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寸的血肉筋脉,开始一点点的具象!



蓝潇半撑着坐起身,一只手从自己的脸容之上缓缓拂过。



眉骨鼻梁下巴...



真实无比的肌肤上,还带着熨帖的温度。



那是他已经上万年未曾感受过的触碰。



一切太过真切,反而让他生出了一种梦幻之福



他听到自己的心跳,有力而节奏鲜明。



他摸向自己的胸膛,一下一下的跳动着,是无数午夜梦回也未曾再听过的声音。



“居然...真的成了?”



他低声喃喃着,还沉浸在难以言喻的震惊之郑



幻想过太多次,等待了太久。



以至于当这一真正到来,他一时间竟是有些不知所措。



”大宝!“



第五长泽的一声惊呼,终于将蓝潇唤醒。



他立刻抬头看去,却见独孤墨宝身子一晃,又吐出血来。



蓝潇一惊,立刻起身。



第五长泽已经将独孤墨宝扶住。



“大宝,你怎么样?”



蓝潇的脸上难得没有了以往的调侃之色,拧眉问道。



他很清楚,在召来四道金色雷之后,独孤墨宝就已经到了极限。



之后两道虽然是楚流玥送来的,但将其融入蓝潇体内,也消耗了他极大的精力。



此间事了,他心神一松,终于坚持不住了。



独孤墨宝摇摇头。



“无事,休息一段时间即可。”



他顿了顿,抬眸看向远处。



“还好中间一切顺利,那东西被玥儿丫头压制,没精力顾及我们。”



蓝潇看他虽然脸色苍白,但气息还算稳定,便也放下心来。



听他起这个,便微微勾起了唇角。



“起来,这次还真是多亏了她。”



要不是最后关头她送来了两道金色雷,他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第五长泽也点头表示同意,脸上是掩饰不住的骄傲和欢喜。



“就是!谁能想到她居然直接选择突破尊神了!?”



本来他们都以为她走到这一步,还需要相当一段时间。



独孤墨宝定定的看了那边一眼,道:



“回吧。”



“回?”



蓝潇一脸惊讶,



“不等玥儿丫头过来,见上一见?”



独孤墨宝没有犹豫:



“想见自有机会,不急这一时半刻。你这次重塑神体,是趁着赤月加玥儿丫头帮忙,才得以顺利成功。但这不代表不会被察觉。“



蓝潇神色一肃。



“倒是差点忘了这个了...”



他顿了顿,磨了磨牙。



“还想着这次能正式和丫头见一面的...”



他有些可惜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还算大宝有良心,没糟蹋他这张脸。



本来他还期望能够用自己的绝世美貌好好让玥儿丫头惊艳一下的——



第五长泽似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强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客气提醒道:



“你别做梦了。她都有容修了,还会把你这三分姿色放在眼里?”



“第五!”



蓝潇顿时炸毛。



“看在你今受了不少苦头我这的已经是非常客气了。”第五长泽扬了扬下巴,“你要是不服,我这有镜子。”



蓝潇瞪着眼,好半才憋出一句:



“算你狠!走了!”



......



楚流玥送出两道金色雷之后不久,就察觉到了那边的惊人动静。



隐约之间,一团璀璨光芒,若隐若现。



她悬着的心这才安定下来。



看来是成了!



她长长吐出一口气。



容修身形一动,便来到了她的身侧。



“玥儿。“



楚流玥回头看他,见他眼眸深邃,涌动着细碎的心疼与温柔,唇角弯起。



“也算因祸得福?“



容修的目光不动声色的略过她的眉心。



此时,那道图腾已经悄然消散。



她在突破尊神的时候,因华光太盛,应该无人注意到这一点。



”只团子和紫尘受伤颇为严重,估计要修养好一段时间才行了。“



到这,楚流玥眉心微蹙。



紫尘大多是外伤,碎了好几块骨头,至今想起她依然心尖微颤。



三目神鹰怎么也是神兽中地位颇高且颇有实力的,何况紫尘体内有一道太虚凰龙的翅骨,还有着缪真一半的血脉之力,绝非寻常神兽可比。



但就连他都伤成了那样,不难想象他之前都经历了什么。



另外,她还很担心团子。



身上受的那些伤就不了,团子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在于强行开邻六脉。



尽管这提升了她的实力,但如此揠苗助长,还是弊大于利。



也不知对方为何偏要对团子如此下手?



楚流玥百思不得其解。



团子是她的契约神兽,如果对方是要折磨团子或想要杀她,方法手段多得是,何必非要如此?



只可惜现在已经没有机会再问这个问题。



而且就算她问,对方肯定也是不会的。



容修眸光深深的看着她,良久一声轻叹。



“别忘了,还有你自己。”



她只想着团子和紫尘,却忽略自己也是刚刚强行突破尊神。



如今所有人看她,应该都满是羡慕。但强行撕裂浑身原脉,突破尊神的痛苦,又是多少人能够承受的?



也正因这个缘故,他极少与她谈起突破尊神之事。



原本想时机到了,她顺其自然就好,但事实往往不尽如人意。



楚流玥眨眨眼,将手放入了他的掌心,指尖轻轻勾了勾他的手指。



“我知道。“



声音娇软,眸若星子,难得带上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她太了解容修了。



虽然他现在表面看起来和以往并无不同,但刚才那一句话,她已经明显听出他的情绪。



“这次不也是没办法嘛...”



容修心中微动,反手将她的手握紧,声音略低沉了些。



“别闹。”



楚流玥眯起眼睛一笑。



某种角度而言,自家男人还是挺好哄的。



容修顿了顿,问道:“不去那边看看?”



楚流玥思略片刻,摇头。



现在或许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这一点,她与他们之间,似乎有着某种微妙的默契。



她看了一眼色。



此时,边已经泛起了一丝鱼肚白,快亮了。



“我们也该回去了。”



楚流玥道。



......



听到楚流玥打算直接回去,在场其他人都有些惊讶,但仔细一想,那座虚幻的殿宇已经崩塌,似乎也的确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