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双双心中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这个紫尘,对自己好像不是很欢迎...

团子跑到紫尘身边,仰头看他。

“紫尘,是不是我刚刚吵到你啦?”

她记得紫尘原本是打算休息的来着...

紫尘看了她一眼。

“没有。”

顿了顿,他又轻描淡写的添了一句。

“许是伤口正在恢复,有些睡不着。“

“啊?也是哦!“

团子想起自己受伤,每每到了结痂的时候,伤口也的确都是麻麻痒痒的,很难受。

估计紫尘也是这样。

“不过这也说明你快好了呀!走,我帮你换药吧!”

勤换勤收拾,总是没错的。

紫尘却是抬眸看向了华双双。

“这不合适吧?你和朋友也很久没见了——”

“现在还是你的伤比较重要嘛!”

团子在关键时刻还是分得清轻重的。

楚流玥也道:

“团子说的不错,还是你先养好身体。我今天带双双过来,就是先和团子打个招呼。“

紫尘眸光微动,点了点头,这才转身回去。

楚流玥看向华双双:

“紫尘之前为了救团子受了伤,团子一直很是内疚,我就让她留在这照看紫尘了。”

华双双点点头:“团子心地纯善,肯定为此事十分难过。这样一来,对她也是好事。“

楚流玥唇角微弯。

“紫尘血脉力量强大,应该很快就能好了。到时候再放团子去找你。“

华双双哈哈一笑。

“这个不着急!反正今日见到她好好的,我也就安心了。“

楚流玥冲着里面扬声道:

“团子,紫尘,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先走了?”

这边,紫尘刚刚躺好,团子手里攥着药瓶,闻声便扭头应了一声。

“知道啦!“

楚流玥和华双双很快离开。

团子把药瓶放下,去解紫尘手腕上的蝴蝶结。

紫尘垂眸看着她,片刻,问道:

“其实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如我去跟主子说一声——”

团子头摇的像是拨浪鼓。

“不用不用!说好的十天,少一天也不行!”

她将纱布掀开,瞧见紫尘的伤口果然已经开始结痂,只是伤口的创面太大,看起来依然令人触目惊心。

她小小眉头皱了一下,随后小心翼翼的将药敷上,又换了干净的纱布来。

紫尘没再多说什么,半靠在床头,眉眼舒展了几分。

紧接着,又听到团子自顾自的嘟囔:

“反正大双以后都要留在桃花坞了,过了这段再去找他也不迟呀!”

紫尘又看了她一眼。

似是察觉到他的视线,团子抬头,眼睛眨巴了几下。

“怎么啦?紫尘,你心情又不好啦?“

“没有。”

”有啊!“

团子说着,往前凑了凑,伸出小手在他唇角戳了戳。

“你都没有笑诶!”

紫尘把她的手抓住,顿了顿,道:

“只是伤口有点疼。”

团子顿时了然,随后又陷入内疚之中。

“是不是我刚才动作太重啦?那、那我小心点——”

紫尘“嗯”了一声,这才将她的小手放开,轻轻合上了眼睛。

团子又低头更加小心的处理起伤口来。

......

刚刚走出院落的楚流玥听到这一句,回头看了一眼,眼神古怪。

她没幻听吧?

刚才紫尘说伤口有点疼?

有没有搞错,这位大爷可是就算是粉身碎骨,也不会喊一声的硬骨头。

这时候伤口都好了许多了,喊什么疼呢?

华双双也顿住了脚步,顺着楚流玥的视线看去。

“主子,怎么了?”

他不了解紫尘,自然不会察觉这里面有什么不对。

楚流玥摇摇头。

“没什么。咱们走吧。“

最近的怪事儿真是越来越多了...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华双双还是开了口:

“主子,紫尘...他好像不是很欢迎我。”

“怎么会?”楚流玥笑了笑,“紫尘的性子本就比较冷的,对谁都是如此,你不用在意。”

华双双这才放下心来。

“那就好。”

他体质特殊,对各类魔兽的亲和力都极强。

唯独碰上紫尘的时候,总感觉有些不对。

大概是他想错了。

......

楚流玥与华双双分别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院落。

容修正在写一份单子给燕青。

“...暂时就这些。务必五天之内送来。”

燕青双手将那份单子接过,迅速收了起来:“是!“

说完他便恭敬退后,出来的时候,正好撞上楚流玥。

他行了一礼之后,便匆匆离去。

楚流玥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奇怪问道:

“你这是让他去做什么了,匆匆忙忙的?”

“无他,就是回云天阙拿一些东西。”容修淡淡笑道,”都是唐珂前辈要的。“

楚流玥有些惊讶。

“唐珂前辈需要什么东西,怎么没跟我说?桃花坞没有吗?“

容修道:

“他是刚才来的,你没在,我就应了。就是一些炼器的材料,桃花坞是有,但不多。正好云天阙那边有一些库存,我便让燕青去取了。”

“原来如此。”

唐珂是炼器师,需要的当然是与炼器有关的东西。

桃花坞虽然天地能量充裕,但论起这些来,比起云天阙还是相差不少的。

楚流玥摸了摸下巴。

“这样说来,我岂不是也得帮苏先生准备一些?”

“那倒不用。唐珂前辈之前已经帮苏先生要了。“

毕竟二人都是炼器圣者,且曾经交过手,在这方面,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彼此了。

楚流玥“啧”了一声。

“唐珂前辈...还真是厉害。”

前脚把人拐成媳妇儿,后脚就开始全方面围追堵截。

苏梨最近两天一直不见他,他居然能想出这样的招来。

就连楚流玥也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容修薄唇微扬,看着她道:

“唐珂前辈这次是打算炼制一些尊者神器。”

说到这个,楚流玥微微拧眉。

炼制尊者神器,对于唐珂而言,自然不是问题。

关键是,圣器怎么办?

按照苏梨的说法,当初他们二人能炼制出十大圣器,是因为浑天盾的忽然出现。

而现在,想要炼制出圣器,怕是不可能的了。

忽然,她心中一动:

”对了,你记不记得,当初唐珂前辈曾经说过,太祖是极有可能突破炼器圣者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