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泽气急反笑。

这是要他登门谢罪?

是,如今的云天阙和玥府联手,的确是胜过魏家。

但这也不代表,容修和楚流玥二人,可以为所欲为!

魏家怎么说也是神墟界内屹立千年的一流世家,而他身为家主,代表的更是他自己和整个魏家的颜面!

若这次真的去了,那不是任由天下人耻笑?

“魏家与大乘宗往来甚少,至于你说的那个什么林江,与我们更是半点关系都没有!冤有头债有主,谁犯错,你们找谁去,何必来找我魏家的麻烦?”

魏泽整理了一下衣领,

“那新门界开启之后,我便已经传令,命魏家众人各自待在家中,不得参与此事。若燕青大人不信,大可去调查一番,看看这段时间,我魏家是否有人离开清古坡?”

他这话说的很有底气,脸上还带着几分被随意冤枉指责的愠怒。

其他人见此,也都是纷纷点头。

“不错。家主之前的确下达了这样的命令,这段日子我们一直都在这。”

“既然是大乘宗的人犯事儿,那去找他们就是,怎么还找到我们头上了...“

“是啊。云天阙的那位这么做,未免也太——”豪横。

最后这两个字还没吐出来,说话那人便瞬间觉得后背一凉。

他下意识的抬头看去,正撞上燕青那冰冷沉凝的视线,不由心里一抖,下意识的将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

这、这个燕青...也好大的威势!

周围的这些人不自觉的安静了下来。

燕青眉头微挑,直直盯着魏泽。

“魏家主,我倒是正好知道,最近一段时间,的确有个人离开了清古坡。你有兴趣听听吗?“

魏泽眼皮狠狠跳了跳。

燕青这句话说的是...

“燕青大人,事关重大。若你不能拿出让我等信服的证据,只怕你刚才的要求,我魏家不能答应。”

说话的是魏松。

不管怎样,魏家的名声还是要的。

若魏泽真的跟着去了桃花坞谢罪,那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遍整个神墟界!

到时候,魏泽自己无颜面对众人不说,魏家上下这么多人,岂不是也跟着一同蒙羞?

燕青颔首。

“我家殿下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这次也是一样。证据,自然是有的,若魏家主也想看,那我现在便可摆出来。”

魏泽心脏狂跳。

燕青这话到底几分真几分假,他实在是不敢确定。

但既然敢这样直接找上门来,那...只怕事情不妙。

魏泽迅速在脑海之中搜索了一遍任何可能出现的纰漏。

林江那条线,他已经埋了很久了,就连魏家的其他人都不知晓。

而且现在那人已经死了,算是死无对证。

他们能有什么证据?

可魏泽实在是不敢冒险——

思来想去,他终于正色道:

“看来这件事,圣子和玥主对本家主的误会颇深。不如这样吧,本家主随你去一趟桃花坞,当面与他们解释清楚。魏家和云天阙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因为一些误会闹出矛盾来,实在是不值当。”

一番话说得很是漂亮。

他答应了燕青的要求,一同前往桃花坞,但却不是为了谢罪道歉,而是为了“解释误会”。

听起来倒是好听了很多。

燕青退后半步:

“魏家主,请吧。”

......

桃花坞。

一夜时间匆匆而过。

紫尘醒来的时候,就感觉被子上压了个什么东西。

睁开眼睛一看,是一颗圆圆的脑袋,红绳金铃在有些凌乱的发髻中若隐若现。

却是团子趴在床边睡着了。

自从楚流玥将照看紫尘的任务交给她,她就打定主意寸步不离,一直守在这。

结果没撑住,直接睡着了。

赤月沙漠中被强行开了第六脉,对她损耗极大。

小身板现在还在恢复中,有些嗜睡也很正常。

紫尘偏了偏头,眸色淡淡的打量着团子,看不出情绪。

她睡得很香,嘴里喃喃的嘟囔着什么。

“...对...对不起...”

紫尘唇角微不可查的弯了弯。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团子终于醒了过来,缓缓睁开了眼睛。

紫尘合上眼。

团子揉了揉眼睛,看向紫尘。

“还在睡呀...”

她小声的说道。

看来紫尘受伤真是很严重呢。

她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从小凳子上跳下来,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床头。

紫尘本以为她是要拿药的,结果等了一会儿,也没听到任何声音。

正当他心中疑惑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什么靠近了些。

团子双手撑在床沿,踮起脚尖,将脑袋凑到了紫尘肩膀上的伤口处。

此时他的伤是被包扎好的,但隐隐还是能看到一点渗出的血色。

团子小小的叹了口气,有些沮丧。

每次看到紫尘的伤口,她都会无法控制的想起当时的一幕。

骨肉碎裂,热血飞溅的感觉,还那样明晰、深刻。

紫尘本以为团子是出于好奇,看几眼就会走,结果等了好一会儿,她竟然还没动。

她的几缕碎发垂落,飘在了他的脖颈肩膀之上。

小脑袋瓜一动一动,那几缕头发便扫来扫去,很痒。

好一会儿,紫尘终于忍不下去了,故意咳嗽了一声。

团子这才猛的清醒,抬头看他,一脸惊喜:

“紫尘,你醒啦!”

紫尘:“...嗯。”

“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还是——先吃药?”

团子皱起眉头,仔细的思考,

“还有伤口的药也要换的...不然还是先喝水吧!“

说完,双眼晶亮的看着紫尘,似乎在等他的答案。

紫尘有些无奈。

“团子,这些事情我自己做得来。你——“

“阿玥说了让我好好照顾你的!难道...你是觉得我做的不好?“团子瞪大眼睛。

紫尘顿了顿,到底没有提醒她,从昨天到现在,她好像还什么都没做,只是趴在这睡了一觉。

“...没有。先喝水吧。”

“好!”

团子转身就跑过去端水。

嗤——砰!

一团赤金色火焰燃烧而起,眨眼间将茶壶烧了个干净。

这里的东西都是寻常物件,哪儿经得起她这一烧。

团子一愣,呆呆的回头看他。

“我、我只是想着你喝热水比较好...我再去换一壶吧?”

紫尘闭了闭眼。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