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

魏松步履匆匆的来到梧桐苑。

这是魏泽的住处,但此时门口却是只有魏克寒一人看守。

“家主呢?还没出来?”魏松在院落外站定,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魏克寒点头:”是。“

魏松皱起眉头。

魏泽自昨天从桃花坞回来之后,就直接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再没出来过。

谁也不知道他在桃花坞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整个魏家现在也是议论纷纷。

魏松抬脚就要往里去,被魏克寒拦下。

“魏松长老,家主说想要独自静静,您还是晚些——”

“我有要事跟家主禀报,此事拖延不得。”

魏松拧眉,

“你这是要拦我吗?”

魏克寒心中一颤,纠结片刻,还是退后了一步。

“不敢。”

尽管同为长老,但魏松在魏家地位尊崇,魏克寒是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

魏松径直朝着魏泽的房门走去。

......

同一时刻,房间之内,魏泽闭着眼睛靠坐在椅子上,眉头紧锁,神色倦怠。

这一天一夜,他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目前,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

要么,遵守和容修之间的约定,将魏西平送到桃花坞。

要么,向君九卿低头示好,继续站在那一边。

而这两个选择,对他和整个魏家而言,都是各有利弊。

可他不相信容修,也不信任君九卿。

无论怎么做,都相当于将魏西平送给他人任意处置,让他自己也陷入完全的被动。

这两条路,魏泽都不想选。

但现在,一切显然已经不是他能掌控的了。

“家主?”

听到外面的声音,他终于抽回了自己的思绪。

“魏松长老?请进吧。”

魏松推门而入。

一走进来,他就看到了神色憔悴的魏泽,心中的不解更深。

“家主是在为何事烦忧?”

这么多年,他还很少看到魏泽这个模样。

魏泽摇摇头,搓了搓脸。

“无事,只是...忽然想起西平了。”

魏松了然。

“魏松长老刚才说有要事禀报,是什么?”魏泽问道。

魏松神色瞬间严肃起来。

“看来家主还有所不知,唐珂与苏先生现世了。”

魏泽有一瞬间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那二位当年并未真正身亡,而是各自都留下了一道魂魄。而且现在,他们都已经重塑肉身,听说是容修和上官玥帮的忙。“

魏松深吸口气,

“更关键的是,这两位放话,以后都要留在桃花坞了。”

听到这里,魏泽才猛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陡然站起身!

身后的椅子受到冲击,重重倒在地上。

但魏泽此时已经顾不上这些。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如今消息已经传开,整个神墟界的人应该都已经知道了。“

魏松知道他在想什么,摇摇头,

“不可能是假的。这世界上,绝对没有人敢冒充唐珂与苏先生。”

魏泽的一颗心狠狠沉了下去!

没错。

就算是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也绝对不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再说,所有人都以为那两人已经死了上万年了,谁还能想到冒充他们?

一切的一切,只能证明:这些都是真的!

”唐珂...苏先生!“

魏泽喃喃着,一拳狠狠砸落在了桌子上。

“他们必定是当初离开唐珂之墓的时候就——”

他居然半点都没有察觉!

其实不只是他,那时候去乱石林中的人那么多,哪个也没看出任何异常!

之前大家顶多就是对于他们得到了唐珂传承而羡慕嫉妒恨一番,现在可好!

唯二的两位炼器圣者,全都成了他们的人!

桃花坞本就不好惹,这下更是要霸权了!

魏松看着魏泽,眼中略过一道怀疑。

这件事的确令人震惊,不然他也不会在得知此事之后匆匆赶来。

可是...魏泽的反应,实在是太大了些。

“家主,之前你去桃花坞,到底和他们说了些什么?”

如果真如魏泽之前所说,是去解开误会了,那现在应该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吧?

魏松直觉这里面有问题。

魏泽深吸口气,道:

“没什么。之前因为西平的缘故,我和他们有点隔阂。而在唐珂之墓里,也闹了些不愉快。所以他们才怀疑那大乘宗的事情是我所为。但现在...事情都已经解释清楚了。“

对于魏泽的说法,魏松并不相信,半试探性的说道:

“那就好。有了唐珂二人撑腰,容修和上官玥,以后只怕是更不好招惹了。这种人,就算是不能做朋友,也绝对不能做敌人。”

魏泽闭上眼睛,沉默良久,才道:

“你说的不错。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们还是要表示表示的。”

“家主的意思是——”

“我即刻启程,再去一趟桃花坞,送上一份贺礼,就当是...为了魏家。”

“还去?”魏松有些迟疑。

对于现在的桃花坞而言,现在再去“讨好”,似乎有些晚了吧?

魏泽自嘲一笑。

“不管怎样,这一趟我是非去不可了。“

魏松觉得他话中有话,但思来想去,觉得魏泽的做法也没什么错处。

毕竟这是对整个魏家利大于弊的事情。

“家主打算挑什么作为贺礼?族中的库存——”

“这个我心里已经有了选择,就不必魏松长老担忧了。”

魏泽闭上眼。

“我想先休息会儿,魏松长老若是没有其他事,就请便吧。”

魏松欲言又止,但看魏泽神色倦怠,最终还是将那些话都咽了下去,只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房门被关上,房间内再次陷入一片凝固的死寂。

良久,魏泽长长的叹了口气,整个人都似是瞬间苍老了许多。

......

桃花坞。

唐珂与苏梨的出现,在城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然而处于风暴中心的二人,却是都选择安安静静的待在玥府,似是打定主意从此真就住在这了。

了了一桩心事,楚流玥心情也放松了许多。

于是,事情结束之后,第二天一早,她就带着华双双去找团子了。

唯一让楚流玥无力吐槽的是,当他们来到院落之外的时候,身后又跟了十几只魔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