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道玄阵,也是一道封印。

繁复至极,威压极强!

她曾在赤月沙漠多年,却从未见过这道封印,但奇怪的是,不知为何,她竟是觉得这上面的气息,有些莫名的熟悉。

她想起那只眼睛。

危月来临,不知这下面,又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这下面有着重重禁制,只怕是进不去的。”

容修道。

楚流玥点点头,手中召出一把长剑。

正是之前用星幽剑胚淬炼而成的那把尊者神器。

一半赤金,一半青黑,在皎皎积雪的映衬下,格外浓郁灿烂。

她心念一动,一团火焰涌出,将赤霄剑残缺的剑柄融化淬炼。

器灵被淬炼而出,在那火焰的引领下,融入那一把新剑。

“星幽剑胚铸就,自当称为星幽剑!”

剑身之上,光芒灿烂,剑气锋锐!

赤霄剑被毁,的确十分可惜。

不过好在她亲手淬炼出了这一把星幽剑,倒是正好。

楚流玥看向容修:

“大宝他们八成是被困在了那幻神宫,我们必须要尽快找到地方。”

大宝三人在赤月沙漠被困上万年,一直没有离开过此地。

然而这一次,他们三人却是失踪的非常突然。

这令她心中十分不安。

容修略作停顿,道:

“我知道幻神宫在何处。”

......

万里之外。

昏暗逼仄的牢房之中,独孤墨宝独自静坐。

他那软甲般的紫袍上,有了好几处破损,周身血迹斑斑,看起来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半晌,一道沙哑粗粝的声音传来。

“你想好了吗?”

独孤墨宝似是没听到一般,毫无反应。

那声音低笑起来。

“万年的羁押折磨,都不能令你动摇么?“

独孤墨宝依旧不为所动,苍白如雪的脸上,沾染着几点已经干涸的暗红血迹,衬得他越发憔悴。

然而他脊背挺直,像是挺立的雪地青松,带着深入骨血的尊贵清傲。

这样的态度似乎令对方有些恼怒了起来。

“独孤墨宝,你骨头硬的很。但你想没想过,那二人是否与你一样?若你一日不肯松口,他们就要多受一日的折磨。怎么说,他们也是陪伴你万年的朋友,你当真能忍心见死不救?”

独孤墨宝眉心微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那双幽紫色妖异的眸子,闪烁着冰冷的光。

“你不敢杀他们。”

他声音平静而笃定,一字字如同重锤,砸落在空荡黑暗的牢笼中。

那道声音安静了下来,片刻,才道:

“不错,我现在的确不会杀他们。就是可惜,蓝潇刚刚淬炼出的神体...不过比起第五长泽,他还算好的。你也知道,没有神体的情况下,进入幻神海,会是何等痛苦。毕竟,万年前你已经经历过了不是吗?“

那声音里带上了一丝恶作剧得逞般的得意,冰冷而阴寒,令人心颤。

独孤墨宝袖中的手蜷了一下,声色冷了几分。

“你撕毁契约,终将受到惩罚。”

“嗤。”

对方不屑嗤笑,

“独孤墨宝,先违背契约的,似乎是你吧?你妄自重塑神体,本就犯了大忌!蓝潇是你的人,那也就罢了。但——第五当初选择叛逃的那一天,就该想到,会有今日!这万年的惩戒,看来还是没能让他吃够教训!“

独孤墨宝唇角忽然挑起了一抹极淡的弧度。

“他会叛逃,直到今日还’执迷不悟‘,不正说明你太过失败么?”

啪!

话音刚落,黑暗中,一道长鞭狠狠抽在了独孤墨宝的脊背之上!

瞬间皮开肉绽!

他闷哼一声,嘴角溢出血来,眼中的讥讽之意却是更加浓郁。

“幻神宫天门即将开启,一切终将有定论!到时候,你便知晓,今日所为,是何等愚蠢!“

那道声音在牢笼中徘徊,许久才终于散去。

直到确定那人已经离去,独孤墨宝才身子一晃,猛烈的咳嗽起来。

唇齿之间,充斥着浓郁的血腥气。

咳嗽了一阵之后,他才随意的擦去了嘴角的血迹,双手放于膝上,继续盘坐等待。

天门即将开启,玥儿...也很快就要来了吧?

他眉间闪过一丝忧虑,又很快消散。

......

“你知道?!“

楚流玥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震惊之色。

“之前怎么没有听你提过?”

容修淡笑:“之前你也没问过。而且...知道这地方的人,应该不止我一个。羿昭和缪真前辈,以及一些传承数千年的一流世家,应该也都有所耳闻。”

楚流玥回过神来。

”这是...“

“这是存在于遥远传闻中的一个地方。据说数万年前,神墟界内曾经出现过一处神秘地界,世人称为幻神宫。在那里,天地能量充裕,资源丰沛,强者如云。更重要的是,若能进入其中修行,便很有可能突破尊神桎梏,成为更加强大的存在。只是后来不知为何,那地方又莫名消失了。渐渐的,知道这事儿的人也就越来越少。”

“也有人曾推测,幻神宫是一处神迹,每隔数万年时间,便降临世间,渡尊神踏破那道门槛,成为绝世之尊。”

“不过,这些也都是传闻,并未有人亲证。只是没想到,如今竟是真的出现了。”

楚流玥喃喃:“突破尊神...”

神墟界内,近万年的时间里,的确是没有人成功突破打破那道桎梏了。

独孤墨宝三人似乎正是这样的存在,但不知为何,被镇压在这赤月沙漠上万年,世人也不知其存在了。

忽然,她瞳孔一缩。

“等等,当初那座古怪的殿宇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神墟界内,也曾有传闻,说是与突破尊神有关。难道...那就是幻神宫?抑或是,和幻神宫有着某种紧密的关系?”

容修顿了顿。

“当时雾气弥漫,牌匾上面的字,你可看清了?”

楚流玥摇摇头。

实际上,因为那白雾的遮挡,她几乎连那殿宇的全貌都未曾窥探到几分,只记得那黑玉广场,还有那恢弘高耸的圆形墙壁。

“或许,到了幻神宫,一切自会知晓。”

楚流玥握紧了手中的那一片紫色麟甲,轻轻抿唇,点了点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