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眼将团子掳走,就是为了帮她开脉?

但以团子的资质,开第六脉也就是早晚的事儿,那东西又何必这样着急?

稍有不慎,只会摧毁团子的天赋。

它到底想做什么?

楚流玥摸了摸团子圆圆的发髻,温声笑道:

”是啊。还好咱们团子厉害。“

“是紫尘厉害!”团子纠正道,“要不是他,我这会儿可能已经被开了第七脉呢!”

楚流玥心中一沉。

羿昭的脸色也笼上了一层阴霾。

幸好他们及时赶过去了,也幸好团子早早醒悟。

因为同命契约的缘故,楚流玥突破尊神,团子也是受益匪浅,在很大程度上,缓冲了被强行开脉造成的影响。

若真是被强行开了第七脉,只怕对她身体的损伤,真就成了不可逆的了。

羿昭又问了一些当日的情形,团子都一五一十的说了。

“族长爷爷,阿玥,既然我现在没事儿了,那我就去照顾紫尘啦?”

团子扑到楚流玥的大腿上,仰头问道。

楚流玥轻轻揉了揉团子的小脸。

“好。“

团子这便欢欢喜喜的离开了。

她走之后,房间之内陷入短暂的安静。

片刻,羿昭开口:

“这件事还是要继续查。”

楚流玥点点头。

“羿昭前辈放心,我已经命十三玥暗中搜寻消息。一旦有了任何发现,势必第一时间告知与您。”

羿昭沉声道:“你们的人手估计不够。吾即刻启程,赶回凤凰神山,调动族内众人共同调查。无论如何也要将那东西揪出来!“

楚流玥先是惊讶,但很快便理解了他心中所想。

羿昭虽然不喜欢与人族往来,但这次的事情牵涉到了团子。

他对团子向来疼爱至极,这次团子受了这么大的罪,他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他这是打算调动整个族群的力量为团子报仇了。

楚流玥郑重抱拳行礼:

“多谢羿昭前辈。”

羿昭神色一如既往的冷肃。

“团子是吾族少主,这些本就是我们分内之事。“

说完,他便匆匆告辞。

楚流玥将他送出了门外,转眼间那道身影便消失不见。

容修从身后走过来。

楚流玥回头,迎上容修的眼神,微微一愣。

这神色...与他以往的模样有些不同。

那双深邃的眼眸望着她,似有波澜涌动,带着某种说不出的气韵。

楚流玥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好像也没有啊...

容修摇头一笑。

“没有。”

“那你为何这样看着我?”

容修一声轻叹。

“我只是忽然想到一件事。”

“什么事?“

容修并未立刻回答,反而是走到了她身前,一手揽住了她纤细柔软的腰身,微微俯首,凑到了她的耳边,低声笑道:

“我在想...若我们有个女儿,一定极好。“

楚流玥一愣,随后便是感觉一团火从耳廓烧到了脸颊。

“你、你说什么?这还没影儿的事儿呢!“

容修看着她纤细白皙的脖颈,迅速蔓延成了一片绯色,唇角笑意更深,把人抱得更紧,咬着她耳朵,声音压得更低。

“已经成亲了,怎么会没影儿?“

楚流玥一时语塞。

他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耳后,肩窝,几乎令她半边身子都滚烫。

“怎么、怎么忽然想到这个?”

容修低笑不语。

其实以前还真的没有这想法,只是刚才在房间中,看到她那样温柔小意的哄着团子的时候,忽然福至心灵。

若他们有一个女儿,必定也是玉雪可爱,娇软漂亮。

和她一样。

“那就说好了,要女儿。”

容修道。

楚流玥嗔怒的瞪了他一眼。

这种事情又不是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这男人未免想的太美。

只可惜这一眼没什么威慑力,反而如秋水横波,像小钩子在人心上不断的勾着。

他直接把人打横抱起,朝着屋内走去。

楚流玥顿时一惊,下意识勾住他脖子:

“容修?你要做什么?“

这青天白日的——

容修看她一脸慌张窘迫的样子,顿时笑出声来。

“你想我做什么?我只是想着你刚刚突破尊神,又马不停蹄的赶回来,正需要好好休息。怎么,你在想什么?”

楚流玥磨牙。

这男人!

“你在想什么,我就在想什么!”

容修挑眉,唇角笑意微深。

“那咱们夫妻可真是心有灵犀,都想到一处了。”

一边说,一边把人抱进了屋内。

房门紧闭的一瞬间,他便把她放下,按在了门上,一手撑在她头顶,一手捏住她下巴,半哄半迫的吻了下去。

她的音节模糊在唇齿之间:

“....容...容修,你...你刚才不是想...要休息...”

容修逼的更近,将她的声音碾碎在喘息中。

“是啊。”

“但我还想这样...还有这样...“

他的声音贴在耳边,低沉沙哑,气息滚烫。

“玥儿刚才不是说,与我想的一样?”

楚流玥还想再争辩两句,却全都被他吞噬入腹。

意识沉沦之前,她脑海中只剩下一句话:

这男人——太腹黑!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