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容修似是刚出去不久,桌子上刚沏好的茶还冒着袅袅白烟。

她动了动胳膊,锁骨上的红痕若隐若现,不过身上倒是很清爽,她迷迷糊糊的记得后来容修抱着她去洗澡了。

某人为了有个女儿还真是不择手段...

楚流玥脸微微有些热,双手在脸上贴了贴,这才穿衣起身。

不过大约是因为已经突破尊神,她的肉身力量比以前强出不少。

虽然折腾了很久,倒是并没有太过酸疼难受。

楚流玥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就看到在庭院之外守着的金发少年。

他半靠在月门,眉间微蹙,神色沉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细碎柔软的短发垂落,在阳光下山闪耀着淡淡辉光。

“小舟。”

楚流玥喊了一声,羌晚舟却似是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并回应。

楚流玥抬脚走了过去,又微微抬高了声音:”小舟?“

羌晚舟这才恍然回神,扭头看向她。

当她的容颜映入眼中,他的神色有一瞬间的恍惚。

有那么一瞬,楚流玥甚至觉得羌晚舟在透过自己看另外一个人。

她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笑道:

“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羌晚舟的眼瞳终于有了焦距,迅速摇头:“没什么。”

楚流玥觉得有些奇怪。

他好像有心事。

但既然是心事,就未必想要告诉旁人,她就没问。

“你怎么在这?”

虽然平日他也会守在她左右,但这个院落是她和容修的住处,寻常时候无人会来,就算是羌晚舟等人,若要看守也都是极其小心谨慎的隐匿起来。

像这样青天白日在院落门口等着的,实在是少见。

羌晚舟站直了身子:

“魏泽来了。刚才圣子已经过去,此时正在前厅。圣子说,等您醒了,再请您过去。“

“魏泽?他怎么会来?“

楚流玥顿时觉得有些可笑,唇角勾了勾。

难道是因为大乘宗林江的事儿?

之前她曾审问过那个男人的来历,他怎么都不肯说,甚至尝试自爆,但最终被容修拦下。

那人的肉身当场损毁,只剩下一道魂魄,被容修锁起。

难道是容修问出什么来了,抑或是他有了其他的证据?

楚流玥不是没有怀疑过魏家。

毕竟整个神墟界,能派出尊神强者做线人的,也就那么几家。

排除当时在场明显与之无关的那些,范围就更窄了。

更不用说,魏家和她还颇有恩怨。

“魏泽是和燕青大人一起回来的。”羌晚舟道。

楚流玥眉头轻挑,越发肯定心中猜测。

这里距离魏家极远,来回一趟需要不少时间。

魏泽居然这么快就来了...看来燕青动作够快的。

不,或许该说,是容修太过干脆利落。

“去看看。”

......

前厅,容修坐在上首,魏泽坐在左下的位置。

燕青在房门外守着。

房间之内氛围冷凝、僵持。

容修眼帘半垂,呷了一口茶。

漂浮的青叶泛着淡淡清香,其中还带着几分苦涩的姜气。

以前喝不惯,但现在却极喜欢。

他这边不紧不慢,那边的魏泽却是坐立难安。

分明他和容修也算得上是平起平坐,甚至他还更年长些,但不知为何,在容修面前,他总觉得自己气势上输了一筹。

等那一口姜茶的清香苦涩在唇齿间弥漫开来,容修才将茶杯放下。

哒。

上好的骨瓷茶杯落在桌子上,发出不轻不重的一声响,在寂静的房间内,尤为清晰。

魏泽的心也跟着跳了跳。

“这么说,那个假林江,当真与魏家并无半点关系?“

魏泽立刻道:

“这是自然!这次新门界开启,无数世家宗族前往,但我魏家自始至终都没有参与。这个人怎么可能与我们有关?“

“是啊,说到这个,本殿也很是好奇。既然大家都去了,为何魏家没去?这样的大好机会...魏家主居然也舍得错过?”

容修抬眸,似笑非笑的看向他。

魏泽勉强一笑,道:

“这个...因为当时正好有些事情耽搁了,便没来得及。后来想着再去已经晚了,就干脆算了。除了我们魏家,其实还有很多世家宗族没去,不是吗?这似乎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容修颔首。

“魏家主所言有理。“

魏泽心中松了口气。

“圣子向来聪睿,想必不会被这等没证据的事儿误导。既然那人已经死了,现在死无对证,只怕是不好找到齐幕后之人啊——”

容修忽然道:”谁说他死了?“

魏泽脸上的表情有了一瞬间的凝滞。

他和那人之间的联系已经断绝,那人绝对是死了啊!

而且,之前燕青不也这么说的吗?

容修唇角微弯,掌心一动,数道金色流光从指间飞出,瞬间形成一个四四方方的金色牢笼!

在那里面,有一个红色与黑色掺杂的光团——正是那假林江的魂魄!

魏泽的手陡然握紧了椅子的扶手,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起身的冲动。

只是他脸上那一闪而过的震惊和慌乱,还是没有逃过容修的眼睛。

“此人胆大包天,试图窃取玥儿的屠天圣种,还想将污水泼到玥儿头上。如此罪行累累,直接让他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容修微微一笑,

“魏家主觉得,本殿是那等心慈手软之人么。”

魏泽眼角狠狠跳了跳。

嚣张!

放肆!

神墟界内,容修凶名赫赫,人人都知他不好招惹。

但他居然还就这么直接当面承认自己心狠手辣...未免也太狂了!

这不是摆明了在威胁他魏泽?

“那...那圣子可是查出了什么?”

魏泽喉咙发干的问道。

容修扬了扬下巴。

“这是个死士,问不出什么。如今只剩一道魂魄,更难问出口了。”

魏泽悬着的心刚要落下,就又听到容修继续道,

“不过——本殿倒是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巧合。他的气息...似乎与魏家主颇为接近。不会魏家主对此...有什么想说的?“

魏泽当即否认:“这怎么可能!这一定是圣子搞错了!我——“

“对了,说起来,魏家主手中的那个铁锤上,似乎也有着与这极其相似的气息?”

魏泽的声音戛然而止。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