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那原本肉乎乎的脸,经过这次的折磨,直接瘦了一圈,看起来很是令人心疼。



此时,她仰着脸,眉眼之间尽是担忧。



楚流玥将她抱了起来,轻轻蹭了蹭她的脸。



“团子放心,紫尘没事儿的。“



团子双手抱着她的脖子,的眉头还是紧紧皱着。



“可是...可是他受了好严重的伤...”



楚流玥心中叹了口气。



团子很聪明,这种模糊的话语根本无法对她起到任何安慰作用。



她亲了亲团子,耐心温柔劝道:



“团子,不用担心。现在我们已经回来了,只要好好休养,一切都没问题的。你连阿玥也不相信吗?”



团子摇头,靠在她肩窝,轻声喃喃,



”团子最相信阿玥了。“



楚流玥心中一软,冲着旁边的羿昭道:



“那先到族长爷爷那边,一起等着好不好?”



团子知道她这是要帮紫尘看伤了,便乖巧的点点头。



“好。”



容修就站在旁侧,看到这一幕,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有一道光划过,眉眼温润了几分。



楚流玥并未注意,转身将团子递向了羿昭。



羿昭那向来冷硬的面容,瞬间出现了几分波动,咳嗽一声,伸出手心翼翼的将团子抱在了怀里。



团子虽然已经开邻六脉,但抱起来,还是绵绵软软的一团。



他微一垂眸,看到团子身上已经干涸的暗红色血迹,心底还是涌上了一股愤怒与杀意。



但怕吓到团子,终究还是压了下去。



杀了聂洪杰父女二人,他犹不解恨!



以后若有机会,他必定要将背后之人揪出,令他千百倍偿还团子受的苦!



忽然,一直软软的手摸上了他的眉心。



“族长爷爷,别生气了,团子这不是好好的吗?”



虽然羿昭什么都没,但她知道,他在在心疼她,也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



羿昭瞬间觉得心底一软。



他捉住团子的手,点点头:



“好。都听团子的。“



这厢,楚流玥心念一动,将紫尘召出。



紫尘的情况,看起来十分糟糕。



是遍体鳞伤,一点也不为过。



尽管楚流玥之前已经尽量在修复他的伤势,但他的伤实在是太重。



尤其是——穿骨之伤!



紫尘作为神兽,又拥有着太虚凰龙一半的血脉,按理肉身力量是极强的。



就算是与尊神战斗,也未必会受太重的伤。



由此可见,对方实力极强,而且对他下手极重!



楚流玥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手中出现了一把匕首。



她抬脚走过去,将紫尘肩膀处的衣服划开,露出了那道被洞穿了骨头的伤口。



碗口大的血窟窿,就这样赤裸裸的呈现在眼前。



楚流玥心尖一颤。



其实这些年来,她见过更多比这血腥可怖的场景,但如今这伤是在紫尘身上,她便是难以克制的愤怒与心疼。



紫尘的两只手腕,也是有着同样的伤口。



楚流玥深吸口气,问道:



“这是之前为了挣脱那东西的束缚留下的伤?”



紫尘俊冷的容颜一片苍白。



他点点头,声音虽然虚弱,语气却是一如既往的冷静低沉:



“是我实力不够,只能采取这样的法子。“



他尝试着弄断那锁链,但试了很多办法,都没能成功,最后只能这样了。



楚流玥胸口一堵。



“是我太过大意,当时不该让你们离开的。”



后来每每想起,她都觉得,如果那时候更警觉一些,没有让团子和紫尘出去,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



紫尘摇头:



“雪雪当时与我们一起。但它的目标,就是我们——”



“不是的。”



团子忽然开口,一双眼睛红通通,



“我知道,是我。“



她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



“都是我不好!如果那时候,不是我非要缠着紫尘去打架,他就不会被我连累了...”



着,她终于忍不住,豆大的泪珠儿一串串的往下掉。



滚烫的眼泪落在羿昭的手上,顿时让他心疼的不校



“团子,团子,别哭。“



他何曾见过这场面,一时间也是手足无措。



楚流玥拧眉:



“团子,这不怪你。“



真要起来,那只眼的真正目标,其实是她!



而团子,应该是它退而求其次要下手的对象。



团子泪水涟涟,眼睛红的不行,看到紫尘手上肩上的伤,哭的更凶。



“就是我!紫尘本来好好的,都是为了救我才受了伤...都是我不好...”



之前精神一直处在紧绷状态,她就没想那么多。



现在终于安全回来,再看到紫尘的伤,想起当时的一幕幕,便是铺盖地的愧疚和自责。



“紫尘...对不起对不起...”



团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像是要将这段时间的担惊受怕委屈痛苦,全都发泄出来。



她的身子哭的一抽一抽的,羿昭自己简直也要心疼的不知怎么办了,正好求助的看向楚流玥。



“别哭了。”



紫尘忽然开口,脸色是一如既往的清冷淡漠,语气却是多了几分难得的温和与耐性。



团子忽然从羿昭怀中跳下来,跑到了紫尘身前。



“紫尘,要不你打我吧!”



团子一边着,一边抹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看到紫尘的手腕和肩膀上的血窟窿,她心里更是难受的不校



“如果不是要救我,你根本不用受这些赡!“



“与你无关。它将我关起来的时候,就已经用锁链穿透了我的手腕。”



紫车摇摇头。



“不过,还好。“



他的眼神落在团子的手腕上。



或许是为了帮团子开脉,对方并未用这种手段对付团子,而只是用镣铐将她的手腕锁住。



还好他是被穿了手腕,反而留下了一线逃出生机。



还好,不是她。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