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呀——

安静许久的大门,终于传来了声响。

正在外面等候的上官靖等人,立刻精神一振,看了过去!

大门缓缓打开,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从中走出。

正是容修!

而在他之后,楚流玥的身影,也映入众人眼帘。

“玥儿!”

上官靖心中一喜,快步上前,认真的打量了二人一圈,

“你们怎么样?”

楚流玥笑道

“太祖放心,一切顺利。”

周围的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不少人暗暗交换了眼神。

这意思是已经顺利得到唐珂的传承了?

也是,毕竟她都赢了那一场比赛了,唐珂也摆明了对她十分欣赏,会倾囊相授也是情理之中。

这也就意味着,以后,她很有可能会突破炼器圣者了!

再加上一个上官靖

这一家子,只怕是无敌了!

上官靖心中也是一阵激动。

“那就好!那就好!”

他就知道,玥儿一定能行的!

片刻,人群中终于有人大胆问道

“敢为圣子和玥主,唐珂前辈现在如何了?”

他们出来了,那——唐珂呢?

他可是还留有一道魂魄啊

楚流玥看向问话之人,坦然一笑。

“唐珂前辈说,他已经习惯在这里待着,如今既然诸事已了,以后将彻底封闭此处,再不出世。”

众人闻言,先是惊讶,后是遗憾。

这么说的话,那以后他们岂不是没什么机会再来请教一二了?

容修视线从众人身上扫过,眸子微眯。

“魏家主不在?”

听他这么一说,楚流玥才发现,魏泽的确不在这里。

奇怪了。

以魏泽的脾性和作风,似乎不会在他们出来之前就离开吧?

上官靖解释道

“三天前,魏家的人来了,说是有急事需要他亲自去处理。所以他就带着人走了。“

容修笑了笑。

“原来如此。看来魏家主还真是繁忙的很。”

楚流玥心思转动,唇角微弯。

“本来还打算与魏家主辞行的,但现在看来,估计是不好打扰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行离开,日后若是有缘,自会相见。”

这便是要走了。

不少人闻言,心中都是空落落的。

谁都是怀抱期望而来,如今什么都没得到,自然觉得十分可惜。

但人家要走,他们也不能揽着。

何况经过这次的事情,得到了唐珂传承的楚流玥,将来必定前途无量。

搞好关系可是比树敌好多了。

当下就有不少人和颜悦色的与他们几人告别,言谈举止十分客气。

楚流玥照单全收,也都笑呵呵的辞别。

一番折腾之后,一行人终于离开。

直到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剩下的众人才逐渐散去。

易家。

书房之内,君九卿坐在桌案之后,正看着什么。

一道人影匆匆而来。

正是易文琢。

他直接来到门前,冲着将要行礼的两个侍卫摆摆手

“你们先下去。老夫有话要与九卿说。”

两个侍卫面面相觑。

“这”

没有家主的命令,他们可不敢擅自离开。

哪怕这人是易文琢。

正在这时,君九卿的声音从房间之内传来。

“你们都先下去吧。”

听到这话,二人当下松了口气,恭敬的应了一声之后,便退下了。

易文琢抬脚走了进来,将门反锁好,确定没有其他人在这里之后,才看向房间之内坐着的君九卿。

他脸上平静的神色,出现了一道裂痕,似是在隐忍着什么。

君九卿抬眸看来,笑道

“师父,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易文琢一言不发的走到了他的身前,目光复杂的看着他。

那眼神似怀疑,似审视。

良久,他才沉声问道

“大哥的死与你有关?”

这大哥,当然是指的易文涛。

君九卿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有些惊讶的问道

”师父何出此言?“

“我听说,那天他死之前,唯一见过的人,就是你。”

易文琢死死的盯着他,袖中的双拳紧握,

“九卿,你敢说,这事儿与你毫无瓜葛?”

君九卿顿了顿,道

“不错,那天我的确是去看过家主。因为下面的人总说,他不肯用药,我便想着去劝劝。可惜——家主修为尽废,已经没有了继续活下去的意念。他选择自爆,只是因为他不能接受自己已经成为一个废人的事实。这样的日子令他绝望,他宁可死。”

“师父,家主这样的人,骄傲一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才是最正常的,不是吗?”

君九卿声调平静,然而字字句句,却又犀利非常。

易文琢眉头紧皱。

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这些话,的确是很有道理的。

可——他总觉得还有些不对劲。

易文琢紧紧的盯着君九卿,似是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几分端倪。

但,什么都看不出来。

易文琢这才惊觉,自己根本看不透他!

他深吸口气,终于沉声问道

“就算是这样,那——魏家的事情,你又怎么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