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墨宝那次已经是惊险至极,绝不能再发生第二次。

但就他们现在的状况,想要凝练神体,简直是难如登天。

独孤墨宝沉默片刻,道

“我自会处理。“

十天时间转瞬而过。

楚流玥看着身前再次填满飞灰的天方药鼎,无奈至极的叹了口气。

“又失败了”

这已经是她第四次失败了。

在这几次的炼丹过程中,她一直十分谨慎小心,而且每次都会认真从上次的失败中吸取教训。

但是,没用。

每次的结果,还是失败。

甚至这一次,她自己都觉得应该已经没有问题了,丹药上甚至已经开始出现纹路,然而总是差一点。

“到底是差在哪儿呢”

楚流玥双手抱臂,一手托腮,目光凝重的盯着眼前的天方药鼎。

这几次的炼丹过程,不断在她脑海之中循环上演。

她一点点的想,却还是不知道,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这么长时间,精神高度集中,令她的精神和力量消耗的极快。

她轻轻揉了揉太阳穴。

容修道

“玥儿,先休息会儿吧。“

楚流玥点点头。

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如果没有充足的精力,再尝试无数次,结果也还是一样的。

当然,更关键的是,她手边的药材,只够她再炼制一次了。

如果用完,就得回去了。

但她现在并不打算离开赤月沙漠。

她走到容修身边,布下一层结界,将那可怖的高温隔绝,开始静心修炼。

容修将雪雪放了出来。

“自己去玩儿。”

“嗷!”

雪雪欢乐无比的号嚎了一嗓子,雪白壮硕的身影,就迅速消失在了几人的视线之中。

那几位如今都正在休息,没有人管它了!哈哈哈!

它可以自由自在了!

楚流玥听见这动静,也是动了点心思,在心中问道

“团子,紫尘,你们想出来转转吗?”

这里的修炼环境虽然不能与桃花坞和云天阙相比,但胜在地广人稀,宽广无垠,自由的很。

果然,刚问完这句,团子便立刻兴奋举手

“阿玥阿玥!我要出去!”

前段时间吞噬了太多的天雷,她这会儿正有浑身的力气,不知道往哪儿使呢!

楚流玥一笑,便放了团子出来。

“去吧,玩够了记得回来。”

团子欢欢喜喜的扑上来,正打算亲她一口,忽然觉得后脑勺一凉。

她飞快的抬眸看去,果然正撞上容修淡淡的眼神。

团子嘿嘿一笑,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乖乖的停下了动作,改为了飞吻

“阿玥么么!那、那我这就去啦?”

楚流玥捏了捏她肉乎乎的小脸。

“知道了,别玩儿的太疯就是。”

团子用力的点点头,正要转身离开,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眼睛一转,笑道

“紫尘,机会难得,不如我们打一场如何?”

话音落下,没过多久,紫尘的身影便缓缓出现。

他俊冷的容颜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好。”

楚流玥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

奇怪。

紫尘对这些事情向来没什么兴趣的,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肯答应和团子切磋切磋?

估计也是觉得在这里没有什么外人,所以他也放开了不少?

团子却是没想那么多,眼看紫尘答应的痛快,当下便兴奋的两眼放光,摩拳擦掌。

“若是你输了,可要认我当大姐大!”

她可还记得清清楚楚,之前在风离洞,她被他一把钳制住的账呢!

今天说什么也要讨还回来!

楚流玥无奈扶额。

都这么久了,这娃还记得大姐大的事儿呢

她是赤金天凤一族的少主,且本身拥有着最为尊贵的至纯血脉。

天下间,无数魔兽都将唯她马首是瞻。

但她偏偏还要当紫尘的大姐大

若紫尘只是寻常的三目神鹰也就罢了,没什么好争的,但关键是,紫尘体内,流淌着一部分太虚凰龙的血脉。

他与缪真血脉相连,气息相通。

团子对上他,可不就相当于对上缪真了?

但太虚凰龙一族,向来与赤金天凤一族平起平坐,无论是出于什么方面,紫尘都不会轻易认输。

这两个估计以后还有的杠呢

紫尘居高临下的看了团子一眼,淡声道

“等你做得到再说不迟。”

团子轻哼一声,脚尖一点,便幻化为一团赤金色的火焰,迅速飞出!

紫尘冲着楚流玥恭敬的拱了拱手,这才不紧不慢的跟上去。

两道身影很快消失在视线之中。

楚流玥目送他们离开,好一会儿才收回视线。

他们两个的安危,她倒是不担心。

毕竟这里是大宝他们的地盘,平日里根本没有人来,就算真的闹出什么麻烦来,应该也不足为虑。

又休息了一段时间,楚流玥感觉到终于将状态调整了过来,便打算再去尝试最后一次。

若这次还是不行她就得另想办法了。

楚流玥站起身,拍了拍手,将身上的沙子抖落。

忽然,地面跟着颤了颤。

楚流玥动作一顿。

脚下的沙子,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流动起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