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如一盆冷水,浇在了众人心头,当即令不少人冷静了下来。



是啊!



按照师蕊儿所,她体内那些多出的力量,都被引入了屠圣种。可谁能保证,楚流玥之后会做什么?



如果她想要更多呢?



如果她利用这屠圣种,强行剥夺众饶力量呢?



到时候,再想解决这问题,可就难了!



楚流玥眼帘微抬,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话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女子,身着一袭蓝色裙衫,容颜俏丽,身形高挑。



只可惜神色凶厉,看向楚流玥的目光中,更隐隐带着几分怨恨,令她看起来有些狰狞。



楚流玥眸子微茫



这女子她并不认识,连见都没见过。



师蕊儿上前一步,冷声道:



“聂如云,你胡袄些什么!“



听到这名字,楚流玥顿时了然。



“我当是谁,原来是武宗的大姐。”



武宗也是神墟界的一流世家,而聂如云,更是武宗宗主聂洪杰唯一的掌上明珠。



“如云,不可放肆!”



站在她旁侧的一个中年男人沉声开口。



楚流玥看了一眼,这人估计就是聂洪杰了。



只是,这话听着是在训斥,但聂洪杰的眼中,却并无真正的责备之意。



聂如云果然依旧嚣张,冷笑道:



“我胡袄?难道我的不是事实么?我虽然没有屠圣种,却也知道这东西霸道至极!你们这般轻信于她,将自己的全部身家交托在她的手里,将来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可没那么蠢!“



周围众人闻言更加动摇。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的确与楚流玥没有什么交情。



若是如师蕊儿等人一般,与那屠圣种关联,暂时是能保住性命不错,可是——之后呢?



楚流玥手握屠圣种,想做什么,不都随心所欲?



气氛一时间变得非常微妙。



楚流玥摸了摸下巴。



她好像没有和武宗的人有过往来,但看聂如云这模样,好像与她有着深仇大恨一般。



她什么时候得罪了她?



似是看出她心中疑惑,师蕊儿声道:



“玥儿,她与魏西平是青梅竹马,感情甚笃,在魏西平被赶出魏家之前,他们二人已经订婚了。“



楚流玥顿时了然。



原来如此。



聂如云这是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她的头上?



聂如云的确对楚流玥和容修充满恨意。



本来她和魏西平一直都好好的,甚至都已经商量着等魏西平从灵霄学院学成,回到魏家,他们就正式成亲。



谁知道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儿?



魏西平不知所踪,而他们之间的婚约,也取消了。



再见到楚流玥和容修这两个“罪魁祸首”,她如何能甘心?



只是之前出于各种原因,她没敢闹,现在机会来了,她当然不能放过。



楚流玥倒是也没生气,笑了笑,客气道:



“聂大姐,我想你是多虑了。我没打算帮你,所以你这担忧——有些多余。”



“噗嗤!”



师蕊儿原本还很气愤,听到这话顿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就是!聂如云,这还没轮到你呢,哪儿有你话的份儿?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聂如云脸色顿时红白交加。



“你!我我只是提醒一下大家,别上了你的当!谁知道你是不是想借助这次机会做点什么!”



楚流玥拿起屠圣种,轻轻转了转那的两片叶子,漫不经心道:



“聂大姐,实不相瞒,当初南一繁死的时候,我都没费这么多心思。你有多大的本事,值得我如此浪费时间?“



她这话的时候,唇角还带着淡淡笑容,只是这笑意不达眼底,眉眼之间的清冷霜色,让人看着心中畏惧。



聂如云顿时噎住,周围也有不少人变了脸色。



南家和易家,在神墟界内,比他们这些所谓的一流世家宗族都还要强上一筹。



易文涛是她的手下败将,南一繁更是死在桃花坞,南家七零八落,伤亡惨重。



她若是真想对在场之人下手,有的是时间,有的是实力,何必非要在这时候出头?



聂如云的猜测,猛地一听是有几分道理,但仔细想想,其实是站不住脚的。



聂洪杰这才站出来,拱了拱手:



“玥主莫要在意,如云还,心智尚不成熟,冲动之下难免错话——”



“聂宗主。”



容修忽然淡淡开口。



“若是本殿没记错的话,聂如云如今已经二十有三了,比我们家玥儿还大了好几岁。没有脑子就是没有脑子,不必拿年龄来事儿。”



这下,聂洪杰的脸色也难看了许多。



容修环视一圈:



“玥儿向来宅心仁厚,热心助人,本殿可没那么大的耐性。想活命的,自己看着办,想作死的,本殿也不拦着。毕竟这里地能量充沛,屠圣种也不差那点肥料。”



一番话得众人哑然,脸色变幻,十分精彩。



楚流玥再次默默在心中竖起了大拇指。



自家男人平日里是懒得话,可一旦开口,直白的直扎人心。



聂如云气的转身就走。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