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惊疑不定的看向容修,想要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

之前他就觉得容修似乎猜到了一些,但一直不敢确定。

但现在...

“圣子到底想什么?”

他深吸口气,沉声问道。

“如此拐弯抹角,只是浪费咱们彼茨时间罢了。咱们还是打开窗亮话的好。”

“魏家主真是爽快人。”

容修唇角略过一道满意的笑,

“将魏西平交出来,此前的诸多事宜,就此揭过。”

魏泽瞳孔皱缩!

......

楚流玥来到的时候,就看到前厅房门紧闭,燕青正在门前守着。

他双手抱剑,腰身挺直,往那一站,活脱脱的型冰山。

看到楚流玥,他立刻就要行礼,楚流玥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如此。

“他们在里面?”

燕青颔首。

“殿下,您来了以后,直接进去就是。”

楚流玥对里面的情况也很是好奇,正打算进去,忽然又退后一步,上下打量了燕青一眼。

燕青有些不明所以:

“可是属下有什么不对?”

楚流玥点点头,又摇摇头,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燕青,你的实力...似乎比之前又精进了不少啊?”

一开始还没注意,仔细看了一眼之后,她才发现燕青身上的气息,的确比以前增强了很多。

这个修炼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些。

能跟在容修身边,且深受器重,燕青的赋自然不容质疑。

不过这进展还是让楚流玥有些讶异。

燕青没想到她居然是在想这个,一时顿住。

“听你是独自一人去的魏家,将魏泽请回来的?”楚流玥又问道。

燕青颔首:

“是。”

那这就更惊人了...

魏家到底是一流世家,他就这样单枪匹马的去了,还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若没有一定的实力,还真做不到。

楚流玥想了想,意味深长的笑道:

“你和岑一还真是有些相似。”

岑一是个深藏不露的,燕青更是如此。

燕青拱手道:

“属下不敢。”

“难怪八现在也怕你。她向来是最怕岑一的,现在又加了一个你。”

楚流玥调侃道。

之前在云阙的时候,八是去找燕青的麻烦。

来了桃花坞之后,倒是收敛了很多,甚至避开不见。

除了岑一,估计也就燕青这样的能压制住她了。

燕青一愣,薄唇微抿。

“属下无意得罪八姑娘。只是之前有些误会”

楚流玥挥挥手:”没事儿,八虽然有些任性,但凡事不放在心上,你也不必太过在意。“

燕青欲言又止。

这段时间,他的确没有碰见过八。

楚流玥并未注意到燕青的神色,完之后就打算推门而入。

然而就在此时,房门却是忽然从里面被人打开。

楚流玥退后半步,和魏泽撞了个正脸。

只是此时的魏泽,脸色却是难看至极。

楚流玥只当初在唐珂之墓中赢了他的时候,看到过他脸上有过这样的表情。

她顿时笑了。

“哟,魏家主?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魏泽看到楚流玥,本就糟糕的心情更是一塌糊涂。

他深吸口气,不知花了多大的力气,才终于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着,他抬脚就要离开。

楚流玥拦在了他的身前。

“嗯?我这刚来,魏家主就要走?这是什么意思,不想见到我?”

当然不想看到你!

若非被逼无奈,他连这地方都不会来!

魏泽心中暗骂,胸口似有什么将要冲出。

“玥儿,魏家主的确是有急事儿。”

容修从里面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淡声笑道。

“咱们还是不耽误他的时间了。”

楚流玥有些讶异,眼神在二人身上扫来扫去,一时有些蒙了。

这是...已经谈妥了?

可她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但看二人这样,八成是魏泽溃不成军。

楚流玥也就退开了一步。

魏泽正要抬脚离开,容修提醒道:”魏家主,你好像忘了一件事儿?“

魏泽脚步一顿,扭头看向楚流玥,脸上的肉抽动了几下,好不容易才吐出几个字来:

“我魏泽,给玥主赔不是了!还望玥主大人大量,休要与我计较!“

楚流玥更加惊讶。

魏泽这人嘴硬的很,今儿居然肯主动赔礼道歉了?

她想了想,

“那...魏家主一路走好?”

魏泽差点吐出一口老血,袖袍狠狠一甩,快步离开。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楚流玥才回头看向容修。

“你这谈的未免也太快,我这刚来”

“不过是些事儿,本来也没那么复杂。”容修唇角微弯。

楚流玥眨了眨眼。

“你让我来...就是为了听他这一句道歉?你刚才和他了什么,他居然肯低头了?”

容修笑了笑。

“进来,我慢慢跟你。”

......

二人来到屋中,容修将之前的事情简略的陈述了一遍。

楚流玥一脸懵。

“就这样?”

“就这样。”

“你只提了魏西平的名字,他就什么都答应你了?”楚流玥想想,还是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他对魏西平竟是这般看重么?以前不是,魏西平想要得到魏家的少主之位,竞争还很激烈?”

“那些都是噱头罢了。魏家少主的位置,从一开始,魏泽就是准备好给魏西平的。不然魏家年轻一辈那么多人,为何只有他去了灵霄学院?”

在外人看来,是魏西平勤奋好学,但实际上,这都是魏泽的主意,为的就是帮魏西平铺路。

“可是...就算如此,你怎么确定,那铁锤之中的,一定是魏西平?”

楚流玥不是没有怀疑过,但因为没有什么证据,就一直没敢确定。

容修唇角扬起一抹淡淡弧度。

“他对那东西看重至极,再加上那道气息...足以确定。其实我也没有证据,不过就是诈他一句。他自己就认了。”

楚流玥“啧”了一声。

从头到尾,容修这几乎没有花费任何力气,就将魏泽给解决了?

“真是可惜,我应该来早一点的。”

楚流玥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魏泽当时的脸色,肯定十分精彩。

“他还会来的。”

容修道。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