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

苏梨迟疑着开口,

“召唤十大圣器,唤醒浑天盾,对于现在的上官姑娘而言,还是有些勉强。为保万全,上官姑娘还是等突破炼器尊者之后再行决断,也不迟。”

楚流玥颔首。

她明白苏梨的意思。

召集十大圣器,绝不是一件能够轻易做到的事情。

哪怕她现在已经是浑天盾的主人,想要做到,也同样艰难。

如今她连同时应付三件圣器都有些难,何况十件?

“另外,浑天盾一旦唤醒,力量惊人。上官姑娘虽然实力强横,且以灭神劫淬炼了神体,但若能以尊神之境为之,成功率将提升不少。”

苏梨说的认真,楚流玥也听得仔细。

”多谢苏先生提点,这些晚辈都铭记心中。”

楚流玥的手缓缓从浑天盾上拂过。

虽然她也想见识见识浑天盾真正的威力,但现在的时机,显然并不合适。

在那之前,她必须先提升自己的实力!

感受着指下凹凸不平的秘文,楚流玥好奇问道

“晚辈还有一事想要请教。苏先生,您可认得这上面的秘文?”

苏梨摇摇头。

楚流玥心中微微一沉。

其实这个结果,早在听苏梨说完当年那些事情的时候,她就猜到了。

只是她终究不肯死心,非要问个清楚。

原本她还以为,能从唐珂这里,得到什么线索

不过能见到苏梨,并且得知有关浑天盾的这些秘密,也算不虚此行。

所谓唐珂的传承,其实并不存在。

成为炼器圣者的秘诀——就在于浑天盾,以及这十件圣器!

为了苏梨,唐珂真可谓是煞费苦心,甚至不惜为此等待万年。

虽然她算是被”骗“进来的,但知道了前因后果之后,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生气,只剩下无尽感慨了。

楚流玥心神一定。

“既然您现在已经醒来,那--随晚辈一同出去,如何?“

苏梨闻言,微微一怔。

“出去?”

“是啊!”

楚流玥环顾四周。

这里虽然能量充沛,但是太过孤寂。

放眼望去,只会让人感觉到深深的孤独。

真不知道这么长的时间,唐珂是如何熬过来的。

她冲着苏梨扬唇一笑。

“若唐珂前辈再见到您,必定是十分欢喜的。”

提到唐珂,苏梨的神色,有了几分动摇。

其实当年那一战,真的是他们二人第一次相见,也是唯一的一次。

那之后她肉身损毁,魂魄四散。

如果不是唐珂,她早已经身死魂灭。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唐珂为何会为了她,做到如此地步。

“我”

苏梨咬了咬唇,似是有些犹豫。

她还没有想好,要如何去面对唐珂。

楚流玥看着她,不用问也能猜到,此时的苏梨在想些什么。

她虽然是曾经叱咤风云的苏先生,但同时也是一个不谙情事的女子。

她人生中的绝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花费在了修炼之上。

本来只是出于好奇与好胜,她才给唐珂下了战书。谁知道桃花坞一战之后

苏梨忽然问道

“上官姑娘,你说,他为何要这样做呢?我们只不过见了一面,交过一次手”

她不是不知唐珂为她付出了多少,也正因如此,她才更加忐忑茫然。

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楚流玥眼帘微垂,似在思索。

片刻,她抬眸看向那两道并立的墓碑,弯唇一笑,眸中似有星光熠熠。

“情之一事,最无道理可言。“

青铜门外。

确定苏梨已经醒来之后,唐珂就变得焦躁起来,时不时的朝着大门的方向看去。

容修看了他一眼。

“万年时间都已经等了,还差这一会儿?”

怎么也得等玥儿休息好了才行。

唐珂脸上浮现一抹窘迫,眼中却还是带着难以掩饰的欢喜。

“属下属下只是太高兴了”

虽然这漫长的岁月中,他一直在想着这一天。

但当这一切真的发生的时候,他心中却又觉得太过虚幻,不敢相信。

容修顿了顿,道

“你可想过,你做了这么多,最后却未必能留住她?”

唐珂一愣,沉默片刻,道

“只要她能安好,属下别无他求。”

容修绯色的薄唇微微扬起,露出一抹极淡的笑意。

唐珂有些不解

“殿下笑什么?”

容修正要开口,忽而回头,看向那青铜大门。

几乎就在同时,唐珂也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抬眸定睛看去!

吱呀——

那扇紧闭着的青铜大门,缓缓打开!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从中走出。

前面一人是楚流玥,而后面那道半透明的身影,正是苏梨无疑!

楚流玥走出来,一眼看到了站在门前不远处的容修。

她唇角一弯,正要说点什么,又忽然看到在容修身后,还站着一道身影。

那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俊朗挺拔。

楚流玥愣了一下才明白这人正是唐珂!

本来听着他的声音,楚流玥还以为他应该颇为沧桑了,谁知还这样年轻

他是知道苏梨苏醒了,所以出来了?

”唐珂前辈。“

楚流玥无奈摇头一笑。

“您终于肯出来了?”

唐珂的视线落到了苏梨身上,一时间有些恍惚。

她的模样还是与初见之时一模一样,没有半分变化。

这一刻,他甚至觉得一切就发生在昨天。

中间的这漫漫岁月,不过大梦一场。

苏梨心神跳了跳,倒是率先反应过来。

“唐珂。好久不见。“

唐珂恍然回神,压下心中波澜,缓缓笑开。

“好久不见。”

楚流玥的眼神在二人身上来回扫了扫,笑道

“二位前辈分开许久,如今好不容易得见,应该有许多话想说。我们就先不打扰了。“

说着,她走到了容修身边,用胳膊肘轻轻捅了捅他,低声问道

“唐珂前辈什么时候出来的?”

容修却是握住了她的手,将人拉到身前,左右仔细看了好一会儿,确定她一切都好,这才放下心来。

听到楚流玥的问话,他略作思索

“大约半个时辰之前。”

楚流玥在心中算了算,那差不多就是苏梨醒来的时间了。

看来唐珂应该是知道里面的情况的。

她眨了眨眼睛,又问道

“那唐珂前辈有没有为难你呀?“

容修剑眉轻挑,漫不经心的笑了笑。

“那倒没有。”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