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眼见过。

这句话,楚流玥没有说出口。

苏梨的神色不似作伪。

她是何等厉害的存在,曾经愿意追随她的上神乃至尊神强者,不知凡几。

既然她这么说了,那十有是真的。

可如果真是这样,那——大宝又是怎么回事?

楚流玥记得清清楚楚,当初他就是自己在赤月沙漠重塑神体的!

并且那时候还是为了救她,情急之下变幻成了孩童的模样。

要说外力就是最后关头,大宝用了她的血。

可楚流玥一直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从大宝他们三人的反应来看,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让她帮忙。

他们就是打算自己重塑神体的!

以至于楚流玥一直以为,所有人都是如此。

但此时听了苏梨的话,她才发觉,自己的认知似乎有些错误。

”玥儿,玥儿?“

苏梨伸出手在楚流玥面前晃了晃。

“你在想什么?”

楚流玥恍然回神,弯了弯唇角。

“没什么。其实这些,也是我以前无意间听别人提起的,原来竟是错的那,苏先生,这世上当真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个吗?”

“你是说,纯粹靠着自己的力量重塑神体?”

苏梨并未看出她神色的异常,只当她是听错了,轻轻摇了摇头,

“这样的事情,我从未听闻过。”

楚流玥眼帘微垂。

“不过——”

苏梨微微眯起了眼睛,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或许尊神之上的强大存在,能够做到,也未可知?”

楚流玥惊诧的抬眼看她”尊神之上的存在?“

“是啊!不过这样的强者只存在于传说,便是连我和唐珂,也从未见过。对了,听说你是灵霄学院的学生?“

“是。”

“有人说,灵霄学院的首任院长,就是这样的人物。只是谁也没有亲自验证过,并且后来他莫名的销声匿迹了,关于他的那些传闻,也就渐渐淹没于时光,无人提起。”

苏梨有些可惜的摇摇头。

楚流玥的心底,却是一片波澜涌动!

这么说,大宝——

眼看楚流玥陷入沉默,苏梨以为她还是在为重塑肉身的事情担忧,便宽慰道

“玥儿,其实你不用太担心的,就算最后不能成功,也没关系。哪怕没有肉身,有这道魂魄在,我已经非常知足了。”

更不用说,现在她还能出来,见见这风与阳光,看看这世上各种各样的人。

于她而言,这已经是幸运至极。

楚流玥收回思绪,眼中的情绪已经尽数收敛。

她笑了笑。

“不管怎样,先试试再说。”

玥府。

书房之内,容修正执笔写着什么。

余墨行色匆匆的走了进来。

“殿下。魏家那边有消息了。”

容修动作未停

“说。”

余墨道

“前段时间,魏家长老魏克寒,的确曾经孤身出去过一趟。没有人知晓他是去了何处,又是做了什么。”

容修神色平静,声音清淡。

“易家那边呢?“

余墨低头

“易家那边已经乱了好一阵子,直到易文涛死了,才算是消停了下来。不过因为易文涛是自爆,且之前桃花坞一战惨败夫人手下,易家觉得脸面上挂不住,并未隆重举行葬礼,只匆匆将他葬了。至于万峰长戟却是并未引起什么波澜。”

这是当然的。

毕竟易家知道万峰长戟存在的人,屈指可数。

容修笑了笑。

“身死魂灭,有什么可葬的?不过是走个场子罢了。君九卿这杀鸡儆猴的本事,倒是越发熟练了。“

余墨有些感慨。

“不管怎样,易文涛在易家都曾经是一手遮天的人物,易家百年来都未曾有人敢说他半个‘不’字,谁知死后竟是这般下场”

“曾经终究只是曾经。”

容修将笔搁下,将手下的纸拿起来,又看了几眼。

君九卿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的位置,自然要抓住一切机会站稳脚跟。

易文涛不过是他的踏脚石罢了。

易家的人,原本是非常不愿意站在他这边的,对家主之位虎视眈眈的更是不少。

但这一切,都随着易文涛的死亡,悄然平息了。

所有人都看的出来,易文涛的死,绝对少不了君九卿的手笔。

但这才是君九卿想要的结果。

强势镇压,有时候比任何怀柔手段都来的更加快速有效。

他顿了顿。

“君九卿向来是个聪明人。”

余墨有些迟疑的问道

“那殿下难道打算就这样放任他们勾结?”

“君九卿铁了心要拿下易家,为此不惜送出万峰长戟,利用魏家将本殿支开。既然如此,本殿就卖他个面子。”

虽然这万峰长戟他并不看在眼里,不过能借机带唐珂与苏梨出来,且能顺势为玥儿立威,倒是也不错。

“魏泽之后还会和易家联系,静观其变就是。“

余墨立刻应道“是!”

就在此时,门外又有人走了进来。

正是燕青。

“殿下。”

燕青一走进来,便跪地行礼,眉头微凝,神色有些沉重。

余墨极少看到他这番表情,不由心中一跳。

难道是出什么事儿了?

容修抬了抬下巴。

“起来说话就是。”

燕青这才站起身,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信,沉声道

“殿下,族长去了。明三十六尊老送了信回来,请您即刻启程回去。“

余墨听见前半句话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但当听完后半句,立刻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差点跳起来。

“族长去了!?”

这也太突然了!

容修的脸上却并无惊讶之色,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一动,手中那张纸便飞到了燕青身前。

“这是本殿为族长写的悼文,拿去誊抄几分,回头分发给诸位尊老。”

余墨一脸惊吓的回头。

他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殿下正在写着什么,可他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在写族长的悼文!

“殿下!?您已经知道了!?”

燕青将那张纸接住,瞬间明白了什么,恭敬颔首

“是。”

容修偏首,看向窗外。

万里无云,天气晴好。

“今天天气不错。”

是个送人上路的好日子。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