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泽,你好大的胆子。”

冰冷慵懒的声音徐徐传来。

魏泽登时心中一惊:“君九卿!?”

他心道不好,转身就要奔逃!

然而刚一动作,他就发现自己竟是动弹不得——周围的空间被冻结了!

看着四周空间泛起的淡淡光芒,魏泽越发紧张起来:这是君九卿施展而出的神域!

他迅速调动体内原力,同时召唤自己的神域,想要以此与之抗衡。

然而,更令他惊骇万分的是——他受到了君九卿神域的强势压迫,竟是无法召唤自己的神域了!

神级强者交手,神域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一旦某一方在这方面占据优势,基本上就锁定了胜局。

现在——也是如此!

魏泽心底涌上了一丝慌乱。

他知道君九卿的实力很强,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强!

这样的神域威压...几乎可以毫不费力的将他碾压!

君九卿的身影,缓缓浮现。

他神色懒散的看着魏泽,眼神却是极冷,慢条斯理道:

“看来之前我说的话,你全忘了。“

魏泽本来还想辩解两句,然而迎上君九卿视线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君九卿一定什么都知道了!

他喉咙一阵发紧,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手臂上的那道伤口,又似乎隐隐作痛起来。

“我、我也是被逼的!”

魏泽并不想和君九卿正面相抗,那无异于是找死。

他的脑海疯狂转动,搜刮着各种各样的理由。

“容修、容修知道了大乘宗的事儿,如果我不按他的话做,他就要将这些事情公之于众!到时候,我、还有整个魏家,都会遭受巨大的打击!我——“

君九卿忽然笑了一声,神色讽刺而轻蔑。

“会造人诟病的,不过就是你自己,有魏家什么事儿?毕竟这件事儿,从头到尾,你都是瞒着魏家的其他人做到。你不过就是担心,事情一旦败露,你会被魏家驱逐罢了。”

魏泽脸色一白,剩下的话全都卡在了喉咙。

君九卿说的不错,这才是他最担心的。

在大乘宗安排线人,本身并不算是什么大事儿。

但关键是,那人对楚流玥动手了!

这算是惹上了大麻烦,甚至还因此招惹上了其他世家。

一旦所有人知道他就是幕后主使,绝对会对魏家进行讨伐。

而到时候,魏家那些人为了自保,极有可能将他推出来。

那他就真的孤立无援了。

所以权衡再三,他只能向容修妥协。

“当初我便警告过你,不可掺那趟浑水,你自己不听,又怪得了谁?”

君九卿伸出手,

“将那东西给我。”

他要的是那铁锤。

魏泽下意识的选择了拒绝。

“不、不行!你想做什么!?”

魏西平还在那里面!

这种情况下落入君九卿手中,会是何等后果,他不敢想。

君九卿唇角勾起一抹邪笑,声音却是不容置疑。

“我说最后一遍,给我。”

魏泽心中陷入深深的纠结。

这东西本就是君九卿的,如果是之前,他想要回这东西,魏泽二话不说就会同意。

但现在不同。

他很担心君九卿会做些什么。

“我、我——易家主,我只是一时糊涂,你放过我这次吧!我保证——“

君九卿的耐性已经消耗殆尽。

他手掌轻抬,周围的空间瞬间开始崩裂瓦解!

强大可怖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瞬时之间,魏泽的身上,爆出几道血口!

呖!

半折神鹫忽然出现,浓郁的血腥气息令它十分兴奋。

它嗜血的眼睛死死盯上了魏泽。

魏泽心头猛地一跳。

下一刻,那半折神鹫便迅速朝着他扑来!

嗤!

几乎就在同时,一道锋利至极的气息飞来。

魏泽只觉得腕间一凉,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的一只手,已经被君九卿毫不犹豫的斩断!

紧接着,剧烈的痛楚传来!

然而此时的魏泽却是已经顾不上自己,只惊恐万分的看向了前方。

他的那只手在半空之上被可怕的威压强势碾压,顷刻爆裂开来。

上面的那枚乾坤戒,则是飞到了君九卿的身前。

君九卿抬手,并未去触碰那只沾满了血迹的乾坤戒,只隔空一点。

砰!

乾坤戒碎裂!

其中贮藏的东西,全部飞出!

其中就包括那个铁锤。

君九卿将之收起,随后看也不看,袖袍挥动,剩下的东西,统统付之一炬!

”君九卿!你——“

眼看魏西平落入了君九卿的手中,魏泽心下大急。

趁着这个机会,半折神鹫迅速扑杀!

魏泽虽然实力不错,但之前已经受了伤,且此时心神大乱,基本已经丧失了战斗力。

半折神鹫并未浪费太多时间,就将其彻底斩杀。

君九卿目光淡淡的掠过,唇角掀起一抹冰冷笑意。

“神级强者的血肉,终究是味道更好些。”

呖!

半折神鹫发出一声嘶鸣。

魏泽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君九卿淡淡道:

“魏西平,看到了吗?这就是你生出异心的下场。记住,你爹是因为你而死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