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她被剥夺吞噬的力量,已经超过一个寻常上神强者所能容纳的极限!

若非是她体内贮藏的原力极为丰沛,只怕此时已经力竭而亡。

但,可怕的是——这一切还没有停止!

墓碑之中,似是有着一个无底洞,不断的掠夺着她的力量!

楚流玥闭着眼睛,一边调整气息,一边不断思考。

那里面到底藏着什么?

砰砰!

砰砰!

那心跳声,几乎如在耳边!

楚流玥深吸口气,再次睁开眼睛。

掌心之下,镌刻在墓碑之上的符文,原本暗淡的区域,正在逐渐被点亮。

显然,那正是得益于它吞噬了她的力量!

楚流玥忽然勾了勾唇角,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早知道这样,就该先抢了剩下的圣器再来的”

如果苏先生的五件圣器都在她的手里,估计就不会造这么大的罪了。

但此时此刻,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这些也就只能是说说而已了。

楚流玥闭了闭眼。

外人只怕都以为,她现在正在接受唐珂的传承。

谁能想到,此时她正经历着这样的事?

她算是彻底明白了,那位唐珂前辈,其实就是为了引她过来!

传承什么的,估计是没什么谱了,现在她只希望自己还能完好无损的出去!

“也不知这位苏先生,与他到底是什么关系,竟让他如此费尽心思”

楚流玥低声喃喃着。

咔!

一道细微的碎裂之声,忽然传来!

楚流玥一愣,立刻扭头看去,那片符文上的最后一片黯淡区域,此时终于被莹光彻底覆盖!

嗡!

一时间,光芒大盛!

楚流玥只觉得一股浩瀚磅礴的气息,忽然从墓碑之中奔涌而出!直奔她而来!

她心下一惊,立刻退后!

而这一次,加诸在她周身的莫名威压终于消散,她迅速退出了一段距离!

楚流玥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能成功撤离,震惊的看了自己的手掌一眼。

分、分开了!?

那墓碑——

她下意识抬眸看去,却见那墓碑之上的光芒迅速聚拢。

而后,逐渐凝聚成了一道半透明的身影!

那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女子。

身着湖绿色裙衫,体量纤纤,一头青丝随意垂落至脚踝,只系了一道银白色镶嵌红宝石的抹额。

五官精致,清丽秀美。

当她看过来的时候,眸如春水,和煦温润。

只一眼,便可看的出来,这是一个极温柔的女子。

她上前一步,双手在小腹交叠,冲着楚流玥屈膝行礼。

“苏梨谢过姑娘救命之恩。”

声若黄莺,婉转悠扬。

楚流玥却是微微睁大了眼睛。

这、这是——

“苏先生!?”

她不可置信的问道。

苏梨一笑,唇边就浮现了两个小小的梨涡。

“不敢。姑娘大恩,苏梨没齿难忘。“

当真是她!

楚流玥如遭雷击,呆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苏梨!

传闻中叱咤风云,与唐珂平分秋色,战成平手的那位惊才绝艳的苏先生,竟然是个女子!

楚流玥花费了极大的力气平息心中的波澜。

她张了张嘴,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么多版本的传闻里,也没有一个说过,苏先生竟是女子啊!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哪怕是楚流玥,一时间也是懵了。

她一直以为这位苏先生是个老头子亦或是身强体健的中年男子

反正与眼前这秀丽温柔的女子,相差甚多!

“敢问姑娘尊姓大名?”

见楚流玥不说话,苏梨还以为是自己的忽然出现惊到了她,便温声开口。

对方救了自己,总不能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

楚流玥这才逐渐找回自己的理智。

“上官玥。”

“原来是上官姑娘。”

苏梨一笑,目光微转,看向了楚流玥身旁的浑天盾。

她的眼底瞬间闪过一抹感慨之色。

“上官姑娘来自桃花坞?“

楚流玥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有浑天盾在这,苏梨会猜到这些,也很正常。

她整理了一下思路,道

“是。”

“看来桃花坞如今已经是上官姑娘的了。”

楚流玥愣怔片刻

“苏先生如何知晓?”

苏梨掩唇一笑。

“浑天盾已经认上官姑娘为主,那么,桃花坞自然也就是上官姑娘的囊中之物。”

楚流玥早就猜测桃花坞与浑天盾有着某种联系,听苏梨这么说,顿时更加肯定心中所想。

苏梨与唐珂当年一战,就是在桃花坞,而且她的墓碑之上,也镌刻着浑天盾的一半符文。

她会知道这些,也很正常。

楚流玥轻轻颔首

“苏先生果然聪睿。”

苏梨又笑了起来。

“上官姑娘这样称呼,未免太见外。”

楚流玥摇头一笑。

“您是前辈,且世人都敬称您为苏先生,我便也如此跟着叫习惯了。”

虽然眼前的苏梨温柔大方,娴雅沉静,但她可不会忘了,当世的十大圣器,有一半都是出自她之手!

这样的人物,尊称一声“先生“,是绝对当得起的。

苏梨眸光微动,似是陷入了久远的回忆,良久才低笑一叹。

“当年我是扮作了男人在神墟界行走,所以——”

所以,才会让所有人都误会了她的真正身份。

楚流玥了然颔首。

其实这一点,她也已经猜到了。

当年苏梨战平唐珂,本身就已经足够令人震惊。

若大家再知晓她是女子的身份,怕更是要引得无数人为之震动。

苏梨说着,脸上露出一丝内疚之色

“说起来,刚才强行吞噬上官姑娘的原力,实非我所愿,多有冒犯,还望上官姑娘见谅。“

说到这个,楚流玥其实也正有许多疑问。

“苏先生的意思是”

难道这一切并非是她所做?

似是看出楚流玥的疑惑,苏梨一声轻叹,回身看向那道墓碑。

“上官姑娘可知,这墓碑是谁所立?”

楚流玥犹豫片刻”唐珂前辈?“

苏梨点点头,眉眼之间浮现一抹淡淡的忧色。

“实际上,这两块墓碑,都是他立下的。当年那一战之后,我身死魂散,他却是活了下来。也正是靠他的帮忙,我的魂魄才得以保全,沉睡到如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