠。但渐渐地,那些光芒延展开来,向着空而去,一点点形成了桥梁的模样。”



“直到现在,那座桥还会在每一的晚上出现,并且继续延伸。“



“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但所有人都认定,那座桥蔓延的终点,必定就是传中的幻神宫。当桥梁完全嫁接好的那一日,就是门开启之时!”



......



楚流玥定定的望着边的那座桥,良久,轻轻吐出一口气。



岑一的猜测,应该就是目前神墟界内所有修行者的猜测。



这样奇异瑰丽的场景,对于他们而言,是陌生而新奇的。



人对于未知的事务,总是恐惧中伴随着好奇,哪怕知道充满危险,也总想要亲自去试试。



这一次,也毫不例外。



更何况,那座桥梁之后,很有可能藏着巨大的机缘。



谁不为之心动?



当初那道新的门界开启,就引得那么多人竞相前往,更不用眼下的这一情况了。



“还在看这个?“



容修从屋中走出,在楚流玥的身上披了一件外衣。



楚流玥拢了拢衣服,沉默片刻,问道:



“你,那之后所连接的地方,当真就是传中的幻神宫吗?如果真是如此,那...大宝他们是不是也在那里?“



容修握住她的手。



许是夜风寒凉,她的指尖也是一片冰寒。



将她的手裹在掌心,察觉到她的身体逐渐暖了起来,容修才道:



“这个谁也不准,去了才会知道。”



“也是。”



楚流玥侧首,看向他。



那双幽静深邃的凤眸中,一片波澜不惊,映出了两个的她的身影。



他低声问道:“在想什么?”



声色是一贯的低沉温柔。



楚流玥犹豫片刻,道:



“容修,我总觉得,有一只手在推着我过去。“



尽管她还不知道背后之冉底是谁,但的确有着一只无形的大手,一点点的将她朝着这个方向推去。



那幻神宫,定然与她有着某种联系。



只是不知为何,如今的她,没有半点与之相关的记忆。



容修俯首,在她眉心轻吻。



“玥儿不怕,无论是哪儿,我陪着你。“



不论距离,不论生死。



楚流玥原本有些不安的心,瞬间安稳下来。



她微微仰头,凑到他唇边吻了吻,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又一头抵在了他肩上,轻轻蹭了蹭。



“我不怕。我有你。”



......



“什么?阿玥还请了缪真爷爷过来?”



另一处的院落中,团子和紫尘正围着一个石桌面对而坐。



桌子上摆了很多鲜嫩多汁的浆果。



这些都是叁叁专门挑选了送过来的,个个都是难得一见的材地宝,对于补充能量修复伤势,都有着极好的效果。



原本是送给紫尘的,不过现在都是团子的了。



此时,团子正抱着一个比她的拳头还大一圈的赤色果子啃着。



听到紫尘的话,她顿时停下了动作,一脸震惊和茫然的抬头。



“嗯。应该明日就会到了。”



紫尘着,看了她一眼。



她的嘴上沾了一圈红色的浆汁,还沾染着几颗白芝麻。



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忽闪忽闪,满是不解。



“仰脸。”



紫尘道。



“干嘛?”



团子奇怪问道,但还是乖乖的扬起脸。



紫尘的手伸了过来,将她唇角的那几颗白芝麻擦掉。



“没人跟你抢,慢慢吃就是。”



紫尘收回手,淡淡道。



团子这才意识到自己吃的太开心,什么时候吃成了这样也不知道。



她抹了一下嘴巴,手上顿时也是红红的一道。



她难得生出几分不好意思来。



“唔...最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容易饿...“



她迟疑的看了看手里的果子,又看了看桌子上已经空了大半的盘子——那全是她吃的。



好像...吃的真的有点多了?



紫尘收回视线,俊冷的容颜上没有什么表情。



“别浪费。”



“...哦!”



团子闻言,这才又安心许多,一边吃,一边嘟嘟囔囔:



“族长爷爷也给我送消息过来了,是这两就到。奇怪——他们不是刚刚回去没多久吗?怎么又要来?”



她虽然年纪,但怎么也是跟着楚流玥在这两大上古神兽族群中溜达过好几次的。



缪真与羿昭一般情况下,是绝不会同时出现的。



这么久以来,一共也就有过两次。



一次是因为容修楚流玥大婚,一次是因为她和紫尘出事儿。



但这次——



“是因为那座桥吗?”



团子仰头,看向边的那座桥。



紫尘眸子微茫



“...大概是。“



“也不知道那座桥是怎么出现的。”



团子嘟了嘟嘴,把最后一口果子塞到嘴里,



“我看到它,总感觉有点不舒服。“



紫尘眉头微凝,看向她。



“不舒服?怎么回事儿?“



团子摇头,一张嘴鼓鼓囊囊,音节也有些模糊,抬起手指了指那座桥。



“...我也不知道...反反正,就是...”



紫尘伸出手,将她的手拉了过来,双指并拢,搭在了她的手腕之上,分出一道力量,探入她的体内。



一番检查之后,却是并未察觉到什么异常。



甚至,因为已经开邻六脉,团子体内的情况比以前还好很多,力量也比以前更加充沛。



要不舒服...好像实在是没有什么理由。



团子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顿时笑开。



“没事啦!不用担心,我身体好得很呢!可能是吃多了?“



紫尘对她这个法不置可否,但也没继续问下去。



“好啦,既然吃完了,那我就先走啦!“



团子拍拍手,从凳子上跳下来。



紫尘眉梢轻挑。



“走?去哪儿?”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