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修点头。

“他的确说过。”

这句话当时是当着众人的面说的,也正因如此,上官靖如今在神墟界的名望也是极大。

人人都在暗中观望,看他是不是真的能顺利突破炼器圣者。

楚流玥犹豫片刻,将之前苏梨的说法简单复述了一遍。

“如果真如苏先生所言,现在的神墟界,应该已经没有人能够成功炼制出圣器了。那唐珂先生说的那句话,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岂不是成了不能实现的期许?”

容修眸光微动:“苏先生是这么跟你说的?”

楚流玥颔首。

容修略作停顿,笑了笑。

“那估计是她误会了什么。“

楚流玥一愣。

“唐珂前辈之前也曾跟我提起过这件事,不过,他的说法和苏先生有些不同。你还记得,之前在赤月沙漠中出现的那座空中楼阁吗?“

楚流玥当然记得。

那里面发生的一切,她都可以说是历历在目了。

“那个...有什么问题?”

容修伸出手,比了一个手势。

楚流玥瞬间意识到了什么:”你是说...那个广场!?“

容修颔首。

“很显然,浑天盾就是出自那里。既然当初浑天盾的出现,能够促使唐珂前辈二人炼制出十大圣器,那么剩下的...未必不能如此。当时唐珂前辈也说,在那片广场之中,拥有着与浑天盾同源的力量。或许,那就是圣器的秘密所在。“

楚流玥愣怔许久,心中掀起了巨大的风浪。

是啊!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那个黑玉广场,的确和浑天盾之间有着某种极其紧密的联系!

“这么说的话...天下间,还是有着能炼制出圣器的机会的?”

容修笑意清浅,朝着外面看去。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不过,真想要实现,怕是还极难。”

楚流玥陷入沉思。

虽然唐珂与苏先生在炼器上的水准不相上下,但在其他很多事情上,唐珂都显然是更有经验与远见,也是更能做出准确判断的。

苏梨沉睡万年,不知世事也很正常。

唐珂既然这样说了,肯定有其道理。

如果说真的是因为浑天盾从那黑玉广场上剥落而下,才催生了十大圣器,那么...黑玉广场中,或许还储存着更为惊人的力量?

“那不是幻境。”

楚流玥定定道,

“它一定真的存在!”

......

燕青离开桃花坞,一路直奔云天阙。

然而,在即将到达云天阙的时候,他却是忽然调转方向,来到了一处门界之前。

云天阙看守着三个门界,燕青来的这一个,是最为机密的。

整个云天阙,有权利从这里进出的极少。

一个身着黑甲的侍卫正负责看守,见到燕青,立刻恭敬行礼。

“见过燕青大人!”

燕青颔首:“我出去一趟。”

“是!”

侍卫并未询问,便放燕青通行。

波纹晃动,燕青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界之后。

......

曜辰国。

夜色降临,原本喧闹的街道之上,逐渐冷清起来。

两旁大大小小的商铺,也都各自关门歇业。

严阁将大门锁上,哼着小调,悠闲自得的回自己的住处。

然而刚刚回到自己卧室,他就立刻察觉到了不对。

“谁?”

他警觉万分的开口。

一道身影从黑暗中走出,俊朗英挺的容颜,逐渐显露。

当看清那人的容貌,严阁顿时松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燕青,你这是要吓死我啊!”

他还以为谁呢!

“主子有令。“

燕青开口,严阁顿时神色一凛。

“何事?”

燕青取出一份单子递了过去,正是之前容修交给他的那份。

“这是主子要的东西,你尽快回去取。”

严格恭恭敬敬的双手接过,仔细看了一圈,目露诧异的看向燕青。

“这可都是顶尖的货,主子怎么忽然要这么多?”

燕青神色冷冷。

“主子心意,不是你我能够揣测。“

严阁哼了哼。

“就你跟在主子身边时间最长,你都不知揣摩了多少次了,我猜一次怎么了?”

“你有三天时间。”燕青懒得废话,“若是晚了——”

“放心!三天够够的!”

严阁将单子收起,得意的扬了扬眉头,

“这种事情,交给我,保证是没问题了!”

“主子说了,这一单结束,你就不用待在曜辰了。”

燕青的一句话,立刻让严阁露出惊色。

“当真?”

燕青颔首。

“主子的意思是,你也该回去了。”

严阁一拍大腿,激动的老泪纵横:

“老子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天知道他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都快无聊死了啊!

主子终于发话了,好激动呜呜呜!

燕青神色依旧冰冷,但眼中却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了嫌弃之色。

严阁对此并不在意。

反正这么多年燕青一直是这个冰山样。

他欢欢喜喜的凑上前,问道:

“那...主子是不是也快回去了?夫人呢?应该也是一起的吧?”

燕青退后半步,转身离开。

“在那边等着就是。东西我三天后的同一时间来取。”

说完,虚空震动,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房间之内。

“哎——别走啊!把话说完啊!”

严阁喊了两声,奈何燕青走的痛快,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留给他。

“真是的...就这脾气,将来媳妇也娶不上!”

严阁哼了一声,转而想起刚才的话,又高兴起来。

为了这一天,他等的皱纹都多了好几条啊!

这下也没什么睡觉的心思了,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迅速启程。

......

魏泽离开清古坡之后,便一路直奔桃花坞而去。

当然,这一次他是带着魏西平一同前往。

“爹,你说容修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魏西平的声音从乾坤戒中传来,带着几分忐忑,几分怀疑。

魏泽摇摇头。

“我也不知。”

容修心思极深,他也看不出什么。

“但现在桃花坞和云天阙联手,势力日益壮大,实在是不好招惹...他应该是另有打算。毕竟,若他真想杀你,早就动手了,也不会等到现——”

话没说完,一股寒气袭来,魏泽陡然站定,惊疑不定的看向前方:

“谁!?”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