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会落到如今这境地,追根到底,不就是因为得罪了上官玥,这才引得容修亲自动手的吗?

那么现在,容修当然也是不会帮他的。

甚至,他不再补上一刀,魏西平就已经要谢天谢地了!

魏西平以前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报仇。

容修他们害的他被灵霄学院除名,失去魏家少主的竞争资格,从此成为世人耻笑的对象。

他恨之入骨,甘愿付出极其惨烈的代价,抛却肉身,将自己的魂魄封锁在这铁锤之中,只为有朝一日能够报仇。

但现在,他的想法变了。

被困在这漫无尽头的黑暗中,日复一日的承受着那些非人的折磨,而且半点能出来的希望都看不到。

这样的日子,谁能忍受?

魏西平实在是快被逼疯了,再听到魏泽的那些话,更是直接失去了理智。

甚至连求容修出手这样的荒唐话都说出来了...

魏西平自嘲一笑,没再说话。

山洞中重新恢复死一般的寂静,周围的空间似是也寸寸凝固。

魏泽心中难受至极。

虽然他有好几个儿子,但魏西平最受他的器重和喜欢。

他也一直是将魏西平当做接班人来培养的。

本想等他从灵霄学院学成归来,就顺理成章的将少主之位交给他,谁知后来竟是出了那么多事儿?

“西平,你放心,爹一定会想办法的!“

魏泽正要再说,却忽然听到外面传来魏克寒紧张催促的声音。

“家主!族中来人了!”

魏泽眉头皱起。

离开之前,他又宽慰了魏西平一句:“过段时间爹再来看你,你先好好养着。“

说完,他便抬脚朝着外面走去。

......

魏泽从山洞口走出:

“怎么回事儿?”

魏克寒连忙上前,

“家主,我刚才察觉到有人正在靠近,若是没猜错,应该是魏松长老——”

话音未落,天空之上便骤然传来破空之声,一道身影正迅速靠近!

魏泽抬头看去,神色更冷。

来人是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白袍老者,童颜鹤发,的确是魏松!

魏家的长老共有六位,而魏松长老是其中年龄最长,辈分最高,同时也是实力最强的一个。

就算是魏泽,见了他也要客气三分。

魏克寒摇头:“这——我也不知。“

魏松平日极少掺和族中之事,今日会忽然来这,的确是奇怪。

眨眼间,魏松已经到了二人身前。

“家主。“

“魏松长老。”

二人互相见礼。

虽然魏松贸然来此,魏泽心中颇为恼怒,但碍于对方身份资历,他面上还是十分客气。

“不知今天什么风把魏松长老吹来了?”

魏松面色巍然,苍老而莫测的双眼淡淡的看着魏泽。

“家主好一段时间没有回去,我等心中不免担忧。”

说着,他的目光落在了魏泽的手臂之上。

“家主受伤了?”

魏泽胳膊往后放了放,咳嗽一声。

“之前在乱石林受了点伤,不碍事。”

魏松心中生出几分怀疑。

虽然看不到伤口,但从这空气中飘散的血腥气,不难判断魏泽这是心伤。

而乱石林的事情,都已经结束个把月了...

魏松没有揭穿他这拙劣的谎言,进入正题:

“家主没事儿就好。只是不知家主现在可有时间,回去一趟?”

魏泽有些奇怪。

“魏松长老,您这次过来,就是为了找我回去的?”

“不错。”

魏松坦然承认。

整个魏家,也就只有他来做这个事儿,不会被责罚了。

魏泽笑了笑。

“我本来就打算尽快回去的,没想到竟还麻烦了魏松长老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

魏松点头。

“那就好。族中出了点事儿,家主还是尽快回去的好。“

他这反应终于让魏泽意识到,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

“族中怎么了?”

魏松定定的看着他。

“云天阙来人了。”

......

魏府大门前,燕青负手而立。

除此之外,还有魏家的几个人。

“燕青大人,家主最近都不在府内,就算是要赶回来,也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您总在这站着多不合适,还是进去等吧?”

其中一位长老苦口婆心的劝道。

燕青神色不动,声音冰冷,容颜冷峻。

“不必。我在这等着就是。”

魏家的这道门,他着实没兴趣跨进去。

站在门口的几人面面相觑。

这...这燕青也太霸道了。

二话不说,直接登门说要见他们家主,而且连门都不进去,就这么在门口堵着。

而且看这阵仗,不见到家主他是不会走的了。

这叫什么事儿?

若非是看在他主子的面子上,他们才不会这样忍气吞声。

正当双方陷入僵持的时候,魏松三人终于赶回。

魏泽远远看到挺身而立,神色冷凝的燕青,便是心中一跳。

早不来晚不来,燕青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魏家了?

谁不知道燕青是容修的左膀右臂,如今他来,显然也是代表着容修的!

魏泽有些不安,但面上还是强自镇定。

“燕青大人远道而来,不知有何贵干?”

燕青半转过身,看向魏泽。

”魏家主。我今日是奉命前来,代表圣子,找魏家主讨要一个说法。“

他一贯是个冰山样,此时神色冷肃,更是添了几分威严,让人不自觉的心生敬畏。

魏泽暗自皱眉。

这燕青虽然极其年轻,但跟随容修多年,站在他面前,气势上竟然分毫不输。

“哦?讨说法?这...本家主却是不知,什么时候得罪了云天阙?”

来者不善,魏泽也就不绕弯子了。

燕青这摆明是来找事儿的。

“这个魏家主自己心里清楚。“燕青冷冷看着他,“大乘宗林江,前段时间心怀不轨,恩将仇报,试图窃取王妃的屠天圣种,并想趁机对其他众多一流世家宗族众人下手。如今已经死在了王妃和殿下手中。对于这件事,您真的没什么想说的吗?”

魏家的其他几人都是一脸茫然。

魏泽心里一沉,下意识否认:

“大乘宗的事儿,与我魏家何干!?”

燕青道:

”是否与您有关,您自己心里清楚。殿下的意思,为了魏家,您最好亲自前往桃花坞,道歉认罪。“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