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修本来正坐着,她这么一动,他立刻伸出一只手,反手撑在小榻之上,另一只手则是扶住了她的腰。

二人身体紧贴,她在上,他在下,呼吸相闻。

容修似笑非笑

“玥儿,你确定要用这种姿态与我说这些?”

楚流玥这才察觉到两人的姿势有些不对,脸上一热,立刻就打算爬开。

容修按住了她不盈一握的腰,微微昂首,便吻住了她的唇。

低沉的音节模糊在唇齿间。

“我陪你去便是”

楚流玥迷迷糊糊的想,这样似乎也不错。

正好唐珂现在一直跟着容修,若是他们二人一同前去,或许能帮唐珂与苏梨共同恢复。

当然,她也很想看看,大宝他们现在到底情况如何了。

察觉到她分神,容修不轻不重的咬了她一下。

“嘶——”

楚流玥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有些委屈的低声喃喃,

“疼呀”

容修低笑一声,又耐心的过去安抚。

“我轻点”

赤月沙漠。

铺天盖地的绯色,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散去。

炽热的阳光炙烤着广阔无垠的沙漠,可怕的高温似是要连同空气都一同灼烧起来。

四下无风,热浪滚滚。

唯独沙漠中心的一片碧波,偶尔荡起几道涟漪。

湖水之下,是暗无天日的牢笼。

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到处都是暗红色血迹,似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惨烈异常的激斗。

三道身影呈三角形面对而坐。

正是独孤墨宝三人。

此时,三人头顶,悬浮着一道繁复无比的银色玄阵,缓缓旋转。

淡淡辉光将三人笼罩,强大无匹!

若楚流玥在此,必定会发现这玄阵与灵霄学院万酒山上召唤出的那道玄阵极为相似,但却比之更加复杂晦涩。

玄阵之下,三人中心,有着巴掌大的一块黑色阴影。

那片阴影上,似是也有着某种奇异的纹路,只是残缺不全,无法辨清。

时间缓缓流逝,那片阴影也在逐渐消退。

当最后一点彻底消失的时候,三人头顶上方的玄阵,也同时停止了转动,随后——轰然消散!

噗!

独孤墨宝身体一震,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第五长泽与蓝潇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各自气息都变得萎靡了不少。

“他奶奶的,真是难缠的要死!”

第五长泽强撑着,忍不住破口大骂。

“还好玥儿丫头和容修将老夫的那一道气息放了回来,要不然——”

要不然这次,还真未必能熬的过去。

他看向独孤墨宝与蓝潇

“你们怎么样?”

独孤墨宝抬手,擦去唇角血迹,缓缓睁开了眼睛。

”无碍。“

蓝潇依旧被锁链锁着,闻言只勉强动了动,抬起一只手,捂住了自己半边脸,笑了一声。

“真是可惜了,我对这次的这张脸还是挺满意的,居然就给老子这么毁了”

第五长泽眉头紧锁。

“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些!”

虽然是这么说,但看蓝潇还有心思说这些,到底还是松了口气。

蓝潇扯了扯嘴角,手掌之下的面容,已经残破不堪。

“嗤,放心,老子还死不了。想要小爷的命可没那么容易!”

“若想杀巅峰时候的你,自然不容易,但若想现在要你的命,也不是什么难事。”

独孤墨宝目光冷冷的看了过来,声音毫无波澜起伏的说道。

蓝潇撇嘴,努力翻了个白眼。

“就知道你这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

独孤墨宝没理会他的话,继续道

“你的魂魄已经无法支撑太久,若不能尽快重塑神体,魂飞魄散是迟早的事儿。”

说完这句,周围安静了一瞬。

他们都明白,独孤墨宝这是实话。

片刻,蓝潇懒散的往后面的石壁之上一靠,有些头疼的喃喃

“重塑神体,说的简单,你当人人跟你一样变态”

何况他之前已经失败过一次,更是雪上加霜。

他这次能勉强熬过危月,已经是靠着独孤墨宝和第五长泽共同帮忙强撑,再想重塑神体,哪儿那么容易?

旋即,他又扯了扯嘴角,漫不经心的笑了一声。

“就算熬不过去也没什么,被困在这破地方这么久,你们不烦,我都烦了”

独孤墨宝冷淡道

“你若想死,万年间那么多次机会,怎么没看你把握过一次?”

蓝潇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

“老子就是那么一说!你当什么真啊!“

第五长泽无奈扶额。

危月刚结束,这就又吵起来了。

真不知道这些年,他夹在这二人中间,到底是这么过来的

“再说了,就算真的要死,死之前也得再见玥儿丫头一面吧?我——“

忽然,独孤墨宝神色微动,站起身来。

“她来了。”

他回过头,淡淡瞥了蓝潇一眼,

“你可以死而无憾了。“

蓝潇“说句好听话会死啊你!没看到我都已经这样了吗!?就算她来——等等,你说谁来了!?”

蓝潇正准备大骂一通,忽然愣住。

第五长泽却是已经反应过来,先是一喜,旋即紧张问道

“玥儿丫头来了?她怎么来的这么快?”

独孤墨宝眉头微凝。

“此次危月持续的时间比以前更长,她这来的已经不算快了。“

毕竟距离容修将第五长泽的那道气息送回,已经过去了许久。

不过还好一切都已经过去

“那、那也不行啊!咱们现在这情况——”

第五长泽自己还好说,独孤墨宝受了伤,最严重的是蓝潇。

但凡给那丫头看见了,绝对会猜到什么的。

蓝潇连忙道

“就是!我这脸还没恢复呢,不能见!不能见!”

独孤墨宝看了二人一眼。

“她暂时还无法进入此地,你们担心什么。”

经他这么一提醒,第五长泽与蓝潇才回过神来,长舒一口气。

“那就行”

“容修也来了。”

独孤墨宝眼中带上了几分不耐。

第五长泽犹豫道

“估计还是因为上次我跟他们说了危月的事情,他们放心不下,这才一起来的吧”

独孤墨宝道

“你们在这里待着就是,我出去见他们。”

同一时刻,楚流玥和容修终于抵达湖边。

楚流玥环视一圈,一双黛眉轻轻蹙起。

容修问道

“玥儿,怎么了?“

“不知道我总觉得这里好像有些不对,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楚流玥鼻尖轻轻耸了耸,眼中划过一抹怀疑之色,“容修,你有没有闻到一股血腥气?”

容修眸色微动,摇了摇头。

“并无。”

他也跟着朝着周围看去。

“这里好像和以前是一样的,你是觉得哪里不对?”

楚流玥没说话。

是,她知道这片沙漠看起来,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的。

放眼望去,还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黄沙。

而眼前的这片湖水,也还是和以前一样。

这样简单辽阔的景致,本来也很难有什么变化。

但她就是觉得哪儿不一样了。

这种感觉很微妙,她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描述。

“或许是我的错觉吧。”

楚流玥迟疑了一会儿,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容修捏了捏她的手,略带薄茧的掌心,将她的手掌完全包裹。

“可能是因为危月?”

楚流玥若有所思。

“可能吧”

她摇摇头,将这些纷乱的思绪压下。

“也不知道大宝他们现在情况如何了”

话音未落,水面之上忽然荡漾起层层涟漪。

湖水从中间缓缓分开,一道小小的身影从中走出。

那是个看起来三四岁的男孩,紫发紫眸,玉雪可爱。

唯独周身那隐隐散发出来的惊人威压,令人不敢小觑!

楚流玥一喜

“大宝!”

独孤墨宝看到她,冰山般的面容上,终于浮现了一抹极淡的笑意。

但这笑意在看到旁边站着的容修的时候,又快速隐匿。

容修微微颔首

“独孤前辈。”

楚流玥早已经习惯独孤墨宝这冷冰冰的模样,也不在意,连忙上前问道

“大宝,你在这一切可好?还有,第五前辈以及蓝潇前辈怎么样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